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淨土宗概論》

  1. 第十章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
  2. 第九章 凡夫入報
  3. 第八章 本願稱名
  4. 第七章 作業行儀
  5. 第六章 起行
  6. 第五章 安心
  7. 第四章 淨土宗相承論釋
  8. 第三章 淨土宗正依經典
  9. 第二章 淨土宗教相判釋
  10. 第一章 淨土宗義概說
  11. 前言.目錄

貳、《佛說阿彌陀經》要義

  1. 《阿彌陀經》要義(十六)
  2. 《阿彌陀經》要義(十五)
  3. 《阿彌陀經》要義(十四)
  4. 《阿彌陀經》要義(十三)
  5. 《阿彌陀經》要義(十二)
  6. 《阿彌陀經》要義(十一)
  7. 《阿彌陀經》要義(十)
  8. 《阿彌陀經》要義(九)
  9. 《阿彌陀經》要義(八)
  10. 《阿彌陀經》要義(七)
  11. 《阿彌陀經》要義(六)
  12. 《阿彌陀經》要義(五)
  13. 《阿彌陀經》要義(四)
  14. 《阿彌陀經》要義(三)
  15. 《阿彌陀經》要義(二)
  16. 《阿彌陀經》要義(一)

參、《佛說阿彌陀經》講義

  1.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四十三)
  2.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四十二)
  3.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四十一)
  4.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四十)
  5.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三十九)
  6.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三十八)
  7.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三十七)
  8.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三十六)
  9.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三十五)
  10.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三十四)
  11.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三十三)
  12.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三十二)
  13.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三十一)
  14.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三十)
  15.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二十九)
  16.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二十八)
  17.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二十七)
  18.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二十六)
  19.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二十五)
  20.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二十四)
  21.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二十三)
  22.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二十二)
  23.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二十一)
  24.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二十)
  25.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十九)
  26.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十八)
  27.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十七)
  28.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十六)
  29.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十五)
  30.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十四)
  31.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十三)
  32.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十二)
  33.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十一)
  34.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十)
  35.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九)
  36.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八)
  37.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七)
  38.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六)
  39.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五)
  40.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四)
  41. 《阿彌陀經講義》講義(三)
  42.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二)
  43.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一)

肆、《往生論》講義

  1. 《往生論》研究
  2. 《往生論》要義
  3. 天親菩薩之教判思想
  4. 無量壽經優婆提舍願生偈

伍、《往生論註》講義  

  1. 再讀《往生論註》有感
  2. 《往生論註》玄義略解
  3. 現生不退論
  4. 平生業成論
  5. 佛身佛土論
  6. 凡夫論
  7. 稱名論
  8. 易行論
  9. 願力論
  10. 真實功德之垂救
  11. 一線四點
  12. 淨土宗第一奇書
  13. 曇鸞大師之教判思想

陸、其他

  1. 阿彌陀佛的救度(中英對照)
  2. 《觀經疏》四重判
  3. 《阿彌陀經》「三段要文」之經證、祖釋
淨土宗
淨宗法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淨宗法師 > 講義
top

講義

第四章 淨土宗相承論釋

第一節    相承論釋之意義

       「相承」又稱法脈相承,指一宗一派教法的遞相承接,如生命體之血脈運行,同源,同質,始終一貫。

 

       「論」為菩薩所造,「釋」為祖師所解。論與釋共同解釋正依經典。

 

       雖有淨土三經,但各自解釋不同,或說為凡,或說為聖;或判報土,或判化土[1];或重觀佛,或重念佛。若無相承,則學者終無所依。故依相承,建立正宗。

 

       相承一般表述為兩方面:一、人相承,也稱相承祖師系譜;二、法相承,即相承祖師有關論著。

 

       人以傳法,法由人顯,二者不離。

 

       淨土宗的創立,以印度龍樹、天親菩薩,中國曇鸞、道綽、善導大師共五位祖師相關論釋為相承,而一般習知的中國淨土宗十三祖[2]系譜,以「功高德盛」為立祖原則,在法義上並無相承關係。

 

第二節    相承論藏

一、《易行品》一卷

       《易行品》為龍樹菩薩所撰述之《十住毗婆沙論》第九品,晉安帝義熙八年(公元412年)鳩摩羅什三藏法師譯。

 

       《易行品》的主旨,在引導通途[3]大乘行者捨難取易,歸入彌陀本願稱名。其目標是菩薩道之「現生不退」,方法是「執持稱名號」。

 

       全品由兩重問答組成,第一重問答從佛法無量門中決出易行道,第二重問答從諸佛菩薩易行中突出彌陀之易行。

 

       作為淨土門尊崇的第一部祖典,其對於淨土門的貢獻是根本性、方向性的,主要體現在兩點:

       (一)難易二道判——此為歷代淨家教判之根底;

 

       (二)本願稱名釋——即對阿彌陀佛第十八願的簡略解釋。

阿彌陀佛本願如是:
若人念我,稱名自歸,
即入必定,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是故常應憶念。

 

       此釋揭示淨土門教理的根本核心在阿彌陀佛的第十八願,即稱此願為「本願」,此本願所誓在「稱名」。由此,「本願稱名」成為淨土門教理展開的根本基礎。離開彌陀本願稱名,即無淨土法門,也無淨土宗。

 

       龍樹菩薩另有《十二禮》一卷,為專門禮讚阿彌陀佛之七言偈,甚受淨業行人的喜愛。

 

二、《往生論》一卷

       《往生論》,天親菩薩所造,全稱《無量壽經優婆提捨願生偈》,又稱《淨土論》,或《無量壽經論》,後魏永安二年(公元529年),菩提留支三藏法師譯。

 

       本論的主旨,在以身示範五念門行,勸導一切眾生共同往生彌陀佛國。

 

       五念門即:一、禮拜門;二、讚歎門;三、觀察門;四、作願門;五、迴向門。

 

       全論由「偈頌」及解釋偈頌的「長行」兩部分組成,以《無量壽經》為主,總攝淨土三經要義,為三經通申之論。

 

       本論對淨土門建設最重要的貢獻有兩點:

       (一)確立行道者的目標——願生彌陀淨土,速疾成佛;

       (二)確立往生淨土的方法——五念門。

 

       觀察門為觀察國土、佛、菩薩二十九種莊嚴而起「信」,作願門為「願」,讚歎門為稱名之「行」,故五念門涵蓋「信願行」。

 

       解門之要,在觀察門之「觀佛本願力」;行門之要,在讚歎門之「稱彼如來名」,故五念門濃縮即是「本願稱名」。

 

       可知《往生論》為繼承《易行品》彌陀本願稱名之骨髓,而在目標上,將一般大乘佛法之此土不退,推進為彼土往生、速疾成佛;在方法上,將單一稱名加以系統理論化,豐富擴展為五念門。「願生」為對外的目標宣示,「五念」為對內的行業規範。由此淨土教門從普通大乘法門之發菩提心(目標)、六度萬行(方法)之中迥然獨立而超出。



第三節    相承釋文

一、《往生論註》二卷

       《往生論註》,簡稱《論註》或《註論》,北魏曇鸞大師著,為註解天親菩薩《往生論》之書。

 

       《往生論註》的主旨,在揭示彌陀本願力之增上緣[4],勸導一切眾生乘佛願力,往生淨土。

 

       全註二卷,上卷解釋偈頌,明其五念;下卷解釋長行,分為十章。自開章之「自他二力判」,至結論之「核求其本釋」,始終以「佛本願力」為主線,貫穿全註。

 

       《往生論註》對淨土宗建設的重大貢獻,在於全面、系統地顯明「彌陀本願力」,穩固奠定淨土教之理論基礎。其最後結論:

問曰:有何因緣,言速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答曰:《論》言修五門行,以自利利他成就故。
然核求其本,阿彌陀如來為增上緣。
……
凡是生彼淨土,及彼菩薩、人天所起諸行,
皆緣阿彌陀如來本願力故。
何以言之?
若非佛力,四十八願便是徒設。
今的取三願,用證義意。

 

       接下來分別列舉阿彌陀佛第十八願、第十一願、第二十二願,證明:緣佛願力故,十念念佛,便得往生(一證);住正定聚,必至滅度,無諸回復之難(二證);超出常倫諸地之行,現前修習普賢之德(三證)。因此橫超三界,速得成佛,廣度眾生。此成為有名的「三願的證」,顯明淨土門之此土往生(第十八願)、彼土成佛(第十一願)、還度眾生(第二十二願),若凡若聖,若因若果,若往若還,自利、利他,皆完全依靠阿彌陀如來本願力。

 

   

 

       從淨土宗教理發展階段來說,《往生論註》綜合了龍樹菩薩「稱名易行」,與天親菩薩「五念門往生」的思想,將二者融為一體,而探求其背後的根本原理,在阿彌陀佛本願力。也就是:依佛本願力,稱名易得生。

 

       簡言之,《易行品》首先明「稱名」,回答「是什麼」,此為易行之相,屬方法論;《往生論》進一步明「往生速成佛」,回答「要如何」,此為易行之用,屬目標論;《往生論註》更明「佛本願力」,回答「為什麼」,此為易行之體,屬本體論。三者相融相攝,一體不分。

 

       由此《往生論註》,中印兩土之淨教思想豁然貫通,渾然一體;淨土一宗之教相判釋、正依經典、相承論釋涵蓋無餘,淨土宗呈現雛形。

 

相承祖師 相承論釋 主要貢獻  教相判釋
印度龍樹菩薩 易行品 執持稱名號—方法 易行道之相
印度天親菩薩  往生論 願生速成佛—目標 易行道之用
中國曇鸞大師  往生論註 彌陀本願力—原理 易行道之體

 

二、《讚阿彌陀佛偈》一卷

       《讚阿彌陀佛偈》,曇鸞大師著,依《無量壽經》,以七言偈的形式歌歎阿彌陀佛依正二報之德,並述稱名得生之義。

 

       全偈以「南無阿彌陀佛」六字冠頭,由五十首共三百九十句讚文及五十一禮拜組成,是仿照龍樹菩薩《十二禮》、天親菩薩《願生偈》特別所作的讚歌。

 

       《往生論註》為廣釋論義、勸他往生為主,文理精絕,睿智無方;此讚偈為總攝經義,表白一心歸命願生之自督,品高詞美,至情感人。

 

三、《安樂集》二卷

       《安樂集》,唐道綽大師著,全二卷,共十二大門,內容為綜述《觀經》要義,廣集諸經論釋,勸生安樂。

 

       本集主旨在「約時被機,勸歸淨土」,就末法之時、造罪之機,而勸導必須信受彌陀救度,求生彌陀淨土。

 

       本集對淨土門建設的重大貢獻,在於聖淨二門之教判。

 

       此教判順時契機地指出,末法惡世「唯有淨土一門可通入路」,顯明淨土教善契時機的優越性、當機興起的必然性、未來常盛的永續性,而成為淨土門開宗立教之先聲。

 

       至於淨土門的內容,正是承續龍樹菩薩以來「本願稱名,往生成佛」之根本義。

 

四、《觀經疏》四卷

       善導大師留世的著作共有五部九卷,其中《觀經疏》一部四卷,為建立淨土門根本教理之作,稱為「本疏」,也稱「解義分」,屬於教門。其餘四部五卷,即《觀念法門》一卷、《法事讚》二卷、《往生禮讚》一卷、《般舟讚》一卷,皆附屬於「本疏」,確立淨土門的行業規範,稱為「具疏」或「行儀分」,屬於行門。亦即「本疏」述教相之安心,「具疏」述實踐之行儀,二者一體,相輔相成。由茲,教門、行門畢備,安心、起行無缺,淨土一宗確然建立。

 

 

       對比五種正行,《觀經疏》主要在說稱名正定業,《法事讚》屬於讀誦正行,《觀念法門》屬於觀察正行,《往生禮讚》屬於禮拜正行,《般舟讚》屬於讚歎供養正行。

 

五部九卷 五種正行
《觀經疏》 稱名正定業
《法事讚》 讀誦正行
《觀念法門》 觀察正行
《往生禮讚》 禮拜正行
 《般舟讚》

讚歎供養正行

 

 

       《觀經疏》,唐善導大師著,為淨土宗開宗立教之根本教典。本疏為詳細解釋《觀經》之書,總四卷,一般稱為《觀經四帖疏》,具名《觀無量壽佛經疏》,也稱為《楷定疏》《證定疏》,又有稱為《觀經義》《觀經要義》《觀經義疏》等。由其名稱之多,可窺知此疏被引用之廣與尊崇之高。

 

       《觀經疏》為總稱,其四卷各名為《觀經玄義分卷第一》《觀經序分義卷第二》《觀經正宗分定善義卷第三》《觀經正宗分散善義卷第四》,簡稱《玄義分》《序分義》《定善義》《散善義》。

 

       其《玄義分》一卷,乃是在隨文解釋《觀經》之前,預先從總體上揭示《觀經》一部的根本義理;餘三卷皆為隨文解釋,《序分義》一卷解釋序分經文之義,《定善義》一卷解釋正宗分定善十三觀之文義,《散善義》一卷解釋正宗分九品及流通分之文義。

 

       《觀經疏》的主旨,在楷定古今對《觀經》的錯解,廣開淨土門,使五乘齊入報土。其表述方式為「初明其二,終合為一」,以最初「要弘分判」為始,以最後「要弘廢立」為終,由此通貫全疏。即釋迦、彌陀二尊二教,終歸彌陀一尊一教;要弘二門,歸於弘願;念觀二宗,歸於念佛;正雜二行,歸於正行;正助二業,歸於正定業。

 

       《觀經疏》對於淨土門建設的重要貢獻略有四點:

 

       (一)要弘二門判

       將淨土門分為定散二善迴向求生的「要門」,與專稱佛名直接往生的「弘願」,以要門為方便,導歸弘願。此種分判,為聖道門及世善行者開闢了轉入彌陀本願稱名的渠道,完善了淨土門的教理結構,強化了淨土門的攝化功能。

 

       (二)正雜二行判

       以與彌陀淨土直接相關的行業為正行,分為五種,即專讀誦淨土三經之「讀誦正行」,專觀察極樂莊嚴之「觀察正行」,專禮阿彌陀佛之「禮拜正行」,專稱彌陀佛名之「稱名正行」,專讚歎供養阿彌陀佛之「讚供正行」。

 

       其餘一切行,本來與彌陀淨土無關,必須迴向求生才相關,故為「雜行」。

 

       正行往生一定,雜行往生不定。

 

       此正雜二行的分判,成為淨土行業的根本規範,如同金科玉律。

 

       (三)正助二業判

       五種正行中,第四「專稱彌陀佛名」為決定往生極樂之業——「正定業」,以順彼佛願故。其餘四種為「助業」。

       由此正雜二行、正助二業的分判,彌陀本願稱名成為佛法一切行業之最高頂峰,「一向專稱」成為淨業行人的最高準則。

 

       (四)凡入報土論

       判彌陀是報佛,極樂是報土。凡夫稱名,乘佛願力,直入報土。

 

       此為諸宗法門絕無,淨土一宗獨有。

 

       「要弘二門判」楷定淨土之教在弘願,亦即本願;正雜二行判、正助二業判楷定淨土之行在稱名;「凡入報土論」楷定淨土之機為凡夫,淨土之益為直入報土。顯明一宗之機、教、行、益,確立淨土宗「本願稱名,凡夫入報」之根本義。

 

五、《觀念法門》一卷

       《觀念法門》,全稱《觀念阿彌陀佛相海三昧功德法門》,意為阿彌陀佛相好功德廣大如海,無有限量,或觀或念,皆有無限功德,簡稱《觀念法門》。

 

       本書目的在引導好樂定心觀佛、念佛的行者,契入本願稱名;內容為別時行法,五種正行中別明觀察正行,助入稱名正定業。

 

       本書大分為三:先於《三昧行相分》說明定心觀佛三昧及念佛三昧之實修儀則;次於《五緣功德分》說明念佛具有滅罪、護念、見佛、攝生、證生五種增上緣功德利益;最後總結勸導專稱佛名。

 

       其中,《五緣功德分》內題《依經明五種增上緣義一卷》,尤其「攝生增上緣」的部分,在教理上最重要。

 

       另外,本書說到臨終助念方法,以及說明念佛現世利益之滅罪、得護念、延年轉壽、不遭橫難等,對淨業行人有很大的影響。

 

六、《法事讚》二卷

       《法事讚》題號有三種:上卷首題《轉經行道願往生淨土法事讚》,尾題《西方淨土法事讚》,下卷首尾皆題《安樂行道轉經願往生淨土法事讚》。簡稱《法事讚》或《淨土法事讚》,內容為教導轉讀《阿彌陀經》並繞行念佛之儀則,以此法事願求往生;為臨時行法,五種正行中別明讀誦正行,助入稱名正定業。

 

       全書三分:前行法分,正轉經分,後行法分。以正轉經分為主,將《阿彌陀經》分為十七段,每段附加讚文,以解釋經文之義,歷來備受重視。如解釋「生因段」經文說:

極樂無為涅槃界,隨緣雜善恐難生。
故使如來選要法,教念彌陀專復專。

 

       此即是廣為傳誦的「稱名入報之偈」。以極樂是無為涅槃的境界,也就是報土;以念佛之外「隨緣雜善」(即《觀經》定散二善),解釋「少善根福德因緣」;以「念彌陀專復專」解釋「執持名號,一心不亂」。

 

       又最後咒願,顯明因施主別請,大眾共行轉經念佛,為之回願祝福,為接引信眾所共修之法事。

 

七、《往生禮讚》一卷

       《往生禮讚》全稱《往生禮讚偈》,簡稱《往生禮讚》《禮讚》,又稱《六時禮讚》。本書目的在於勸一切眾生願生極樂,內容是將一日分為「晨朝、日中、日沒、初夜、中夜、後夜」六個時段,教導於六時之中各唱讚文而行禮懺之法;為尋常行法,五種正行中別明禮拜正行,助入稱名正定業。

 

       本書由「前序」「正讚」「後序」三段組成。「前序」「後序」顯明願生要義,「正讚」示正修儀則。

 

       其中,前序所明淨土宗之「安心、起行、作業」,本願稱名易生、專雜二修得失,正讚中大師自撰之《禮讚偈》,及後序「本願四十八字釋」,最為切要。

 

       又,為利淨業行人之念佛相續,本書提到十聲稱阿彌陀佛之臨睡入觀法,稱大有現驗。

 

八、《般舟讚》一卷

       《般舟讚》全稱《依觀經等明般舟三昧行道往生讚》。

 

       般舟三昧又稱「常行三昧」「佛立三昧」,為《般舟三昧經》中的一種定行,七日至九十日之間,常行不坐、不住、不臥,三業[5]無間,心至所感,佛境現前,身心內悅,亦名「立定見諸佛」。

 

       本書並非教導如何修持般舟三昧,而是依據《觀經》《大經》《小經》《般舟三昧經》等,說明般舟三昧行道的意義在稱名往生,以引導聖道門的行人歸於稱名念佛法門。

 

       全書由簡短的前、後序,及長達一千一百二十六句的七言讚偈組成,並未規定特別的行法儀則,只是盡情歌讚淨土依正莊嚴,以發起行人歸命願生之心,得無量法樂;為別時行法,五種正行中別明讚供正行,助入稱名正定業。

 

       本書以讚偈的形式解釋淨土三經、特別是《觀經》一部的教理,大體依循《觀經》玄義、十三定觀、九品往生、得益分、流通分之次序,可與《觀經疏》對照,是研習《觀經》教義的重要著作。

 

 

名詞註解:

[1] 化土   佛變化身所住的國土。

[2] 淨土宗十三祖   慧遠、善導、承遠、法照、少康、延壽、省常、祩宏、智旭、行策、實賢、際醒、印光。以上十三位淨土門祖師並無前後傳承法統,均為後人據其弘揚淨土的貢獻推戴而來。

[3] 通途   自力證悟的通常之法,即聖道門。與之相對的是特別法門,即淨土法門。

[4] 增上緣   一法的生起,是由另一法的強力助緣所成就。

[5] 三業   身、口、意三方面的行為。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