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土宗文集

  1. 《淨土宗教理的核心》前言
  2. 一段不可不知的中國淨土宗發展史實
  3. 關於《阿彌陀經》的「執持名號」
  4. 譯經史
  5. 讀《淨土教概論》札記一則
  6. 向死而生的淨土法門
  7. 試析《觀經疏》「化前序」
  8. 曇鸞道綽樹淨土宗萬世不拔之基
  9. 曇鸞與道綽
  10. 量子力學證實:彌陀淨土真存在
  11. 淨土泛論
  12. 淨土感言
  13. 淨土教思想信仰的特徵
  14. 試論道綽時教相應的淨土判教理論
  15. 善導淨土思想特點與稱名念佛法門的流行
  16. 略論善導往生淨土的境界──「報土論」
  17. 善導念佛思想的基本內涵
  18. 善導教學與宋代淨土教──特別以對天台宗的影響為中心
  19. 宋代以後的淨土教與善導
  20. 中國淨土教之時代區分
  21. 論曇鸞的淨土思想
  22. 論《安樂集》的淨土思想
  23. 道綽淨土思想研究
  24. 日本淨土宗的判教論和中國祖師觀
  25. 道綽、善導與唐代淨土宗
  26. 淨土宗十五祖之新判
  27. 玄中寺在中國淨土宗史上地位的再檢討
  28. 玄中寺與中日佛教文化交流
  29. 淨宗二祖道綽和《安樂集》
  30. 「凡入報土」辨正──《安樂集》研學劄記之四
  31. 稱名本願探意——《安樂集》研學劄記之三
  32. 「聖道與淨土」辨析——《安樂集》研學劄記之二
  33. 「約時被機」解讀——《安樂集》研學劄記之一
  34. 再讀《往生論註》
  35. 曇鸞在淨土宗史上的地位
  36. 近代確立蓮宗十三位祖師的過程及其釋疑
  37. 玄中寺——中日佛教文化交流的黃金紐帶
  38. 穿越千年,為師作證
  39. 論善導大師的佛學思想與淨土宗的教義特徵
  40. 道綽《安樂集》的淨土思想
  41. 離業力自然入無為自然之捷徑
  42. 純正的淨土法門能使十方眾生大安心原由之探討
  43. 曇鸞大師
  44. 淨土高僧曇鸞法師的風範
  45. 論淨土宗的成立及其實際創始人的確立
  46. 慧遠與善導之念佛
  47. 辨析信願稱名求生淨土是否為「儜弱怯劣」?
  48. 曇鸞、道綽、善導三大師的淨土學說
  49. 中國淨土理論的開山者曇鸞
  50. 善導淨土思想之特色
  51. 淨土祖師曇鸞與念佛法門
  52. 善導大師的淨土思想
  53. 淨土宗的域外淵源與長安立宗及其後世傳承
  54. 日本淨土宗簡介
  55. 論淨土宗的四大特色
  56. 「人以致用.學以致用」——談談教理研究
  57. 善導「要弘二門判」辨析── 要弘二門是偽命題嗎?
  58. 自家寶藏 失而復得
  59. 鑒真大師淨土信仰探微
  60. 玄中寺與淨土宗
  61. 善導大師及其淨土思想
  62. 道綽《安樂集》探略
  63. 不測之人與不測之《註》
  64. 曇鸞大師歷史地位再探討
  65. 中國人口頭心頭的阿彌陀
淨土宗
淨土文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淨土文庫 > 淨土宗文集
top

淨土宗文集

善導大師及其淨土思想

釋性宜法師

1、生平

善導大師(西元613—681年)誕生於隋大業九年,俗家是安徽泗州(一說山東臨淄),年少出家,縱觀大師一生德業,概述有二:

(1)歸心淨土,勤篤苦行

善導大師出家後,早年修習《法華經》、《維摩詰經》。後見西方淨土變相與《觀無量壽佛經》,心生歡喜,欣慕西方極樂世界,每常誦習十六觀行,冥心思惟,如法作觀。未經數年,已成深妙,便於定中,備觀寶閣、瑤池、金座,宛在目前,涕泗交流,舉身投地。

貞觀十五年,大師29歲,至西河石壁谷玄中寺見道綽禪師,蒙授《無量壽經》。見淨土九品道場,大喜曰:「此真入佛之津要!修餘行業,迂僻難成;唯此法門,速超生死。」於是勤篤精苦,晝夜禮誦,如救頭燃。每入室長跪唱佛,不到力盡,終不休歇。寒冰天氣念佛,亦要念到汗濕衣襟才止息。出則演說淨土法門,30餘年,未嘗睡眠。護持戒品,纖毫不犯。心絕念於名聞利祿,從不舉目見女人。律己峻嚴,待人慈愛寬恕。凡美味佳餚都供養大眾,粗糲飯食則留給自己。佛前的燈,常年不熄。三衣瓶缽,不用人替自己拿。從不與人聚談世俗之事,恐怕耽誤淨業。

大師念佛功深,成就殊勝。念一聲佛,則有一道光明從其口出;念十百千聲,便有十百千道光明從其口出,自證境界不可思議。

(2)弘揚淨宗,悲心願切

大師自利成就,悲心不捨眾生。幾十年來,孜孜弘揚淨土法門,所有的香金都用來寫《阿彌陀經》,多達10萬餘卷,畫西方淨土變相300餘處。大師少時,偶見西方淨土變相而引發願往生心,推己及人,了知藝術的感染力與滲透力甚大,故致力於淨宗藝術性的弘揚。敦煌千佛洞中《觀無量壽佛經》曼荼羅的成立,即是大師親自作畫,流傳於世。據載,洛陽龍門石窟盧舍那佛乃由善導大師監製。自古迄今,這尊佛像,以其豐頤秀目,既莊嚴雄偉又不失睿智慈祥的風格,予人以心靈的震撼。

由於大師淨土信念誠摯,德業隆盛,故四眾弟子受其感化而歸心淨土者不計其數,其弟子中也有難抑厭娑婆、欣極樂之情,以致捨身往生者。據傳載:大師在光明寺說法,有人告大師曰:「今念佛名,定生淨土否?」大師答曰:「定生!定生!」其人禮拜訖,口誦南無阿彌陀佛,聲聲相次,出光明寺門,上柳樹表,合掌西望,倒投身下,至地遂逝。《樂邦文類》、《往生傳》等,記為善導大師登樹自投而逝。考以唐道宣律師所親聞實錄,以及善導大師的塔銘碑記,均無投身自逝之說。證知大師自投之說,實為傳聞之誤。

據《新修往生傳》載:「京華諸州僧尼子女,或自高嶺投身,或捨命深泉,或自墮高枝,或燒身供養,達百餘人云。」此記事或有誇張之嫌,然亦可想見大師感化力之巨大。大師的弟子中,有誦《阿彌陀經》10萬至50萬遍者,有日課佛名自1萬至10萬者,其間得念佛三昧成就往生淨土者,不可紀述。

大師於唐高宗永隆三年(西元681年)三月十四日示寂,享壽69歲。弟子懷惲等瘞於長安城內禾原,為大師造塔,並建伽藍(即今香積寺),植神木靈草,四時供養不怠。

大師遺著存世者共五部九卷,計為《觀經四帖疏》四卷,《往生禮讚》一卷,《觀念法門》一卷,《法事讚》二卷,《般舟讚》一卷,以及在中國流傳的短小偈文。

大師聖德高風,本跡不可測度。據《天竺往生略傳》云,善導是阿彌陀佛化身。蓮池大師亦云:「善導和尚,世傳彌陀化身,見其自行精嚴,利生廣博,萬代之下,猶能感發人之信心。若非彌陀,亦必觀音、普賢之儔。嗚呼大哉!」可見善導大師德學之盛大。

 

2.思想

善導大師的淨土思想很有特色,在信仰上,具有強烈的宗教情懷;在理論上,繼承曇鸞、道綽二大師的淨土思想,並豐富發展為一以「他力本願」為核心的淨宗理論體系。澄清了諸多淨土理論上的迷誤,為淨宗在中國的弘布提供了良好的基礎。茲分述如下:

(1)要門與弘願二門之判。大師夢中得梵僧指點,註解《觀經四帖疏》,於開宗明義「序題門」中,將《觀經》一部所說義理,分析歸納為「要門」與「弘願門」。文曰:「遇因韋提致請,我今樂欲往生安樂;唯願如來,教我思惟,教我正受。然娑婆化主,因其請故,即廣開淨土之要門;安樂能人,顯彰別意之宏弘願。其『要門』者,即此《觀經》定散二門是也。定即息慮以凝心,散即廢惡以修善。回斯二行,求願往生也。言『弘』者,如《大經》說:『一切善惡凡夫得生者,莫不皆乘阿彌陀佛大願業力為增上緣也。』」意謂一切眾生本具佛性,然由煩惑厚重,真如體性無由顯照。通途教法八萬四千法門,漸頓各稱所宜,然眾生障重,依自力修證難明自性,下劣凡夫無由遍攬諸教法。茲有國太夫人韋提希,遇因兒子之惡逆,頓生厭離,向釋尊哀祈願樂往生極樂世界。唯願如來,教我思惟,教我正受。然娑婆教主釋迦牟尼佛因應韋提希之請,即廣開淨土要門。極樂世界阿彌陀佛,於第七觀(華座觀),住立空中,光明熾盛,彰顯別意之弘願。其要門的內容,即此《觀經》之中十三觀之定善及三福九品之散善。定善即是止息思慮以凝定心神,散善即是廢棄惡行以修習善法。修此定散二門功德,回向求願往生贍養。弘願門是指《無量壽經》中阿彌陀佛大願之意:一切善惡凡夫得以往生贍養淨土,莫不皆乘阿彌陀佛大願大行之力為增上緣而成就的。證知,我等凡夫往生淨土,全憑佛力。淨土三經無不彰顯此淨宗不二之義蘊。西天東土祖師大德無不弘贊彌陀弘願。善導大師於《四帖疏》和盤托出,可稱稱佛本懷。

(2)信心詮釋,深得佛心。大師詮顯《觀經》圓發三心以為往生正因,一者至誠心,二者深心,三者回向發願心。言深心者,即深信之心。深信之內涵又從眾生根機與相應之法兩個層面加以詮釋。一者決定深信:自身現是罪惡生死凡夫,曠劫以來在生死苦海中常沒常流轉,無有出離三界輪回之緣;二者決定深信,彼阿彌陀佛四十八願,慈悲攝受眾生,全身心皈命,無疑無慮,乘托阿彌陀佛威神願力,定得往生。大師以水火二河白道比喻(水錶貪欲,火表瞋恚,白道表願往生心)指點吾人在曠劫生死輪回中,忽聞念佛法門,仰蒙釋迦發遣,指向西方,又借彌陀悲心召喚,現今信順釋迦、彌陀二尊之教敕,不顧水火二河,念念繫緣佛號,乘阿彌陀佛願力之道,捨命以後,得生贍養佛剎,親炙阿彌陀佛,慶喜何極!如是隨順佛願,方名真佛弟子。

(3)大師的淨土思想具有鮮明的厭離娑婆、欣慕極樂的感情色彩,宗教情懷深邃而真誠,感人甚切。《觀經四帖疏》透過對韋提希夫人厭苦請法求生淨土的心路詮釋,大師指陳對娑婆的厭離與對極樂的欣慕,是成就淨業的先決前提,亦是菩提心的本質內涵。云:「唯發一念厭苦,樂生諸佛境界,速滿菩薩大悲願行,還入生死普度眾生,故名發菩提心也。」若能急為眾生宣示淨土法門,令眾生捨此娑婆生死之身,是名真報佛恩。「何以故?諸佛出世種種方便勸化眾生者,不欲直令制惡修福受人天樂也。人天之樂,猶如電光,須臾即捨,還入三惡,長時受苦。為此因緣,但勸即令求生淨土,向無上菩提。」善導大師見到眾生由業重慧淺故,難以生起對娑婆的厭離心,對西方極樂世界的欣慕心,所以,其著作中,多有苦口婆心的勸示。茲錄二則,以作吾人的警覺,亦體會大師的悲心。

「歸去來,魔鄉不可停,曠劫來流轉,六道盡皆經,到處無餘樂,唯聞愁歎聲,畢此生平後,入彼涅槃城。」

「大眾同心厭三界,三途永絕願無名,乘佛願力往西方,念報慈恩常頂戴。」

(4)指贊彌陀名號,稱念必生。大師慧眼獨具,揭示持名乃淨宗之心要。《無量壽經》四十八願中,唯明專念彌陀名號得生,《阿彌陀經》一日七日專念彌陀名號得生,又十方恒河諸佛證誠不虛。《觀經》定散兩門教法之益,望佛本願,意在眾生,一向專稱彌陀名號。一切凡夫,不問罪福多少,時節久近,但能上盡百年,下至一日七日,一心專念彌陀名號,定得往生。阿彌陀佛光明遍照十方世界,念佛眾生,攝取不捨。大師詮釋光明攝取三緣:眾生憶佛念佛,佛亦憶念眾生,彼此三業不相捨離,是名親緣;眾生願見佛,佛即應念現在目前,是名近緣;眾生稱念名號,即除多劫重罪,命欲終時,佛與聖眾,自來迎接,諸邪業系,無能障礙,是名增上緣。吾人起行,口常稱佛,佛即聞之;身常禮敬佛,佛即見之;心常念佛,佛即知之。由親緣、近緣與增上緣故,吾人信願持名,香光莊嚴,成辦往生淨業。

(5)大師以凡夫往生報土為立教本旨。隋唐之際,雖前有曇鸞、道綽二大師宣導凡夫可入報土之說,然他宗祖師大德,從自業所感淨土的理念出發,均對凡夫入報土之說予以否認,由是障蔽了淨宗廣度眾生的殊勝力用。爾後,有某些法師的折衷觀念,把西方淨土分為報土、化土兩種,登地聖人生於報土,凡夫二乘生於化土,但仍然未契淨宗心要。在這種異議紛雜的背景下,大師雄才卓識,廣引經論,正本清源,力主凡夫往生報土論。

大師判言:三輩九品往生者皆是凡夫,乘托阿彌陀佛的大悲願力乃得往生。若唯依自力修學斷惑證果來論,則雖二乘聖者,亦不得生報土見報佛。然而若在淨土法門中,則托阿彌陀佛本願之他力,雖一毫煩惱未斷的凡夫,也能得生真實無漏的報土而見報佛。由是,善導大師以教是他力,機是凡夫,佛身土是報身報土,顯示由阿彌陀佛願力故,九品往生者皆凡夫,以成立凡夫入報土之義。力主淨宗念佛往生法門,乃為五濁惡世之凡夫特設的方便法門。當今末法眾生,依此法修持,必可獲得解脫。阿彌陀佛對常沒苦難眾生,充溢著大悲憐 愍之心,由是殷勤勸歸淨土,以念佛往生一法,急救溺水之人。大師這種判釋,頗顯力挽狂瀾之氣概,引令他宗法師大德重新認知淨宗念佛法門,亦大大激發淨業行人的信願之心,鞏固了淨宗的地位,助成古印度淨土教在中國的系統化、理論化與本土化,對淨宗在中國的成立與發展,功勳卓著。

(6)淨業因行。大師將淨土往生法歸納為安心、起行與作業三種實踐法。安心法即《觀經》所示三心:至誠心(真實心)、深心(深信心)、回向發願心(回向一切善根願生淨土)。三心乃成就淨業的必要條件。

起行即解釋天親菩薩《往生論》所言的「禮拜、讚歎、觀察、作願、回向」等五念門之義,分正行與雜行兩種。正行是專依淨土經典所示的行業,共有五種:讀誦正行(專門讀誦淨土經典),觀察正行(恒常思維觀察阿彌陀佛淨土依正莊嚴),禮拜正行(專心禮拜阿彌陀佛),稱名正行(專門稱念阿彌陀佛名號),讚歎供養正行(專門讚歎供養阿彌陀佛及西方淨土種種莊嚴)。在以上五種正行中,亦可分為正定業與助業兩種。正定業就是第四稱名正行,餘四種為助業。正定行與助行之外的一切諸善萬行均為雜行(疏雜之行)。捨雜行而歸正行,於五行中,專修持名念佛,成就往生。這即是大師宣導專修的義蘊。

作業是遵守四修之法,進一步落實專修的原則。四修法是:恭敬修(恭敬殷重的禮拜法)、無餘修(專修稱名,不雜餘行)、無間修(心行相續,無有間斷)、長時修(常恒不退,畢生相續)。此四修法最後導歸文殊一行三昧,即專門稱念佛號之一行。認為專精與否,是決定能否往生的關鍵。「信心求念,上盡一形,下至十聲一聲等,以佛願力,易得往生。」「念念相續,畢命為期者,十即十生,百即百生。何以故?無外雜緣得正念故,與佛本願得相應故,不違教故,隨順佛語故。若欲捨專修雜業者,百時希得一二,千時希得五三。何以故?乃由雜緣亂動失正念故,與佛本願不相應故,與教相違故,不順佛語故,繫念不相續故,憶想間斷故,回願不殷重真實故,貪嗔諸見煩惱未間斷故,無有慚愧懺悔心故。」

大師的淨土思想甚為宏富,以上只是擷其要點略述之。總的來說,大師從契理、契機、契時的角度,完成以「他力本願」為核心的淨宗理論體系,大暢諸佛度生出世的本懷。其《觀經四帖疏》玄義科文,乃是大師在精誠念佛懇切祈禱下,得到感應而撰成。大師自述:「每夜夢中,常有一僧而來指授。玄義科文既了,更不復見。」吾人宜視《觀經四帖疏》如同佛說,一句一字不得加減,欲寫者一如經法。大師所宣導的持名念佛,簡易究竟,極受一般信眾的歡迎,將高妙深遠的殿堂佛教,變成廣泛的民眾信仰。這一轉化,使淨宗的弘化獲得原子裂變般的力量。隋唐以降,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幾乎成為中國佛教的表證,這在一定程度上說,得力於善導大師淨宗理論的創樹以及淨業德望的感召。(轉載自「白人岩」)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

護 持 捐 款

● 郵局劃撥
戶 名:社團法人中華淨土宗協會
帳 號:50230511

● 銀行匯款
一、一般及ATM:
銀行名稱:台北富邦銀行莊敬分行
銀行代號:012
戶 名:社團法人中華淨土宗協會
帳 號:00461102022480
註:匯款/轉帳成功後,敬請來電告知捐
款人資料,以便開立收據。
電話:02-87881955

二、國外匯款:
Bank Name:
TAIPEI FUBON COMMERCIAL BANK CO.,LTD.
JUANGJING BRANCH
Bank Address:
NO.286, JUANGJING ROAD, TAIPEI CITY,
TAIWAN, R.O.C.
Tel:002-886-2-2722-6206
Fax:002-886-2-2720-6967
Swift Code:TPBKTWTP
Account(A/C):00461102022480
Name:Chinese Pure Land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