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土宗文集

  1. 《淨土宗教理的核心》前言
  2. 一段不可不知的中國淨土宗發展史實
  3. 關於《阿彌陀經》的「執持名號」
  4. 譯經史
  5. 讀《淨土教概論》札記一則
  6. 向死而生的淨土法門
  7. 試析《觀經疏》「化前序」
  8. 曇鸞道綽樹淨土宗萬世不拔之基
  9. 曇鸞與道綽
  10. 量子力學證實:彌陀淨土真存在
  11. 淨土泛論
  12. 淨土感言
  13. 淨土教思想信仰的特徵
  14. 試論道綽時教相應的淨土判教理論
  15. 善導淨土思想特點與稱名念佛法門的流行
  16. 略論善導往生淨土的境界──「報土論」
  17. 善導念佛思想的基本內涵
  18. 善導教學與宋代淨土教──特別以對天台宗的影響為中心
  19. 宋代以後的淨土教與善導
  20. 中國淨土教之時代區分
  21. 論曇鸞的淨土思想
  22. 論《安樂集》的淨土思想
  23. 道綽淨土思想研究
  24. 日本淨土宗的判教論和中國祖師觀
  25. 道綽、善導與唐代淨土宗
  26. 淨土宗十五祖之新判
  27. 玄中寺在中國淨土宗史上地位的再檢討
  28. 玄中寺與中日佛教文化交流
  29. 淨宗二祖道綽和《安樂集》
  30. 「凡入報土」辨正──《安樂集》研學劄記之四
  31. 稱名本願探意——《安樂集》研學劄記之三
  32. 「聖道與淨土」辨析——《安樂集》研學劄記之二
  33. 「約時被機」解讀——《安樂集》研學劄記之一
  34. 再讀《往生論註》
  35. 曇鸞在淨土宗史上的地位
  36. 近代確立蓮宗十三位祖師的過程及其釋疑
  37. 玄中寺——中日佛教文化交流的黃金紐帶
  38. 穿越千年,為師作證
  39. 論善導大師的佛學思想與淨土宗的教義特徵
  40. 道綽《安樂集》的淨土思想
  41. 離業力自然入無為自然之捷徑
  42. 純正的淨土法門能使十方眾生大安心原由之探討
  43. 曇鸞大師
  44. 淨土高僧曇鸞法師的風範
  45. 論淨土宗的成立及其實際創始人的確立
  46. 慧遠與善導之念佛
  47. 辨析信願稱名求生淨土是否為「儜弱怯劣」?
  48. 曇鸞、道綽、善導三大師的淨土學說
  49. 中國淨土理論的開山者曇鸞
  50. 善導淨土思想之特色
  51. 淨土祖師曇鸞與念佛法門
  52. 善導大師的淨土思想
  53. 淨土宗的域外淵源與長安立宗及其後世傳承
  54. 日本淨土宗簡介
  55. 論淨土宗的四大特色
  56. 「人以致用.學以致用」——談談教理研究
  57. 善導「要弘二門判」辨析── 要弘二門是偽命題嗎?
  58. 自家寶藏 失而復得
  59. 鑒真大師淨土信仰探微
  60. 玄中寺與淨土宗
  61. 善導大師及其淨土思想
  62. 道綽《安樂集》探略
  63. 不測之人與不測之《註》
  64. 曇鸞大師歷史地位再探討
  65. 中國人口頭心頭的阿彌陀
淨土宗
淨土文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淨土文庫 > 淨土宗文集
top

淨土宗文集

近代確立蓮宗十三位祖師的過程及其釋疑

國立屏東教育大學 陳劍鍠教授

前 言

 

       中國蓮宗又稱淨土宗,「蓮宗」一詞是中國自廬山慧遠大師創立蓮社,而演變出來的名稱;「淨土宗」一詞則是近代由日本傳到中國。1 中國蓮宗的歷代祖師乃由後人所追尊,至民國廿九年(1940)共確立出十三位,其法號及順位為:初祖廬山慧遠(334-416)、二祖光明善導(613〔618?〕-681)、三祖般舟承遠(712-802)、四祖竹林法照(生卒年不詳)、五祖烏龍少康(?-805)、六祖永明延壽(904-975)、七祖昭慶省常(959-1020)、八祖 雲棲袾宏(1532-1612)、九祖靈峰智旭(1599-1655)、十祖普仁行策(1626-1682)、十一祖梵天省庵(1686-1734)、十二祖資福徹悟(1740-1810)、十三祖靈巖印光(1861-1940)。此十三祖說自1940年以來,通行於中國佛教界,在大陸、香港及臺灣等地區流通一本名為《蓮宗十三祖傳略》的小冊子,便是以此說為根據,將這十三位祖師的傳略彙集成冊。此小冊子曾由上海佛學書局、香港佛經流通處、臺灣各淨宗學會及各大經書印送處等多次印行流通,影響所及,使蓮宗十三祖說廣為流傳。然而,在確立出這十三位祖師之前,宋代以降曾有許多的立祖說,意見分歧。以下試就歷代的立祖說過程及立祖說所產生之諸疑問等兩項議題,作出說明。

 

一、宋以降的立祖說簡介

       蓮宗祖師的祖統安立經過頗為複雜,各家之說不盡相同。首先提出立祖說的是南宋(1127-1279)石芝宗曉(1151-1214),其《樂邦文類》以廬山慧遠為始祖,善導、法照、少康、省常及長蘆宗賾(生卒年不詳)等五人繼之,共立六祖。後來四明志磐(生卒年不詳)在其《佛祖統紀》裏改立了慧遠、善導、承遠、法照、少康、延壽、省常等為蓮宗七祖,他-與宗曉所選的不同地方,乃多出承遠、延壽,而除去宗賾。自此以後,時有祖師的安立說出現。明代(1638-1644)庵蘧大佑(1334-1407)的《淨土指歸集》及正寂(生卒年不詳)的《淨土生無生論註》列有八祖,與正寂同時的受教(幽溪傳燈的法孫,生卒年不詳)在其《淨土生無生論親聞記》裏列有七祖,清代(1644-1911)瑞璋(生卒年不詳)所輯的《西舫彙征》列有九祖,7 清中葉悟開(?-1830)的《蓮宗九祖傳略》亦列有九祖,8 清末楊仁山(1837-1911)的〈十宗略說〉列有六祖,9 近代印光大師的〈蓮宗十二祖讚頌〉列有十二祖,10 以及蘇州靈巖山寺刊行的《念誦儀規》列有十三祖。11 今綜合上述各家所立的祖序,列一表格如次:

            
 

 

二、歷代立祖說釋疑 

       首先,據上表得知,自《佛祖統紀》之後,慧遠、善導、承遠、法照、少康、延壽、省常等前七祖的變動不大,只有宗賾的祖位不穩固,時被列入,時被剔除,例如大佑、正寂及瑞璋將之列為第八祖,而受教、悟開、楊仁山以及印光則未將之置於祖位。其原因可能與曇鸞(476-542)、道綽(562-645)不被列為蓮宗祖師的情形一樣。演培法師(1916-)〈曇鸞與道綽〉一文指出,曇鸞與道綽未被列入淨土祖師,「有點不大理解」、「有點想不通」。12 他的老師印順法師(1906-)便在此文的〈後記〉裏說明:由於曇鸞與道綽的主張僅強調念佛即得往生,對於戒定慧的修持未加以簡別,因此缺點,所以宗曉未將他們列入祖師之列。13 此外,楊仁山的〈十宗略說〉將曇鸞、道綽列入祖位,跟日本淨土宗創立者源空(號法然、1133-1212)以曇鸞、道綽、善導、懷感和少康等,作為日本淨土宗五祖的說法大致相同。楊居士的見解與他個人接觸日人及吸收其學說有關。雖然楊居士晚年極力反對源空弟子親鸞(1173-1262)倡導的淨土真宗,14 但楊居士的祖系說法跟中國傳統不太一致,而接近日人看法。因此他列入曇鸞、道綽。

 

       第二,何時何人始立蓮池為八祖,已不得而知,一般說法是蓮池圓寂後,由其弟子所推尊。不過據資料顯示,蓮池被普遍接受為八祖,應是清初的事。因為明末正寂的《淨土生無生論註》及受教的《淨土生無生論親聞記》,皆未列入蓮池。至清初俞行敏(生卒年不詳)的《淨土全書》(康熙三年〔1664〕成書)才明言蓮池為八祖。15 至清道光(1821-1850)年間,悟開的《蓮宗九祖傳略》,亦將蓮池列為八祖,16 後來印光即採用此說(詳下文)。悟開另加推省庵為九祖,17 這是省庵被列為祖師的最早文獻。18 

 

       第三,蕅益及徹悟二人被追尊的時間很晚,以下分兩點說明:

       (1)丁福保(1874-1952)曾讚譽印光為繼省庵之後,得以推為蓮宗第一人。當時印光回信說:「何得以省庵之後,推為第一。使光(自稱)能為省庵提鞋,當不致搬弄出此種過活,況曰文章奪過乎哉!……閣下愛光雖深,其如自己失言何!須知省庵之後,有大高人,其過與否,不敢以凡情妄斷,當在比肩齊驅之列,其學問、見地、操持、德業,絕無稍遜者,徹悟禪師也。蓮宗十祖,當之無愧。光尚不敢謂為後裔,況曰同列乎哉!」19 據該信內容推斷,印光寫此信時仍住於法雨寺,20 所以說,至少在民國十七年(1928)以前,蕅益、徹悟尚未被視為蓮宗祖師。因當時印光尚認為徹悟可以繼省庵之後,被推為第十祖。

 

       (2)印光在民國廿一年(1932)底,在給信徒的信中仍說省庵是蓮宗九祖。21 此亦可說明印光在此之前,仍依照悟開的九祖說,尚未視蕅益、徹悟為蓮宗祖師。

 

       第四,行策被印光確立為祖師的時間應於民國廿七(1938)、廿八(1939)年之間。今據兩條線索加以說明:

       (1)清乾隆年間(1736-1795),彭際清(1740-1796)命其姪彭希涑(1760-1793)編纂《淨土聖賢錄》(1783年成書),其中共收入五百餘傳。至道光(1821-1850)末年,胡珽(生卒年不詳)又輯乾隆以後往生者一百六十餘傳,名為《淨土聖賢錄續編》。民國廿二年(1933),印光命其弟子德森(1883-1962)輯咸豐(1851-1861)以後往生者近二百三十傳,名為《淨土聖賢錄三編》。以上三本聖賢錄經印光修改訂正之後,於民國廿二年合訂出版流通。22 此版本的目錄,曾在各祖師的名下以小字標列祖序,其情形如下:


《淨土聖賢錄》:卷二,晉慧遠(其下小字註明:蓮宗初祖)
        〃                :卷二,唐善導(〃 〃 :蓮宗二祖)
        〃                :卷三,唐承遠(〃 〃 :蓮宗三祖)
        〃                :卷三,唐法照(〃 〃 :蓮宗四祖)
        〃                :卷三,唐少康(〃 〃 :蓮宗五祖)
        〃                :卷三,宋延壽(〃 〃 :蓮宗六祖)
        〃                :卷三,宋省常(〃 〃 :蓮宗七祖)
        〃                :卷五,明袾宏(〃 〃 :蓮宗八祖)
        〃                :卷六,清智旭(〃 〃 :蓮宗九祖)
        〃                :卷六,清行策(其下無小字註明祖序)
        〃                :卷六,清實賢(其下小字註明:蓮宗十祖)
《淨土聖賢錄續編》 :卷一,清際醒(〃 〃 :蓮宗十一祖)23 

 

       以上小字標示蓮宗祖序,是印光的意思,24 因此可以得知,至民國廿二年印光心中的諸祖人選還只有十一位,行策尚未入祖師位。但蕅益及徹悟(際醒),已被選入。

 

       (2)印光的《文鈔》裏收有〈淨土宗祖堂讚〉一文,標明作於民國廿七年(1938),25 另又收有〈蓮宗十二祖讚頌〉,26 雖未標明作於何年,但從印光寫給張覺明的信,可推知此讚頌撰於民國廿七年底至廿八年初之間。27 由此看來,印光確立十二祖的時間應在1938~1939年之間。印光在給張覺明的信中明言:「十二祖,即世稱蓮宗九祖,於八祖蓮池大師下,加蕅益為九祖,截流為十祖,以思齊(實)賢九祖為十一祖,下又添徹悟禪師為十二祖。」28 這裏所謂的「世稱蓮宗九祖」即上文所述,以悟開《蓮宗九祖傳略》所選之九祖為依據。而「加蕅益為九祖,截流為十祖……」所言,即明確表述出行策(截流)祖位的確立。

 

       第五,印光立蕅益為蓮宗九祖曾遭受到質疑,提出質疑的聖嚴法師(1930-)說:「目前,中國佛教界傳行的十三祖說,其排行是:慧遠、善導、承遠、法照、少康、延壽、省常、宗賾、袾宏(蓮池)、智旭(蕅益)、省庵、際醒(徹悟)、印光。事實上,智旭已是第十代祖師。假定依從《佛祖統紀》和《生無生論註》,以及《九祖傳略》的主張,而把宗賾剔除,那麼,智旭就可以做為第九祖了。」29 但此質疑自身有些問題。首先,聖嚴所列的十三位祖師,不知根據何處,現今通行的蓮宗十三位祖師應如本文前言一節所示,聖嚴少列了行策,且增列了宗賾。而且聖嚴為了將蕅益往前推為九祖,遂將宗賾剔除,但宗賾一經剔除,就只剩十二位祖師而已,此乃其失察之處。再者,蕅益是否應為九祖恐怕不是聖嚴論述的重點所在,其要旨乃為了推翻弘一(1880-1941)所言「清蓮宗九祖非天台宗下智旭大師」一語裏的「非天台宗下」的說法。30 他說:「據智旭〈儒釋宗傳竊議〉的記載,淨土教的祖師,與此有相當地不同,是即:慧遠、智顗(538-597)、遵式(964-1032)、飛錫(生卒年不詳)、唯則(?-1354)、梵琦(1296-1370)、妙(生卒年不詳)、傳燈(生卒年不詳)、袾宏、德清(1546-1623)等的十二位,我想這可能是依思想與著作為準據,加以挑選出來,如果是非常仰慕智旭淨土思想的人,就把智旭安置為第九祖,著實而言,這種做法也不能算是很妥當。」31 這應是聖嚴法師主要的反駁理由。但是,蕅益以思想跟著作為立祖根據,只是蕅益本人的見解,與他人立蕅益為蓮宗祖師並無衝突。況且歷代的祖統說一直在變動,各人的立祖觀點常不同。弘一的立祖觀念是依據印光而來,32 可視為近代修持淨土法門者的一種觀點。

 

       此外,蕅益是否確屬於天台宗門?屬天台宗是否即不可被立為蓮宗祖師?這是可爭議的。聖嚴法師曾評論蕅益說:「(蕅益)智旭之所以把念佛法門,擺在一切法門之上,……因此,即使沒有《天台止觀》,只要念佛就可以了,他認為這才是一切法門的首要,我們應該把這件事,看作是智旭信仰佛教的最後結晶。」33 又云:「所謂橫出三界的勝異方便,就是阿彌陀佛所說的『稱名念佛』。而豎出三界的念佛三昧,是依禪觀的自力修行,而漸次斷滅三惑煩惱,從而感得三身四土的。至於橫出三界的『稱名念佛』,是依阿彌陀佛的本誓願力,被接引往生至極樂世界。……在智旭本身,雖亦致力於念佛三昧的鼓吹,但在五十歲以前,他是以禪、教、律合一的立場來主張的,到了晚年,他於淨土教的色彩,則更超濃厚,完全是獻身於他力往生的橫出三界的勝異方便。」34 據聖嚴法師對蕅益的研究結果顯示,蕅益愈到晚年愈注重持名念佛,甚至獻身於此。既然如此,印光列蕅益為蓮宗祖師,是非常恰當的。而且,聖嚴法師亦自言,蕅益的思想基礎不是以《法華經》為中心,他只是採用天台教觀的方法來註釋經論,以呈現自身的思想面貌,因此不可判屬蕅益為天台宗門。35 基此,弘一所言的「清蓮宗九祖非天台宗下智旭大師」一語甚為的當,蕅益被列入蓮宗祖位,是無須質疑的。

 

       另外,日人牧田諦亮(1912-)認為志磐《佛祖統紀》所立的「蓮社七祖」,頗能傳承善導持名念佛的教法,八祖雲棲、九祖蕅益則未必如是。而十三祖的印光最能堅持承繼善導的教法。36 印光的確最重持名念佛,不過吾人須知,在印光眼裏,蕅益也是真正持名念佛的繼承與發揚者。印光對蕅益的著作與思想非常瞭解,於詮釋持名念佛時常引用蕅益的說法,除了徹悟外,最受印光重視與尊敬的就是蕅益了。

 

       第六,印光如何被立為祖師?印光被立為祖師的經過非常簡單,他住世時四眾弟子便常將他與蓮宗諸祖並論,37 譽他為「當代淨宗泰斗」、38 「淨土宗匠」,39 或尊他為省庵之後的第一人。 40印光圓寂不久,福建的楊石蓀旋及倡議尊印光為蓮宗第十三祖,41 此議獲得絕大多數人的同意。因此,印光的祖師地位就此確立。但當時亦有不同的意見,曾有人向李炳南(1889-1986)提問:「印光大師往生後列為蓮宗十三祖,此事乃係暫時性,尚未確定,未確定之緣由,蓋因福州鼓山湧泉寺住持高僧虛雲大師,及圓瑛大師尚未圓寂,須俟二位高僧往生後,佛教會方能作最後之決定。」而李居士的回答是:「名分已定,人心已歸,豈能朝三暮四,隨意變更。況虛公為當代禪德,自有其本宗地位,瑛師禪淨雙修,如紫柏、憨山諸師相同,後人自然奉之為祖,但不必定以數字相承而別也。」42 有此提問,表示當時尚有不同的意見存在,然印光的祖位最後還是被公認而確立下來。另外值得附帶一提的是,道源長老(1900-1988)曾於民國四十三年(1954)推舉慈舟法師(1877-1958)為蓮宗十四祖, 43但此提議未能得到教界首肯。又毛凌雲(1910-)居士亦曾呼籲淨宗四眾,奉道源法師為蓮宗第十四祖,44 亦未被廣泛認可。從以上兩例得知,欲被立為祖師,必經大眾檢證,才會被接受。

 

       在推尊印光為十三祖的諸大德中,太虛(1889-1947)的說法最具代表性。他在〈蓮宗十三祖印光大師塔銘〉中指出:
師(指印光)志行純篤,風致剛健,親其教、覽其文者,輒感激威德力之強,默然折服,翕然崇仰,為蓮宗十三祖,洵獲其當也。45 

 

       太虛與印光交往頗深,46 對印光認識深刻,故其尊崇印光「為蓮宗十三祖,洵獲其當」,絕非一般交際應酬的話。而且,太虛此文寫於民國三十二年(1943)秋,離印光圓寂已有三載,事經三年之後太虛仍肯定印光的祖師地位,足見印光的祖位得到教內一致的認同。

 

三、結語

       自從石芝宗曉的《樂邦文類》立下蓮宗六祖後,陸續有人為有貢獻的大師立祖,直到今日,形成蓮宗十三祖說。民國廿八年之前,八~十二祖的祖位及人選還處於相當混亂的情況,最後經印光確立而成定局。印光圓寂之際,其弟子旋尊他為第十三祖,可見現行的蓮宗十三祖說乃於民國廿九年(印光圓寂之年)確立。

 

       再者,這十三位祖師彼此未必具有師承關係,例如二祖善導遠離初祖慧遠兩百年,善導的淨土思想繼承曇鸞、道綽,與慧遠風貌有別;七祖省常往生於公元1020年,八祖蓮池卻在公元1532年才誕生,中間隔了五百年。足見淨土宗的立祖目的是為了崇敬有功之大師,令後人產生儆仰,激勵上進,跟其他宗派(如禪宗、天台)師生間之傳承,意味不同。

 

       【註】

1 參閱釋聖嚴:《明末佛教研究》〔台北:東初出版社,1987年〕,第2章,頁85。

 

2 參閱釋妙真、釋德森編,釋印光監訂:《靈巖山寺念誦儀規》〔香港:香港佛經流通處,1967年,影印蘇州靈巖山寺藏版〕,頁175-189。

 

3 參閱宋.釋宗曉:《樂邦文類》,《大正藏》,第47冊,卷3 ,〈蓮社繼祖五大法師傳〉,頁192下-193下。

 

4 宋.釋志磐:《佛祖統紀》,《大正藏》,第49冊,卷26,〈淨土立教志〉,頁260下。按:據志磐的說法,列此七祖是依照宗曉的意見而來,他說:「四明石芝曉法師,取異代同修淨業,功德高盛者,立為七祖,今故遵之,以為淨土教門之師法焉。」(同上,頁260下)其實,宗曉所立者僅六人,志磐這裏所說「立為七祖,今故遵之」的意思可能是說,自己依遵宗曉「取異代同修淨業,功德高盛者」之意,來確立淨宗諸祖,讓後世修淨土法門的學人有所師法。所以自己選出了七位祖師。

 

5 參閱明.釋大佑:《淨土指歸集》,《續藏經》,第108冊,卷上,〈原教門第一〉,頁60下;明.釋正寂:《淨土生無生論註》,《續藏經》,第109冊,頁2下。

 

6 參閱明.釋受教:《淨土生無生論親聞記》,《續藏經》,第109冊,頁20上-下。

 

7 清.釋瑞璋:《西舫彙征》,《續藏經》,第135冊,所立各祖出現頁碼如次:始祖慧遠,頁235下;二祖善導,頁240下;三祖承遠,頁241下;四祖法照,頁242下;五祖少康,頁242下;六祖延壽,頁244下;七祖省常,頁245上;八祖宗賾,頁246下;九祖蓮池,頁250下。

 

8 參閱清.釋悟開:《蓮宗九祖傳略》〔臺灣:觀照佛經書印贈處,1995年,影印江北法藏寺刻經處刊行於民國十六年(1927)的版本〕。按:此書名為《蓮宗十祖傳略》,因後人於悟開所述之九祖後,又加入徹悟為第十祖。法藏寺刻經處的釋了因曾在〈跋〉文中說明了加入的原因(頁72)。又可參閱蘇晉仁:〈佛教傳記綜述〉,載《世界宗教研究》,1985年,第1期,頁1-28,尤其頁15。

 

9 參閱清.楊仁山:〈十宗略說〉,《楊仁山居士遺著》〔台北:新文豐出版公司,1993年〕,頁108。

 

10 參閱釋印光:〈蓮宗十二祖讚頌〉,《印光大師全集》〔台北:佛教書局,1991年〕,第二冊(按:《印光大師全集》共七冊,以下如引用第一冊則簡稱《全1》,第二冊簡稱《全2》,第三、四……七冊,以此類推),頁1323-27。

 

11 《靈巖山寺念誦儀規》,〈蓮宗十三祖寂日上供儀〉,頁175-189。

 

12 參閱釋演培:〈曇鸞與道綽〉,載張曼濤主編:《淨土宗史論》,《現代佛教學術叢刊65》〔台北:大乘文化出版社,1978年〕,頁227-237,尤其頁227、235。

 

13 同上註,頁237-38。

 

14 參閱藍吉富:〈楊仁山與現代中國佛教〉,載《楊仁山文集》〔台北:文殊出版社,1987年〕,頁7-33,尤其頁21-24。

 

15 清.俞行敏的《淨土全書》曾云:「明蓮池大師,……世稱蓮宗八祖。」(《續藏經》,第109冊,頁232下-233上)可見蓮池已於清初被普遍接受為蓮宗八祖。但前引釋瑞璋的《西舫彙征》則以蓮池為九祖,其原因即多出宗賾,蓮池因而退居九祖。不論居於第幾順位,蓮池列入祖位已成當時的共識。

 

16 參閱清.釋悟開,前引書,頁38-42。

 

17 參閱清.釋悟開,前引書,頁42-63。

 

18 參閱清.張悟基:〈省菴法師語錄.序〉,載《省菴法師語錄》,《續藏經》,第109冊,卷上,頁295下;清.陳悟候:〈省菴法師語錄.序〉,載《省菴法師語錄》,《續藏經》,第109冊,卷上,頁295下-296上;貝墉:〈省菴法師語錄.跋〉,載《省菴法師語錄》,《續藏經》,第109冊,卷下,頁322上。上舉三例皆提及悟開《蓮宗九祖傳略》將省菴列入祖位。足見省菴被悟開列入祖位一事受到普遍認可,尤其尊崇省菴之信徒更是重視悟開此舉。另外須注意的是悟開非常重視省庵,在其所著《念佛百問》,第72條答問,云:「事求簡約,為功必深。泛濫多歧,有名無實。今佛門中……,則永明壽禪師、蓮池大師、省庵法師,三人而已。」(《續藏經》,第109冊,頁405下)又第56條答問,云:「龍舒校本,遺漏發菩提心句,雲栖(棲)正之,省庵法師諄諄於此。作《勸發菩提心文》,極為懇切。」(同上,頁404下)。

 

19 釋印光:〈復丁福保居士書(二)〉,《全3上》,頁83。

 

20 此信言及諸居士捐贈淨資,廣印《印光法師文鈔》以施贈,曾言:「昨已與(張)雲雷函,令為光(自稱)印五百部《文鈔》。……今日法雨(寺)有開祥大師至申,令交雲雷洋一百圓。」(同上註,頁84)據此得知印光仍住於普陀法雨寺,他於1928年才離開法雨寺,移錫上海太平寺,據此推斷,此信寫於1928年以前。

 

21 參閱釋印光:〈復周善昌居士書四〉,《印光法師文鈔三編》〔羅鴻濤編,台中:台中蓮社,1992年,以下簡稱《三編》〕,頁181。文中有云:「明道師死,弘化社亦歸光(自稱)主持。……賢即蓮宗九祖思齊實賢(省庵)大師。大師《勸發菩提心文》,好極。……」按:明道法師死於廿一年十月十九日(參閱《三編》,頁206),此時印光尚認為省庵是九祖,可見此時蕅益、徹悟等也仍未被印光確立為祖師。

 

22 參閱釋印光:〈淨土聖賢錄序〉,《全2》,頁1171;釋德森:〈淨土聖賢錄.緣起說明〉,載《淨土聖賢錄(合編本)》〔高雄:高雄淨宗學會,1993年〕,頁469-70。

 

23 參閱《淨土聖賢錄(合編本)》,頁11-14、17。

 

24 收入《續藏經》的版本沒有這些字樣(參閱《淨土聖賢錄》,《續藏經》,第135冊,頁96上-97上;《淨土聖賢錄續編》,《續藏經》,第135冊,頁194下)聖嚴法師曾說日人小笠原宣秀(1903-?)的《中國近世淨土教史?研究》提到《淨土聖賢錄》以蕅益為蓮社九祖,但經他詳查《淨土聖賢錄》之後,看不出有何具體證據(參閱釋聖嚴著、關世謙譯:《明末中國佛教之研究》〔台北:臺灣學生書局,1988年〕,頁159)實則,聖嚴法師查的是《續藏經》的版本,而小笠原宣秀根據的可能是印光修訂後的合編本。

 

25 參閱釋印光:〈淨土宗祖堂讚〉,《全2》,頁1323。

 

26 釋印光:〈蓮宗十二祖讚頌〉,《全2》,頁1323-27。

 

27 參閱釋印光:〈復張覺明女居士書七〉,《三編》,頁510。

 

28 釋印光:〈復張覺明女居士書十〉,《三編》,頁514。

 

29 釋聖嚴,前引書,頁161。

 

30 弘一著有《蕅益大師年譜》一書,其首頁刊印蕅益畫像,並於畫像旁載「清蓮宗九祖非天台宗下智旭大師」的題款,且畫像下有〈蓮宗九祖頌〉一偈(參閱蔡念生編:《弘一大師法集(二)》〔台北:新文豐出版公司,無出版日期〕,頁1081),此說不為聖嚴所贊同(參閱釋聖嚴,前引書,頁161)。

 

31 釋聖嚴,前引書,頁161。

 

32 因為弘一《蕅益大師年譜》頁前採用之畫像乃印光請張覺明所畫(參閱釋印光:〈復張覺明女居士書七〉,《三編》,頁510-11;〈與張覺明女居士書十〉,前引書,頁514-15;〈復張覺明女居士書十一〉,前引書,頁515),而〈蓮宗九祖頌〉乃印光於民國廿八年(1939)所作(參閱《全2》,頁1326)。

 

33 釋聖嚴,前引書,頁99。

 

34 釋聖嚴,前引書,頁443-44。

 

35 釋聖嚴,前引書,〈自序〉。

 

36 參閱牧田諦亮:〈善導大師と中國淨土教〉,載氏著:《中國佛教史研究(一)》〔東京:大東出版社,1984年〕,頁319-371,尤其〈蓮宗七祖.蓮宗十三祖〉一節,頁350-366。

 

37 參閱釋印光:〈復李德明居士書二〉,《全2》,頁962;〈與魏梅蓀居士書十六〉,《全2》,頁1036。

 

38 釋印光:〈復聖照居士書〉,《全3上》,頁211。

 

39 釋印光:〈復陳其昌居士書〉,《全2》,頁956。

 

40 釋印光:〈復丁福保居士書(二)〉,《全3上》,頁83。

 

41 參閱楊石蓀:〈擬尊靈巖大師為蓮宗第十三祖議〉,載《全5》,頁2491-92。

 

42 李炳南:《佛學問答類編》,收入《淨土叢書(十五)》〔台北:台灣印經處,1981年〕,頁624。

 

43 參閱釋道源:〈淨土宗與佛教之世界化〉,載張曼濤主編:《淨土思想論集(一)》,《現代佛教學術叢刊66》〔台北:大乘文化出版社,1978年〕,頁329-336,尤其頁330-333。

 

44 參閱毛凌雲:〈蓮宗十四祖道源大師傳〉,載《獅子吼》,第27卷第8期,1988年8月,頁18-19。

 

45 釋太虛:〈蓮宗十三祖印光大師塔銘〉,載《全7》,頁 4。

 

46 參閱同上註,文中自述與印光的交往情形(頁4);夏金華:〈印光與虛雲、太虛和弘一的交往〉,載《內明》,第288期,1996年3月,頁34-37,尤其頁36-37;釋印順:《太虛大師年譜》,收入氏著《妙雲集(中編之六)》〔台北:正聞出版社,1992年〕,頁2-3、38、47-48、73-74。

 

【徵引書目】(依作者姓氏筆劃排列)

 

毛凌雲:〈蓮宗十四祖道源大師傳〉,載《獅子吼》,第27卷第8期,1988年8月,頁18-19。

 

李炳南:《佛學問答類編》,收入《淨土叢書(十五)》,台北:台灣印經處,1981年。

 

牧田諦亮:〈善導大師と中國淨土教〉,載氏著:《中國佛教史研究(一)》,東京:大東出版社,1984年,頁319-371。

 

俞行敏:《淨土全書》,《續藏經》,第109冊。

 

夏金華:〈印光與虛雲、太虛和弘一的交往〉,載《內明》,第288期,1996年3月,頁34-37。

 

彭希涑、胡珽、釋德森等:《淨土聖賢錄(合編本)》,高雄:高雄淨宗學會,1993年。

 

彭希涑:《淨土聖賢錄》,《續藏經》,第135冊。

 

楊仁山:《楊仁山居士遺著》,台北:新文豐出版公司,1993年。

 

楊石蓀:〈擬尊靈巖大師為蓮宗第十三祖議〉,載《印光大師全集》,第五冊,頁2491-92。

 

藍吉富:〈楊仁山與現代中國佛教〉,載《楊仁山文集》,台北:文殊出版社,1987年,頁7-33。

 

蘇晉仁:〈佛教傳記綜述〉,載《世界宗教研究》,1985年,第1期,頁1-28。

 

釋大佑:《淨土指歸集》,《續藏經》,第108冊。

 

釋太虛:〈蓮宗十三祖印光大師塔銘〉,載《全印光大師全集》,第七冊,頁4-5。

 

釋弘一著,蔡念生編:《弘一大師法集(二)》,台北:新文豐出版公司,無出版日期。

 

釋正寂:《淨土生無生論註》,《續藏經》,第109冊。

 

釋印光著,羅鴻濤編:《印光法師文鈔三編》,台中:台中蓮社,1992年。

 

釋印光著,釋廣定編:《印光大師全集》,台北:佛教書局,1991年。

 

釋印順:《太虛大師年譜》,收入氏著《妙雲集(中編之六)》,台北:正聞出版社,1992年。

 

釋妙真、釋德森編,釋印光監訂:《靈巖山寺念誦儀規》,香港:香港佛經流通處,1967年,影印蘇州靈巖山寺藏版。

 

釋志磐:《佛祖統紀》,《大正藏》,第49冊。

 

釋受教:《淨土生無生論親聞記》,《續藏經》,第109冊。

 

釋宗曉:《樂邦文類》,《大正藏》,第47冊。

 

釋省菴:《省菴法師語錄》,《續藏經》,第109冊。

 

釋悟開:《念佛百問》,《續藏經》,第109冊。

 

釋悟開:《蓮宗九祖傳略》,臺灣:觀照佛經書印贈處,1995年,影印江北法藏寺刻經處刊行於民國十六年(1927)的版本。

 

釋瑞璋:《西舫彙征》,《續藏經》,第135冊。

 

釋聖嚴:《明末佛教研究》,台北:東初出版社,1987年。

 

釋聖嚴著、關世謙譯:《明末中國佛教之研究》,台北:臺灣學生書局,1988年。

 

釋道源:〈淨土宗與佛教之世界化〉,載張曼濤主編:《淨土思想論集(一)》,《現代佛教學術叢刊66》,台北:大乘文化出版社,1978年,頁329-336。

 

釋演培:〈曇鸞與道綽〉,載張曼濤主編:《淨土宗史論》,《現代佛教學術叢刊65》,台北:大乘文化出版社,1978年,頁227-237。

 

(轉載自Confucius2000)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

護 持 捐 款

● 郵局劃撥
戶 名:社團法人中華淨土宗協會
帳 號:50230511

● 銀行匯款
一、一般及ATM:
銀行名稱:台北富邦銀行莊敬分行
銀行代號:012
戶 名:社團法人中華淨土宗協會
帳 號:00461102022480
註:匯款/轉帳成功後,敬請來電告知捐
款人資料,以便開立收據。
電話:02-87881955

二、國外匯款:
Bank Name:
TAIPEI FUBON COMMERCIAL BANK CO.,LTD.
JUANGJING BRANCH
Bank Address:
NO.286, JUANGJING ROAD, TAIPEI CITY,
TAIWAN, R.O.C.
Tel:002-886-2-2722-6206
Fax:002-886-2-2720-6967
Swift Code:TPBKTWTP
Account(A/C):00461102022480
Name:Chinese Pure Land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