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土宗
淨土文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淨土文庫 > 智隨法師文章
top

智隨法師文章

法義篇

  1. 禪與淨土之比較
  2. 西方淨土的指方立相是一種執著嗎?
  3. 36次呼喚你的名字,只為讓你「醒來」
  4. 《楞嚴經》中暗藏的玄機是什麼
  5. 因果與空性
  6. 法門無量,念佛第一
  7. 如何超越三界
  8. 念佛,需要清淨心嗎?
  9. 在念佛之餘是否要另念一半的觀音?
  10. 一聲稱念罪皆除,為什麼還在胞胎中住十二劫?
  11. 善導大師為何以疏釋《觀經》開宗?
  12. 十方諸佛為什麼要讚歎阿彌陀佛?
  13. 淨土宗之特質——指方立相,住心取境
  14. 弘揚佛教文化 促進社會和諧
  15. 淨土三經對告眾之探微
  16. 無上利益的法門(三)
  17. 無上利益的法門(二)
  18. 無上利益的法門(一)
  19. 淨土法門的信心從哪裡來?
  20. 觀音與彌陀
  21. 概說佛法之判教(二)
  22. 概說佛法之判教(一)
  23. 《大經》解讀
  24. 機法深信
  25. 《淨土文獻叢刊》總編序
  26. 《靈岩法要》編序
  27. 《淨土宗判教史略要》學習補充資料
  28. 有關自力他力的妙喻
  29. 印光大師念佛問答
  30. 略說淨土法門興起緣由二
  31. 略說淨土法門興起緣由一
  32. 略談「護念」之義
  33. 佛來助念 正念往生
  34. 一心不亂 三心具足
  35. 念佛餘行 勝劣比較
  36. 何故無問 自說此經
  37. 佛何偏勸 往生西方
  38. 三經五經 親疏有別
  39. 話說淨宗 師資傳承
  40. 也說「易往而無人」

隨筆篇

  1. 如何看待不同經典?
  2. 人是活著往生還是死了往生
  3. 佛面與人面
  4. 一個道場的氛圍比什麼都重要
  5. 怎麼知道親人往生沒有?
  6. 得到25位菩薩保護的人
  7. 暫居於娑婆,常住於極樂
  8. 什麼是佛心?
  9. 果已熟,速摘!
  10. 一切恐懼,為作大安
  11. 為啥要往生?
  12. 提升自我無止境
  13. 無諍
  14. 諦聽,諦聽,善思念之
  15. 如何看待道場、團隊裡的是非
  16. 學佛,越簡單越好
  17. 千里燒香不如在家念佛
  18. 入佛門徑 判教為首
  19. 如何判別「真實之法、方便之法」?
  20. 常與無常當如何?
  21. 從解、行二門談「一門深入」「廣學多聞」
  22. 何為「一門深入」,你真瞭解嗎?
  23. 「三業無功」的念佛能往生嗎?
  24. 《認祖歸宗》
  25. 學佛法,找明師,有方法!
  26. 為什麼有人念佛念得很開心,有人卻念得很煩惱?
  27. 居士能做弘法的事嗎?
  28. 逼上梁山
  29. 關於念佛現當二益的法語
  30. 五濁惡世的我們一定要仰靠阿彌陀佛
  31. 做一個真實的念佛人
  32. 念佛能否成為千萬富翁?
  33. 彌陀垂跡,大成淨宗
  34. 人人皆需要佛法
  35. 重慶一行記實感懷
  36. 何為「一心不亂」?
  37. 豈能任意隨緣
  38. 凡夫不可盲目地效仿菩薩
  39. 為學與為道
  40. 略談楊仁山與日本學人辯論法義之事(摘)
  41. 學淨土門之人 不可相信菩薩不相應教法
  42. 念佛人應建立內心的道場
  43. 念佛人應保持的心態
  44. 念佛人日常生活中的行為準則
  45. 印祖論全仗佛力與兼仗佛力
  46. 監獄裏寄來求法之信
  47. 不敢有疑
  48. 話說「名」與「利」
  49. 什麼叫念好?十念當往生!
  50. 亦論「隨緣」與「攀緣」
  51. 平淡是真 念佛最樂
  52. 人生的希望 生命的歸宿
  53. 一德具萬德 一福納萬福
  54. 瞻禮「龍門石窟」有感
  55. 略談楊仁山與日本學人辯論法義之事

因果記實篇

  1. 因地不真 投身為豬

念佛感應篇

  1. 燒香禮佛 禍去福來
  2. 乞求觀音 兒子病好
  3. 彌陀捶背 倖免車禍
  4. 可愛小鳥 系列感應記
  5. 一念呼救 立蒙感應
  6. 夢見善導 歸入念佛
  7. 我的眼好了 佛眼卻壞了

往生記實篇

  1. 豬聞開示 柔軟往生
  2. 舍利現心字 昭示念佛理
  3. 植物人念佛 安祥往生
  4. 臨終遇緣 奇特往生

法師介紹

  1. 智隨法師介紹

概說佛法之判教(一)

──判教是佛法弘傳演進中最重要的一環

 

        佛教於中國之發展,大體而言,經歷了譯經、格義、判教、創宗、定祖之一過程。

 

        譯經:即將印度梵文經典翻譯成中國漢語文字,這是佛教傳入中國的起始點、立足點,也是佛教於中國發展所必備的基石。譯經事業雖為最早,但歷時漫長,始於東漢,終於宋朝,經千年歷程,歷複雜人事,可知譯經事業之艱巨,亦知譯經事業之重要。有緣得遇佛經者,自當深為感恩,至為慶喜。

 

        格義:即用比較、類比的方法來解釋、理解跨文化背景的概念,是一種類比理解的方法。「格」有「比較」、「度量」之意,「義」含「名稱」、「概念」、「義理」等意。佛經初來東土,早期之佛教行者,在翻譯、研究、講說佛經時,為方便理解,不得不借用中土文化中的一些名辭術語來對照、比附佛教之名相概念,其主要比附者多是周易、老莊及玄學,此一比附、類通之學,即謂之「格義」。如用老莊之「無」,對應佛教之「空」等,真如、性空早期即譯為本無、自然。梁·慧皎法師《高僧傳·法雅傳》一文中有關於格義之說:「以經中事數,擬配外書,為生解之例,謂之格義。……雅風采灑落,善於樞機,外典佛經,遞互講說。」格義之興起,對佛法之弘傳、演進自有其一時之功,使國人對外來之教有了一相似認知,佛法因此得以弘傳。

 

        但隨著經論之大量譯傳,佛教本有的義理越來越明晰,格義之弊端即自顯現出來,附會他教之說,顯然有違佛教正義,所謂「屈尊就卑」也。至東晉道安法師(312~385)及其弟子慧遠大師,雖亦常用格義化導,但已識知格義之弊,開始有所醒悟,不再完全遵此一途,而欲回歸佛教本身的立場來演說、詮釋佛教義理,觀道安大師所言「先舊格義,於理多違」,即知其概。

 

        早期般若六家之說即多受格義之影響而各有所偏。東晉時期,鳩摩羅什之來華譯經,開一代譯風,將大量大乘經論特別是中觀般若系譯出,佛教不共他教之獨特性愈來愈明顯,格義之弊顯露無遺,般若之學開始歸於龍樹菩薩「緣起性空」之中道觀。羅什弟子僧叡大師(亦道安弟子),評格義及由此形成的六家般若思想言:「格義迂而乖本,六家偏而不即。」可謂是對前期佛教發展的一大總結。遞經南北朝至隋唐時期,梵漢兼通人士不絕,佛教經典大量傳來,佛經義理漸為國人理解接受,佛教於中土之演進由是完全摒棄了格義一途,走向獨立發展之路。尤其隋唐之八大宗派成形,佛法即已完全被國人所消化吸收,以其本有的思想獨自發展,蔚為壯觀。

 

        雖格義之弊前人早知,佛教東來業已完全獨立,然格義一途卻於不同時期時有興起,諸如三教之會通、文化之融合等,皆本於格義之說。為方便弘化,古今大德,時有用之,有識之士,當知其權宜,明其善巧,識其利弊。

 

        判教:即對所有佛經、一代時教作總的梳理、詮釋、定位的一種教相判釋,使眾多經典、無窮義理,了然分明,整然有序。判教是佛經廣譯、教理研發到一定時期必然產生的結局,可以說是義理之發達,興起判教;判教之興起,又整合了義理,使義理更精深、更完善、更系統。判教雖大興於中土,實起始於印度,而根源於佛陀,如《楞伽》之頓漸分、《華嚴》之三照論、《法華》之三車喻、《涅槃》之五味說等,皆是佛經自顯教相差別,以此而觀,即知判教實「義蘊於經」、「源自於佛」。佛法傳來中國後,教典之多、義理之繁,促使中土判教之必然興起、發達、成熟。

 

        北涼時期(401~439)之涅槃學者慧觀法師,以「二教五時」判一代時教,首開判教之風,隨之一發不可拾,後來碩德大興判教學說。南北朝時期,不同學派如攝論師、地論師等,各自有了自己的判教體系,後人有「南三北七,義成百家」之評。此一時期之判教,可稱為學派之判教,未臻圓熟,是判教發展的初始階段。至隋唐時期,在經典極為豐富、義理至為發達之基礎上,各宗大德開始對南北朝各學派之判教進行系統梳理,融會古今,縱觀得失,主依不同經典綜攝一代時教而各自形成系統完備的判教體系,判教思想臻於成熟,並因此而發展獨立成宗,宗派由是而形成。此一時期之判教可稱為宗派之判教,也是中土判教之成熟期。

 

        判教由北涼時期之興起,經南北朝之發展,至隋唐時期之成熟,歷時長達二百餘年,可見判教之不易,一則因佛所說教法之深廣難測,二則義理研習有一漸次發達過程,三則個人慧見修證有淺深不同,四則因依經不同而立場自異。以此可見,判教非一人一時之所能,乃集眾人之智識,觀諸說之異同,經慢長的整合,方臻圓熟。

 

        創宗:即依各自所主的正依經典、判教體系、相承祖師等而開創獨立的佛教宗派。如慧文、慧思、智者等依《法華經》,相繼開顯並建立自己的判教體系,發展而成天台宗,此為中國最早之一宗派,隨之形成三論、唯識、律宗、淨土、華嚴、禪宗、密宗等各大宗派。宗派興起,定祖即勢所必然。

 

        定祖:即確定宗派傳承、法脈延續的祖師譜系,師資相承,法法相續,以為本宗學人修學之依準,如天台有九祖之說,禪宗有六祖之說,華嚴有五祖之說等,如是人法相輔,經釋相依,以「人正」而顯「法正」,依「祖釋」而探「經義」,免法統之混亂、學修之無據也。大乘雖有「依法不依人」之說,據實而言,人能弘法,法因人立。擇法之人,固當「依法不依人」;習學之士,則當依人以求法。人法並依,兩得無礙。如智者大師《維摩經玄疏》云:「人若離法,則非能弘之人;法若離人,則非所弘之法。今人法相成,人是弘法之人,法是所弘之法。」故於各宗言,「定祖」正為「弘法」,「依人」志在「依法」。

 

        以上五點,可謂佛法於中土弘傳之大概。前二時為中土接納佛教之初始階段,後三時為佛法於中土之興隆時期。五時之中,後三時為根本。三時有先後,整然而有序,共成佛法中國化的核心內涵,因判教而立宗,因立宗而定祖,三位一體。然其中最重要者,無過於判教。判教是佛教傳入中國後必然興起的一種解讀整個佛法的特別方式,是對所有譯來之佛經作一總觀,梳理會通,各明其教,各判其位。判教之功大要有四:一是促使佛教義理研修之發達,二是形成各自獨立的宗派體系,三是顯彰佛陀出世之本懷,四是指引學人清晰之修學路徑。有了完善之判教體系,才有後來之宗派及定祖。

 

        通觀佛法於中國之弘傳,就宏觀的整體史實看,以上五個歷程,以判教為最重要,是中國古德在本有文化的基礎上,慧觀、判釋整個佛法的特別法眼。可以說:中國佛法之特質,在判教;中國佛法之發達,在判教;佛法體系之完善,在判教;各大宗派之形成,在判教;確定祖師之依準,在判教;簡別法門之異同,在判教;學修佛法之門徑,在判教……判教之重要,以此可知。故瞭解佛法、學修佛法、弘傳佛法,最便捷者、最通暢者、最明瞭者、最系統者,無過於判教。當我們翻開佛經,一一比照,即會覺知,佛法之深廣,猶如汪洋大海,莫測邊際。而各經之所說,又彼此不一,甚至互相矛盾。疑慮叢生,自所難免。如何解決此一根本問題,使吾人能一覽佛法之種種異說,而不致盲然無序?判教即為一把鑰匙,可開啟佛法寶藏之門,可理順不同之說,使人一觀而井然有序,美輪美奐!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