淨土宗
淨土文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淨土文庫 > 宗道法師文章
top

宗道法師文章

法義

  1. 隔行如隔山
  2. 《淨土三經》概說(下)
  3. 《淨土三經》概說(中)
  4. 《淨土三經》概說(上)
  5. 關於「機法二種深信」的一個譬喻
  6. 勿以世法論佛法
  7. 說信願

文章

  1. 這個世界的真實名字叫「娑婆」
  2. 世間,乃無量時間與無量空間聯貫而成的一個幻體
  3. 受教與發心
  4. 淨土宗是所有末法人最後的希望
  5. 孤悲之路,幸有佛陪
  6. 我們能夠依止善導大師教法,是十分幸運的
  7. 念佛愈多,愈能體會到這顆念佛心的多彩與光明
  8. 我,選擇活在南無阿彌陀佛裡
  9. 相信因果是佛弟子之根本
  10. 漫漫西歸路,是佛背著我負重前行
  11. 知見混亂的年代,誰才是你的善知識?
  12. 宇宙第一犟——萬牛莫挽的念佛人
  13. 你有多大膽,才敢懷疑佛的話!
  14. 心中種下牛頭檀,香氣普熏三千界
  15. 彌陀興旺 而我衰亡
  16. 「知止」而成佛
  17. 佛教中的「大丈夫」是什麼意思?
  18. 把青春獻給佛教
  19. 且以微心入淨土
  20. 法照大師現身教道士念佛
  21. 勸人念佛勿說教
  22. 法照大師現身教道士念佛
  23. 念佛往生,直了成佛!
  24. 六條秘訣
  25. 一則古老故事告訴你:人有至誠,必有奇蹟
  26. 心無掛礙 則無恐怖
  27. 所有快樂抵不過一根針刺
  28. 法性之都——西方極樂世界
  29. 享受被人遺忘的時光
  30. 一定不要「一定」
  31. 從安樂窩到安樂國
  32. 佛的陪伴,是我們對母親最長情的告白
  33. 學習應主動
  34. 給人希望
  35. 極樂世界 天天過年
  36. 等乾
  37. 人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
  38. 習靜與獨處
  39. 極樂世界不能談戀愛,還稱得上「極樂」嗎?
  40. 度盡劫波兄弟在,蓮池一笑泯恩仇
  41. 如果有一台能拍攝心念的高像素相機
  42. 穩穩的幸福
  43. 不懷虛假,不行諂曲
  44. 學佛應理性
  45. 漫談念佛攝心
  46. 忙,但不要丟了悠閒的心
  47. 念佛自然五福臨門
  48. 漏福之心洞
  49. 阿彌陀佛與我們到底啥關係
  50. 苦惱來襲,請服「二常二因」藥
  51. 臘八節裡憶佛恩
  52. 我對謙卑的體會
  53. 三種師
  54. 待人有道 不疑而已
  55. 談讀書
  56. 弟子如何事師?
  57. 顛倒因果
  58. 聞一蓮友與淨宗法師的對話有感
  59. 賞畫有感
  60. 勇敢的皈依
  61. 也說逃避
  62. 新年對聯解讀
  63. 聖道轉歸淨土的奇緣
  64. 妄念一則
  65. 小動作 大成就
  66. 養老院見聞記
  67. 念佛人的交友觀
  68. 念佛與做人
  69. 說話的藝術
  70. 快樂的四重境界
  71. 為何唯說念佛
  72. 彌陀眼中妙好人
  73. 佛經句句不欺人
  74. 文人學佛之慎
  75. 住持大柄在德與惠
  76. 輪迴路上念佛好
  77. 元旦祝福話彌陀
  78. 極樂好
  79. 宣城地下湧出了彌陀大潮
  80. 我的學佛經歷

問答

  1. 一文遍覆因疫而困者
  2. 謙卑是自信心中折射出來的光芒
  3. 如果念佛不能達成世俗願望當如何思惟?
  4. 極樂是報引證
  5. 網絡問答(三)
  6. 網絡問答(二)
  7. 網絡問答(一)

法師簡介

  1. 宗道法師簡介

享受被人遺忘的時光

  自從我用手機以來,算來也有十幾年了吧。期間自然是換了很多部,但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有一個習慣,就是我從來不開來電音樂提醒,從來都只用震動,所以,這麼多年來,我周圍人壓根聽不到我手機曾發出過音樂聲。

  為什麼這樣?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本能地覺得不管任何一種聲音在未經對方允許的情況下,就侵犯到人的耳朵裡,也未免太魯莽無禮了。儘管這聲音可能並不那麼刺耳,甚至對方也並不以為意,但寂靜終是被打破,對於有心要享受這寂靜的人來說,這是多大的不尊重啊!

  我不僅不想打擾人家的耳朵,也不想打擾人家的眼睛。

  在人群中,我最大限度地縮小自己,動作小一點,聲音小一點,最好能隱身在這空氣中,不要讓人家看到我,說最少的話,做最小的動作,當世界上沒我這個人就好。讀研三年,任何事我都躲在最後,不發言,不做聲,什麼分的東西忘了我這份我也絕不主動去要,以至於我的導師在最後答辯時才曉得我的名字。

  我喜歡這麼不聲不響,這是我從小到大的習慣,以至於直到今天父母還在擔心,如此木訥呆滯的一個人,不會說話,不善交際,要如何在社會上立足啊?

  這樣的性格說的難聽叫軟弱呆板,說的好聽則叫低調深沉,其實我也不知道什麼低不低調,調子高或低是比較出來的,有高調,才有低調,這是我本來的調,無調之調。

  大概是同氣相求吧,不但我這樣,現在編輯部的人皆有此傾向,哪怕是高調進來的,時間久了,也自然變得低調了。

  最是登峰造極的是宗暢法師,有一次,出家前的宗文法師傍晚喊他去散步,據說全程一個多小時他只說了兩個字。

  「師父,我們去散步吧?」

  「嗯!」暢法師邊說邊悠然地穿著鞋。

  兩個人在公園裡走,一路無語。走到一處可坐的地方,兩個人坐下來,各自眼望天空,仍舊默然無語。

  良久,「師父,我們回去吧?」

  「嗯。」說著,兩人又不說話地走回寮房。

  宗暢法師說得最多的就是「嗯」,他不但是沒事的時候完全沒有話,而且有事的時候也絕沒有一句多餘的話。可是真的需要發揮其作用的時候,他又是那麼積極,那麼活躍,那麼專注,那麼一絲不苟,《淨土宗簡報》有他來做組稿和協調整個流程,我感到特別的安心、放心、輕鬆。

  我常跟編輯部的人說:在這裡工作,就是要能沉得下來,要甘於平淡,甘於寂寞,我們絕大部分人都是幕後工作者,很多時候都是為他人做嫁衣裳,一本書出來,沒人會想到誰校對過它,誰是一校,誰是二校,誰是三校,誰是排版者,誰設計的封面,甚至有時誰是付出最多的編者、策劃者也不會標明的,這裡一般工作的常態就是反覆處理枯燥、瑣碎的文字,需要非常細緻,非常有耐心,要能坐得住冷板凳,要享受不斷付出卻始終被人遺忘的時光。

  要做這樣的事情,很難想像一個很強調自我發揮、想要冒頭做一些事情的人能做得下來。

  我很享受被人遺忘的時光,何以如此呢?我想這應該是對世界的廣大無限,對自己的淺薄無知,有一種清醒的認識,曉得自己在天地間是何其的渺小。更是因為他清楚地看到了自己內心的罪業,罪惡滿身的人,又有何資格讓人總是記起呢?倘以為自己處處都很強、很能、很善、很有功德,這樣的人怎麼肯被人遺忘呢?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