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淨土宗概論》

  1. 第十章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
  2. 第九章 凡夫入報
  3. 第八章 本願稱名
  4. 第七章 作業行儀
  5. 第六章 起行
  6. 第五章 安心
  7. 第四章 淨土宗相承論釋
  8. 第三章 淨土宗正依經典
  9. 第二章 淨土宗教相判釋
  10. 第一章 淨土宗義概說
  11. 前言.目錄

貳、《佛說阿彌陀經》要義

  1. 《阿彌陀經》要義(十六)
  2. 《阿彌陀經》要義(十五)
  3. 《阿彌陀經》要義(十四)
  4. 《阿彌陀經》要義(十三)
  5. 《阿彌陀經》要義(十二)
  6. 《阿彌陀經》要義(十一)
  7. 《阿彌陀經》要義(十)
  8. 《阿彌陀經》要義(九)
  9. 《阿彌陀經》要義(八)
  10. 《阿彌陀經》要義(七)
  11. 《阿彌陀經》要義(六)
  12. 《阿彌陀經》要義(五)
  13. 《阿彌陀經》要義(四)
  14. 《阿彌陀經》要義(三)
  15. 《阿彌陀經》要義(二)
  16. 《阿彌陀經》要義(一)

參、《佛說阿彌陀經》講義

  1.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四十三)
  2.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四十二)
  3.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四十一)
  4.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四十)
  5.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三十九)
  6.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三十八)
  7.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三十七)
  8.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三十六)
  9.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三十五)
  10.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三十四)
  11.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三十三)
  12.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三十二)
  13.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三十一)
  14.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三十)
  15.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二十九)
  16.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二十八)
  17.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二十七)
  18.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二十六)
  19.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二十五)
  20.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二十四)
  21.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二十三)
  22.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二十二)
  23.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二十一)
  24.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二十)
  25.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十九)
  26.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十八)
  27.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十七)
  28.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十六)
  29.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十五)
  30.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十四)
  31.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十三)
  32.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十二)
  33.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十一)
  34.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十)
  35.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九)
  36.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八)
  37.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七)
  38.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六)
  39.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五)
  40.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四)
  41. 《阿彌陀經講義》講義(三)
  42.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二)
  43.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一)

肆、《往生論》講義

  1. 《往生論》研究
  2. 《往生論》要義
  3. 天親菩薩之教判思想
  4. 無量壽經優婆提舍願生偈

伍、《往生論註》講義  

  1. 再讀《往生論註》有感
  2. 《往生論註》玄義略解
  3. 現生不退論
  4. 平生業成論
  5. 佛身佛土論
  6. 凡夫論
  7. 稱名論
  8. 易行論
  9. 願力論
  10. 真實功德之垂救
  11. 一線四點
  12. 淨土宗第一奇書
  13. 曇鸞大師之教判思想

陸、其他

  1. 阿彌陀佛的救度(中英對照)
  2. 《觀經疏》四重判
  3. 《阿彌陀經》「三段要文」之經證、祖釋
淨土宗
淨宗法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淨宗法師 > 講義
top

講義

第六章 起行

第一節    起行之意義

       由安心而起於三業修行,稱為起行。

 

       安心為信仰之意識,起行為實踐之行為。「安心、起行」意同「發心、修行」。

 

       前章所舉三心為安心,以下所說正行、雜行,正定業、助業屬起行。單有安心或單有起行,皆不能達成目的,必須安心、起行具備,方得往生之大益。安心、起行,為行者目、足。智目行足,到清涼池。

 

       安心能守護起行,起行也能守護安心;心行相資,不一不異,如珠與光,離珠無光,離光無珠。然隨根機不同,安心、起行有時間之差別。橫具三心者,心行同時具足;豎具三心者,先具安心,然後起於修行。

 

第二節    正雜二行

       起行,大別為正行、雜行二種。

 

       「正」「雜」是就往生極樂這一目標而言。「正」即純、直。純粹彌陀、極樂之行,與彌陀、極樂直接相關之行,即為正行。正行有五種,稱五種正行,詳見下節。

 

       「雜」即不純、非正,有「通雜」「間雜」二義。從感果來說,其所修行通於人天三乘[1]及十方淨土,稱為通雜。又就行因來說,除西方淨土一行之外,間修餘行,稱為間雜。總之,五種正行之外,諸善萬行悉名雜行。

 

       以淨土三經來說,《大經》三輩文「一向專念無量壽佛」之念佛為正行,其餘出家、發心、造像、起塔等諸善皆為雜行。《觀經》十三定觀及下三品之念佛為正行,序分三福及中上六品諸行皆是雜行。《阿彌陀經》一日七日念佛外,不說餘行,故《阿彌陀經》所說總是正行,無有雜行。

 

       又,「正雜二行」「專雜二修」大同小異,二行就所修行體,二修就能修心相,而有相互交錯。正行必然要求專修,故五種正行一一說「一心專」;專修所修必是正行,若所修為雜行,只稱為雜修。

 

       又「專修」與「一向專修」也稍有差別。「專修」之詞總通於五種正行,以簡雜行;「一向」之詞唯可用於稱名正定業,以簡助業。

 

       雜行雜修能否往生,有種種異說:

 

       一謂雜行不能往生。貪瞋凡夫所行諸善,與涅槃界不相應故。

 

       一謂雜行非一概不得往生,若不具三心,不得往生,若具三心,亦得往生。然雜行行體與彌陀無關,安心起行相違,難具三心;正行行體與阿彌陀佛一致,自然容易具足三心。依此可說,雜行難生,正行易生。

 

       一謂雜行具三心得生者,三心即是念佛心,故雜行得生非雜行之功,功由三心攝歸念佛。譬如有人依自力辦事不成,轉托王力,其事乃成。若就事相,可說事由其人而成;克論實質,完全由王力成辦。依此可說,就表相,雜行、念佛皆得往生;論實質,唯念佛得生。

 

       第一義簡明,第二義從容,唯第三義極成念佛,巧攝餘行。

 

 

第三節    五種正行

       一、讀誦正行

       讀誦淨土三經。若聽聞他人讀誦、講解淨土三經及淨土宗祖師相承論釋,皆可攝於讀誦正行。

 

       二、觀察正行

       觀察極樂依正二報莊嚴。依正二報,即依報與正報。正報指佛菩薩之五陰[2]身,又名正果。依報即極樂世界國土,如寶地、寶池、寶樹、寶樓、宮殿等,總為佛菩薩正報身心所依,故稱依報,又稱依果。

 

       心緣其事為「觀」,觀心分明為「察」。觀察通於定、散。如定心修持十三定觀,及散心思維、想像、欣慕、憶念極樂莊嚴,皆為觀察正行。凡夫根劣,多為散心觀。

 

 

       三、禮拜正行

       禮拜阿彌陀佛。

 

       四、稱名正行

       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名號。

 

       五、讚歎供養正行

       讚歎供養阿彌陀佛。「讚」為讚其功德,讚之不足復加稱揚為「歎」,以下薦上為「供」,以卑奉尊為「養」。

 

       讚歎局於口業,供養通於身口意三業。如供香花、燈明等為身業供養,口誦「手執香花常供養」之文為口業供養,意念供香花等為意業供養。若讚歎、供養開為二者,即是六種正行。然通常皆合讚歎供養為一,稱五種正行。

 

第四節    助正二業

       就前五種正行,開為五種,合為正助二業。其中第四稱名正行為正業,前三後一四種正行為助業。

 

       正業,全稱「正定業」,出自宗祖《觀經疏‧散善義》:

一心專念彌陀名號,
行住坐臥,不問時節久近,念念不捨者,
是名正定之業,順彼佛願故。

 

       「正」者,相對於助。

 

       「定」有「選定」及「決定」二義。「選定」者,昔阿彌陀佛因地為法藏菩薩時,從二百一十億諸佛誓願海中,獨選稱名一行以為凡夫往生之正因,而發念佛往生願——第十八願,故以稱名為彌陀選定之往生行。「決定」者,稱名既是彌陀本願所選定之行故,決定往生。約佛即是選定,約眾生即是決定。本願選定之行故,決定往生;決定往生之業故,本願選定。二義還成一義。

 

       助業者,能助行者之心,行於本願稱名,故稱助業。若廣論之,助業不止四種正行,而有同類助業、異類助業。

 

       同類助業,即前三後一四種正行。此四種正行,約其行體,與所助之念佛同屬歸命阿彌陀佛之行,故稱同類助業。

 

       若行者心念、口稱,精進勇猛,唯修念佛,長時不怠,則不需要助業;若其性懶惰,於單純重複之念佛,心生懈倦,則須修助業,以勵正定業。

 

       如讀誦淨土三經,見其或明「光明攝取」之德,或說「滅罪往生」之益,處處廣讚念佛功能,依之,念佛之心自然勇進,是由讀誦助入念佛。

 

              又觀察極樂依正二報之時,心緣極樂勝境,尤其如來相好光明遍照十方世界,唯有念佛眾生攝取不捨,正當其時,自然除懈怠之心,而勇進念佛。

 

       又修禮拜正行之時,瞻仰如來尊顏,思佛身萬德莊嚴,專為救度我等,願生之志更加懇切,然得生之行無過念佛,故隨願生心增而念佛益精。

 

       又讚歎佛德,自然生起願見佛之心,見佛心起,念佛心增。

 

       異類助業,如《大經》三輩所說出家、發心、造像、起塔等,以及《觀經》三福等諸行皆是。這些雖然實際上是雜行,從其助成念佛這一方面,稱為助業。由於其行體與彌陀之行不是一類,故稱異類助業。

 

       或有在家,公私事務繁忙,多有障礙,難以做到靜心念佛;而由出家,得以息心山林,掩影雲霞,自在念佛,故以出家為念佛之助業。

 

       又有俗塵喧囂,境緣憒鬧,念佛常怠;若詣道場,見像敬禮,念佛易專,即是以塔像為念佛之助。

 

       又若不發心,不觀自他受苦,念佛易倦;若發心自他兼濟,悲念自他受苦,自然熾盛念佛,即是以菩提心助成念佛。

 

       其餘諸行助成念佛,一一準知。

 

第五節    二行二修得失

       正雜二行、專雜二修之得失,是約正行雜行、專修雜修行體而論,不關行者之根機利鈍、行業勤怠。

       正雜二行有五番得失,專雜二修有十三得失。

 

       一、五番得失

       依善導大師《觀經疏‧散善義》之釋,正行有五種得,雜行有五種失,稱作「五種得失」,或稱「五番相對」。

 

       (一)親疏對

       修正行者,於阿彌陀佛甚為親暱,故名親行。

       反之,若修雜行,與阿彌陀佛常相疏離,故名疏行。

 

       (二)近遠對     

       修正行者,於阿彌陀佛甚為鄰近,故名近行。

       若修雜行,與阿彌陀佛甚為遙遠,故名遠行。

 

       親近對與疏遠對,乍見雖似無別,但善導大師《觀經疏‧定善義》立「親」「近」二緣以示差別。「親」,親暱,是約心而言。此世界與極樂淨土雖遙隔十萬億佛土,然彌陀與行者常相憶念,不相捨離,故說為親。「近」,鄰近,是約處所而言。阿彌陀佛常來守護行者,如影隨形,現在一處,須臾不離:是即二者之差別。

 

       (三)有間無間對

       「間」,間隔、間斷。修正行者,於阿彌陀佛憶念常不間斷,故名無間。

       反之,修雜行者,與阿彌陀佛憶念常間斷,故名有間。

 

       (四)不迴向迴向對

       正行之行體,本自趨向西方故,即使不別用迴向,自然成往生業,故名不迴向——但這並不是說完全不能迴向。

 

       修雜行者,安心與起行不相應,若不特別迴向,不成往生因,必須特別迴向,方成往生因,故名迴向。

 

       (五)純雜對

       「純」即正行,「雜」即雜行。正行為純往生極樂之行,故名為純。

       雜行為非純往生極樂之行,通於人天及三乘,亦通十方淨土,故名為雜。

 

       二、十三得失

       專修正行,十即十生,百即百生,以此決定往生之利益,故說為「得」。雜修行體與彌陀不相應,發得三心之人甚為稀少,如此則千中無一往生,故說為「失」。然並非雜行雜修之人一律不具足三心,故對雜修行者,若以寬容態度與而言之,即說「百時稀得一二往生」;若以嚴峻態度奪而言之,則「千中無一往生」。

 

       善導大師《往生禮讚》雖舉專修四得、雜修十三失,但專雜番對,准之專修亦有十三得。雜行十三失列舉如下,反之即正行十三得。

 

       (一)雜緣亂動失正念故

       修雜行者,行雜行之行,受雜行之教,近雜行之人,至雜行處所,由此「行、教、人、處」四種雜緣交錯動亂,退失念佛正念。

 

       (二)與佛本願不相應故

       雜行非彌陀本願所誓之行,故與本願不相應,百中僅得一二往生。正行則百即百生。二者大異。

 

       (三)與教相違故

       《觀經》雖先說定散諸行,最後唯勸念佛,可知:念佛為世尊本意。雜行非世尊本意,與世尊教勸相違。

 

       (四)不隨順佛語故

       《阿彌陀經》中,六方諸佛唯證誠念佛往生不虛。雜行缺諸佛證誠。既不隨順諸佛證誠之語,往生者稀少。

 

       (五)繫念不相續故

       正行是與阿彌陀佛一體之行,修之者自然念念相續,心繫極樂。雜行與彌陀、極樂無直接關係,行者心不繫念極樂,或百人僅得一二往生,乃至千中無一往生者。

 

       (六)憶想間斷故

       專修之人,心住於淨土境界,憶想無有間斷。雜行行體牽向餘方,而非憶想極樂,所以為失。

       第五失與第六失,似同而別。「繫念」即欣求,屬安心;「憶想」屬意業起行。

 

       (七)回願不殷重真實故

       「回願」即迴向發願,「殷重」即慇勤鄭重。雜行雖可迴向得生,然必須決定真實心中回願,此由回願不殷重真實,缺於深心、至誠心,不得往生,所以為失。

 

       這有兩方面:

       一就能回之心。專修正行,行體與阿彌陀佛親,安心、起行全體相應,故迴向發願亦殷重真實。然雜修行體與極樂無關,與阿彌陀佛疏隔,安心、起行互相違背,故回願亦非殷重真實。

 

       二就所回之行。專修正行,行體與阿彌陀佛一致,由阿彌陀佛發願救度眾生殷重真實故,行者亦得真實功德。雜行行體與彌陀無關,以凡夫有為心[3]修之,總為虛假,無真實功德,故其回願亦不殷重真實。

 

       (八)貪瞋諸見煩惱來間斷故

       此有二:

       一謂念佛不為煩惱所染,喻如蓮花出於污泥,不為污泥所染,雜行為諸煩惱所染。雖然專修、雜修俱起煩惱,而有染、有不染故,得失大異。

 

       二謂「貪瞋」屬五濁中煩惱濁,即五鈍使[4],「諸見」即見濁之五利使[5]。諸見損四諦、十六行相[6]等理觀,貪瞋損於供養、起立塔像等事善。若修雜行,修觀法時,諸見疊起;行事善時,貪瞋競生。然念佛,不涉觀法,故諸見不起;非行事善,故貪瞋不生。由此,念佛不俱起貪瞋諸見,唯雜修俱起貪瞋諸見,故以念佛為得,雜行為失。

 

       (九)無有慚愧懺悔心故

       「慚」為自恥,「愧」為恥他,「懺」為梵語「懺摩」之略,漢譯即是悔過,「懺悔」為梵漢並稱,即痛改前非之義。

 

       雜修之時,俱生煩惱,於中起惑,微細難知,既不知過失所在,故無慚愧懺悔心。此從第八失相關而來。又惡取空[7]者,無懺悔心,此過起於緣理心,故且屬於行失。若修正行,由機深信,則「念念稱名常懺悔[8]」。

 

       (十)又不相續念報彼佛恩故

       「佛恩」即阿彌陀佛本願救度之重恩,又釋迦如來勸化專修之重恩。若正行念佛相續之時,順彌陀本願,稱釋迦本懷,即為憶念報謝二尊重恩。雜修之人,不明佛意,昧於佛恩,故無念報佛恩。

 

       (十一)心生輕慢,雖作業行,常與名利相應故

       若修正行,信知自身為罪惡凡夫,無一所長,偏憑彌陀求出離故,不生輕慢,不起名利。雜行之人,由行體之失,或以「我身堪能修學戒定慧三學」,或以「生佛平等」,貴己等佛,如是心生慢舉,染於名利,故以為失。

 

       (十二)人我自覆,不親近同行善知識故

       「人我自覆」即以我勝他,驕於他人,生於我慢,覆障自心。「同行」即彼此志同道合,共修出離之行。「善知識」有三種:外護,同行,教授。此指教授善知識,上之「同行」即同行善知識。

 

       修雜行時,由行體之失,自然傲慢不遜,以我為能,輕視他人,不樂親近專修念佛之人。

 

       (十三)樂近雜緣,自障障他往生正行故

       「樂」即喜好。雜行之人,由心召感,自然好修雜行,好聞雜行教,好親雜行人,好至雜行處;由此好樂,趨附種種雜緣,既障自身往生正行,亦障他人往生正行。

 

       十三種得失,為總通專雜之諸行而說,未必一一行上各各皆具有十三種。若細分別,專修當中,第四稱名正定業,必具十三得;前三後一四種正行,具闕不定。又雜修之失,亦具闕不定,或悉具十三失,或不悉具。

 

       業行人,切須明辨專雜得失,捨雜行雜修,歸專修專念,成辦往生大事。

 

果失 百時稀得一二,千時稀得三五(往生者)。
緣失 乃由雜緣亂動
因失 總失  1失正念。
別失 教(理)失 2與佛本願不相應。
3與教相違。
4不順佛語。
行(事)失 5繫念不相續。
6憶想間斷。
7回願不殷重真實。
8貪瞋諸見煩惱來間斷。
9無有慚愧懺悔心。
10又不相續念報彼佛恩。
11心生輕慢,雖作業行,常與名利相應。
12人我自覆,不親近同行善知識。
13樂近雜緣,自障障他往生正行。

 

第六節    五念門

       五念門為往生之起行,源於天親菩薩《往生論》,而善導大師《往生禮讚》予以解說。《往生論》與《往生禮讚》所明五念門,大體是同,至其細末,不無少異,今則主依善導大師之釋而說明之。

 

       五念門即禮拜、讚歎、作願、觀察、迴向之五種行。「念」有安心之義,「門」即能入之義。此五種行,一一具安心故,能入往生淨土之門,故說五念門。如《往生論》說「若善男子善女人,修五念門行成就,畢竟得生安樂國土,見彼阿彌陀佛」。

 

       其五念門如下:

 

       一、身業禮拜門

       一心專至,恭敬合掌,香花供養,禮拜彼阿彌陀佛。禮即專禮彼佛,畢命為期,不雜餘禮,故名禮拜門。

 

       二、口業讚歎門

       一心專意,讚歎彼阿彌陀佛身相光明、一切聖眾身相光明及國土一切莊嚴光明等。

 

       三、意業觀察門

       一心專意,憶念、觀察彼佛及一切聖眾光明,及國土莊嚴等。

 

       四、作願門

       行者專心,一切時處,三業四威儀[9]所作功德,悉皆真實心中發願願生彼極樂淨土。

 

       五、迴向門

       迴向有往相及還相二種。

 

       行者專心,若自作善根,及隨喜他一切凡聖所作善根,皆悉與眾生共之,迴向往生彼國:此為往相迴向。

 

       又若不具足六神通[10],證得無生忍,則不能自在教化眾生。故發願自身生淨土已,乘佛本願力,速得六神通,證得無生忍,還來穢國,盡未來際,教化眾生:此為還相迴向。

 

       《往生論》尚有近門、大會眾門、宅門、屋門、園林遊戲地門之五門,稱五功德門,與五念門為因果關係。禮拜等五門為此土修因,依此往生彼佛淨土所得之利益,說為五項功德,故即是果。

 

       五念門與五種正行,並非完全不同,而是互有開合,不過是半開半合。其中,禮拜、讚歎、觀察三行,五念門與五正行彼此全同。五念門缺讀誦、稱名二門,五正行無作願、迴向二行。若彼此相合,須約三業門配屬。謂五正行之讀誦、稱名二行俱是口業,可合於五念門中讚歎門;五念門之作願、迴向二門同屬意業,可合於五正行之觀察正行。

        

 

       名詞註解:

       [1] 三乘   聲聞乘、緣覺乘、菩薩乘。

       [2] 五陰   色、受、想、行、識,或稱五蘊。

       [3] 有為心   有造作之心。

       [4] 五鈍使   貪、瞋、癡、慢、疑五種妄惑,由身見、邊見等五種利使而生,對利說鈍,故名鈍使。

       [5] 五利使   五種動念即生的妄惑:身見(執取五蘊根身)、邊見(執取常斷二見)、邪見(邪心取理,撥無因果,斷滅善根)、見取見(執取邪法以為勝法)、戒取見(執取錯謬的戒律)。

       [6] 十六行相   四諦各有四行,則為十六行:苦(苦、非常、空、非我),集(因、集、生、緣),滅(滅、靜、妙、離),道(道、如、行、出)。

       [7] 惡取空   撥無因果的道理而說彼此皆空。

       [8] 念念稱名常懺悔   稱名具足懺悔功能。

       [9] 四威儀   行、住、坐、臥,各有儀則,不損威德。

       [10] 六神通   一、天眼通(能見一切眾生、事物,能見自他來生境界);二、天耳通(能聞一切音聲,能懂一切語言);三、他心通(能知眾生心中所想、品行善惡);四、神足通(隨意變現,無遠不至,不受時空障礙);五、宿命通(能知自他過去多生多世所行之事);六、漏盡通(斷盡見惑思惑,不受三界生死)。

       [11] 大小乘論藏   《攝大乘論釋‧第八》《俱捨論‧第二十七》《阿毗達磨順正理論‧第七十五》等皆談「四修」。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