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土宗
淨土文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淨土文庫 > 淨本法師文章
top

淨本法師文章

文章

  1. 《釋迦牟尼佛出世本懷》-2022衛塞節開示
  2. 《佛說阿彌陀經》第16講:彌陀鳥音說法
  3. 《佛說阿彌陀經》第15講:黃金為地 供養諸佛
  4. 《佛說阿彌陀經》第14講:極樂蓮花寶池功德水
  5. 如何結緣法寶?(下)
  6. 如何結緣法寶?(上)
  7. 《佛說阿彌陀經》第13講:極樂淨土是美好的家
  8. 《佛說阿彌陀經》第12講:念佛能離苦得樂
  9. 《佛說阿彌陀經》第11講:如何得到安樂?
  10. 虛空念佛堂啟用說明
  11. 《佛說阿彌陀經》第10講:做一個平凡的念佛人
  12. 《佛說阿彌陀經》第09講:為什麼要投靠阿彌陀佛?
  13. 念佛人之發願
  14. 《佛說阿彌陀經》第08講:念佛的不可思議
  15. 《佛說阿彌陀經》第07講:佛主動說出的驚人真相
  16. 《佛說阿彌陀經》第06講:彌陀是優先救度凡夫的
  17. 《佛說阿彌陀經》第05講:念佛的利益是佛說的
  18. 《佛說阿彌陀經》第04講:根本的宗旨
  19. 《佛說阿彌陀經》第03講:真實的利益是什麼
  20. 《佛說阿彌陀經》第02講:淨土宗的正依經典
  21. 《佛說阿彌陀經》第01講:諸佛所流通之佛經
  22. 中元節看生死
  23. 《安樂集》講要(十三)──和我們最有緣的一尊佛
  24. 《安樂集》講要(十二)──快速成就的法門?
  25. 《安樂集》講要(十一)──如何面對他人對念佛的問難?
  26. 《安樂集》講要(十)──為什麼學佛不能成就
  27. 《安樂集》講要(九)──法門有什麼不一樣?
  28. 《安樂集》講要(八)──對念佛的殊勝有懷疑?
  29. 衛塞節,紀念佛陀,稱念彌陀
  30. 《安樂集》講要(七)──佛經都一樣嗎?
  31. 《安樂集》講要(六)──末法時代,解脫的路在哪裡
  32. 《安樂集》講要(五)──如何懺悔
  33. 《安樂集》講要(四)──如何滅罪消業障
  34. 清明時節話清明──不死的人生
  35. 《安樂集》講要(三)──念佛法門殊勝在哪裡
  36. 《安樂集》講要(二)──怎樣選擇修行法門
  37. 《安樂集》講要(一)──道綽大師的故事
  38. 瞎眼病重冤親多 念佛化解佛光到
  39. 別人看不懂念佛,沒關係
  40. 從醫學、法學而出家──初見師父,一言為定

短文

  1. 你準備好了嗎?
  2. 等一等?

《佛說阿彌陀經》第10講:做一個平凡的念佛人

       《佛說阿彌陀經》:

佛告長老舍利弗:從是西方,過十萬億佛土,有世界名曰極樂。其土有佛,號阿彌陀,今現在說法。

       這一段經文顯示出念佛法門的平凡,也是能跟其他法門做一個對比,因為這段經文其實就是說明念佛法門跟其他法門不一樣的地方。善導大師說,我們這個法門就是「唯指方立相,住心而取境,總不明無相離念也」。所謂指方立相,就是佛告訴我們一個實實在在的六字「南無阿彌陀佛」可以讓我們稱念,跟我們說一個具體的地方「極樂世界」讓我們回去。這就是念佛法門的特色—–「指方立相」,就是這樣的具體實在,不是講一些什麼玄玄妙妙的「無相離念」。在其他經典、其他法門都是講這些玄妙的「無相離念」的。像在《楞嚴經》,有一次,佛問阿難:「阿難啊,你知道我們眾生的真心在哪裡嗎?」結果阿難連續說了七個地方,心在裡面、心在外面,心在哪裡等等,但是全部被佛否定了,所謂的「七處徵心」,就是在七個地方找我們的真心,但是都不對。所以各位,別的法門就是這樣的「無相離念」。他們就是沒有一個實實在在的方向目標讓我們可以「抓得到」,所以就是很玄、很難。

       但是在講《阿彌陀經》的時候,佛就不這麼講了,佛反而就直接、很清楚地說出「有世界名曰極樂。其土有佛,號阿彌陀」。我們看,佛就很清楚地說:西方「有」極樂世界,「有」阿彌陀佛;所以,反而念佛法門就是很清楚明瞭,不像其他佛經、其他法門,學了大半天都還抓不到方向。所以善導大師說,念佛法門從來都是這樣「指方立相」的,不講「無相無念」。所以現在有些人說「無相念佛,念而不念,不念而念」、「不分別、不執著、離一切念」、「淨土就在這裡,這裡就是淨土」,這個就搞錯了,這不是念佛法門的,《阿彌陀經》不是這麼講的。《阿彌陀經》只是講:「西方『有』極樂世界,『有』阿彌陀佛」,我們要念南無阿彌陀佛,執持名號。所以念佛法門不但不講不分別、不執著,反而是讓我們更強烈的分別執著。在這麼多的法門裡面,就是要我們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執持名號;這麼多的地方,我們就是依靠西方極樂世界,就是要這麼特別的「分別」。就好像人家問我們說:「家在哪裡?」 我們會說:「我的家就在馬來西亞」;「爸爸是誰?」「爸爸是某某某」。

       如果在其他法門,注重「看破放下」、「不分別、不執著」就不是這樣了。問:「家在哪裡?」 「東南西北都是我的家」;「爸爸是誰?」 「路邊的男人都是我的爸爸」。其他經典法門就是說「天下男子是我父,天下女子是我母」。這是其他法門所講的「不分別、不執著」。但是念佛法門就不是,念佛法門是「西方有極樂世界,其土有佛,號阿彌陀」。所以各位,應該可以瞭解到念佛法門跟其他法門不同的地方了吧?在理論上,念佛法門是跟其他法門不一樣的。所以不要看到其他法門講要「不分別、不執著、要看破放下、實相念佛、無相念佛」就認為很高級,反而認為單單這樣口稱念佛就很低級。如果把那這些用在我們的念佛,那就搞錯方向了。所以印光大師就說:「淨土,乃特別法門。其餘,乃通途法門。離則兩益,合則兩害」,把那些其他法門的道理來講念佛法門,那會害了念佛法門,甚至到最後都迷路了,因為不同法門就有不同的道理。所以,念佛法門從來都是「指方立相」,就是實實在在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到阿彌陀佛極樂世界。這才是念佛法門的特色。修那些「實相、無相離念、看破放下」,只會離阿彌陀佛越來越遠而已。

       不止不契理,也不契機,因為這是不符合我們眾生的根機,因為我們根本做不到那種「無相離念、看破放下」的境界的。是吧,各位?不是說學佛要「不分別、不執著」,連世間的東西也要「不分別、不執著」的。有些人說自己看破放下了,那我們試試看,現在就將自己銀行的錢全部布施出來,請問可以做得到嗎?不是布施一點,而是全部的錢都拿出來布施給社會,行不行?自己的房子給那些路邊的乞丐,甚至讓自己的仇人來住可不可以呢?像有名的特蕾莎修女。聽說她30歲的時候在學校學習,但是那個時候巴基斯坦和印度內戰,突然冒出來很多的難民,生活條件太糟,所以傳染病,像霍亂、麻風病特別嚴重,一傳就不受控制。那特蕾莎看到就發心離開自己溫暖舒適的學校,主動去幫助那些窮人和病人。沒有工錢就不用講了,她還有可能會得到傳染病;甚至為了幫助別人,自己去當乞丐乞討。各位,請問這樣的事情,我們能夠做得到嗎?離開自己舒適的生活環境,就算自己沒有能力,還要去乞討幫別人?有時候一般人為了自己的生活,連一點時間和金錢都拿不出來了,那還講什麼看破放下呢?更何況這個還不是佛菩薩真正的境界。因為佛菩薩甚至可以為了救一隻小鳥而割掉自己身上的肉;為了流通佛法,用自己的血來寫經書。所以要走這樣的修行,注定是要犧牲一切的,可能有家庭的準備要離婚出家了;有錢的準備要破產了;有命的準備要丟命的…等等的,講看破放下、不分別、不執著就是這樣。釋迦牟尼佛當初就是這樣修行成佛的。所以,不是說學佛的時候才不分別、不執著,但是平常生活就一大堆分別、執著。不是的這樣的,是始終如一的!那我們行嗎?一般人單單講出家就很難了,更不用說其它的了。上次我看到有些在家人講佛法的時候,講得天花亂墜,結果單單講起出家,他都不敢出,還講在家可以修行。其實走大修行的路,連出家人可能都做不到了,更何況捨不得世間的在家人呢?不懂的人,聽了這樣的話可能還會給你鼓掌哦;懂的人一聽一看就會覺得很好笑。

       好像一隻牛要飛一樣。各位,聽懂嗎?什麼叫一隻牛想要飛?牛可以飛嗎?牛哪裡可以飛呢?所以如果牛還要飛的話,叫什麼?叫不自量力了。道綽大師就說,我們這些末法時代的眾生說要靠自己修行成就,真的是不自量力的。有些人聽了可能會覺得不舒服、不服氣了。「師父,您說我做不到,我偏偏做給您看,我回去就離婚出家,我就將所有的錢布施出去,我就寫好遺囑做好要犧牲的準備,我做給您看!」其實如果有這種賭氣的念頭,基本上就是注定做不到的。因為看破放下、無相離念,首先就是要「無我」的。自己的「我執」這麼重,還在意面子,那怎麼能做到呢?而且還不如法,因為佛法要契理契機。就是除了符合佛法,也要看自己是不是那種根機。像剛才講的,自己如果是一隻牛,那就好好吃草、耕田就可以了。如果是一隻牛,還想要飛就不對了,因為不管牛怎麼努力始終都不能飛的。所以印光大師也說過:「若博地凡夫,妄擬效過量聖人所行之法,則必至著魔退道」,這個意思就是說,凡夫是不可以隨便模彷彿菩薩的境界的。雖然佛菩薩的行為發心都很好,但是如果身為一個凡夫隨便貿貿然模仿的話,不但會得不到利益,反而還會受傷。就好像一隻牛要學小鳥飛,從山上跳下來,不但飛不起,反而還會摔死。

       像古時候有一個故事:有一個人喜歡學人家走路。有一次他聽到人家說,另外一個城市的人走路很優美、很漂亮,結果就跑去那個城市跟人家學走路。但是很奇怪,他去了那個城市回來的時候,竟然是爬著回來的。大家就問:「你不是去學人家走路嗎?怎麼爬著回來呢?」他就說:「我的確是去學人家走路,人家確實很會走,也走得很漂亮,但是我學來學去就是學不會;可是沒想到,最後我竟然忘記了自己本來是怎麼走路的了。」他學人家,反而忘記了自己原本走路的方法,所以現在他只好爬著回來。這是古代有名的故事「邯鄲學步」,就是想學人家,但是自己又做不到,結果變成四不像。像我們現在有些人學佛,由於沒有契理契機,學一些不是自己根機的佛法,沒有看清楚自己是什麼根器、在什麼時代、在什麼因緣,結果聽到人家講要「看破放下、不分別、不執著」,就一股勁地去修,結果搞到最後身旁的人都很排斥,自己也受到傷害,「怎麼我學佛這麼虔誠了,還會這樣?」 甚至有人還會怪佛法不靈。其實都是因為不契機。佛法就是佛法,契理沒有錯,但是不契機,就是不符合我們的根機,好像剛才說的:明明自己是一隻牛結果還要學飛一樣,所以搞砸了。

       像之前有一位外來的佛友傳來一個訊息給我。他是沒有來過我們道場的,所以發訊息過來。他說,他聽到人家說,如果一個人可以三年不講話地念佛,三年一定能往生淨土。所以他聽了以後,馬上就辭職,用自己的儲蓄拿出來讓自己閉關;結果半年以後,錢花完了,就出來繼續找工作。工作的時候又擔心自己沒有閉關三年不能成就;所以就一邊工作、一邊擔心,很苦悶,心不在焉地工作。好不容易存到一筆錢了,結果聽到人家說,修什麼三昧很好,幾十天閉關一定搞定的,結果又再辭職閉關。我想,如果我是他的爸爸媽媽,一定會「氣死」(哈)。結果又過了幾個月,錢用完了又再出來工作。最後一次,他聽到人家說,3天不吃不喝念佛肯定成功,就又去模仿。3天真的不吃不喝,但是成就倒是沒有看到,反而是體重下降,精神散亂,最後連佛都念不下去了。

       所以印光大師說,凡夫亂模仿就是會這樣,這種叫不契機。像古人說的,畫老虎不成功反而畫得像一隻狗。佛菩薩是可以有這種境界的,像釋迦佛就捨棄一切救度眾生,但是人家是釋迦牟尼佛呢!釋迦牟尼佛是可以如如不動、大慈悲、看破放下、捨棄一切為了救度眾生的。釋迦佛走上這條路,就算他會被全世界的人罵都不要緊的;就算他的家族被滅掉,他還是會走下去。但是我們呢?身旁沒有人支援行不行?被自己的家人責罵又可不可以呢?更進一步說,錢花完了,心裡會不會亂?以現代的社會來說,沒有錢幾乎都亂套一大半了。

       所以有時候,我們會遇到一些人學佛以後就變得不大正常。他所講的話、想的東西,不要講是外人,連我們法師聽了都感覺他不大正常。這就是選到不契機的佛法。像我們看到有些人如果突然表現不大正常,我們往往會說:「你是不是今天吃錯藥了?」 是不是?是啊。有些學佛學得不大正常,就是因為吃錯藥,選錯佛法了。把那些佛菩薩的修行套在自己身上,都看不到自己只是凡夫。有些人明明遇到最簡單的念佛法門還這樣,為什麼?就因為把其他法門的道理混加進來了,所以本來很普通、很平凡的念佛也變得不大正常了,像「不吃不喝地念佛」、「閉關念佛」等等的。請問佛有這樣的規定嗎?佛有沒有說:「沒有這樣做就不能往生淨土?」都沒有啊。反而是說,五逆十惡最後幾聲佛號也能往生極樂。今天,如果一定要規定閉關不吃不喝才能成功,那現在全世界99%以上的人肯定都沒有資格念佛了。連出家人都有可能沒有那個因緣閉關呢,那更何況要工作的在家人呢?結果還規定一定要閉關,沒有閉關不能往生,或者很難往生,那這樣阿彌陀佛的大門就會變得很窄。這麼講並不是說閉關不好,只是說,不能講沒有閉關就不行,因為阿彌陀佛沒有這樣的規定。阿彌陀佛反而說上中下根器的人,只要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就行,十方眾生都可以得度。這樣不止是菩薩,而且普通人要上班工作的也可以,也是在阿彌陀佛光明攝取當中。

       所以古大德常說「敦倫盡分」;蕅益大師也有說「隨作務、隨念佛」。我們的師父解釋得更白話簡單,就是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好好念佛。不是不吃飯、不睡覺、亂加一大堆來念佛。而是生活過得去,在生活當中念佛,這樣就行了,而且還能殊勝成就,因為契理契機。符合阿彌陀佛的願力,也符合我們的根機。

       像蕅益大師說過這樣的故事。當時寺院裡面有一位叫實相法師的人。他是到了中年五十多歲才來出家的。不是小時候,也不是年輕的時候,而是中年,就不是太年輕就對了。那以前的出家人是很不容易的,要砍柴、要燒水、要煮飯、要種菜種種的,因為古時候沒有像現代城市這麼方便的。所以古代出家並不是什麼都不做,然後靜靜一個人靜修的;都是要在寺院學習、勞動、服務大眾的。那做事當中怎麼修行呢?如果其他法門就不容易了,因為其他法門通常都要讀經、誦經、拜懺種種的。但是念佛法門就不一樣。念佛法門就是一句「南無阿彌陀佛」,而且可以在生活當中念就行。當時實相法師就是念佛,他就是「隨作務、隨念佛」,在生活做事當中就念佛。所以能夠不妨礙做事的法門,其實就只有念佛法門了。就算有事情忙暫時不能念,但是做完事,走路、吃飯、整理自己生活的時候也都可以念啊。實相法師就是這樣。

       有一天,實相法師告訴身邊的朋友說:「阿彌陀佛明天就要來接我了,所以來跟您道別。」隔天,實相法師洗好澡,請人家幫他剃頭髮,結果頭髮還沒有剃完,就往生極樂世界了。這個厲害了,頭髮剃到一半,坐在椅子上就往生了。可以說是預知時至,身無病苦。再厲害的修行人,其實也只是會到這樣的程度而已,但是這件事居然出現在這位半路出家,而且只會念佛的人身上。他並沒有做什麼打坐禪修,因為他有做事;也沒有辦法深入經藏,可能也看不懂。就只是在做事當中念佛過每一天,但是,最後就這樣自在往生了。往往這樣的利益都會出現在這些簡單的念佛人身上。不要講這種出家人,連很多普普通通的家庭主婦,每天在家裡做家務的時候念佛,常常都會有這種情況。反而那些自作聰明、大道理講一大堆、不肯這樣簡單念佛的,往往都還比不上這些人。

       還有一位「冬瓜和尚」也是這樣,他有這個名就是因為喜歡吃冬瓜而來的。這位法師整天就是吃冬瓜,所以大家叫他「冬瓜和尚」。但是這位法師很奇怪,因為他常常會去菜市場閒逛,人家都不知道他在做什麼。

       有一天,冬瓜和尚就跟一位法師說:「下個月6號,阿彌陀佛要來接我到極樂世界了,你來送我一程好嗎?」 那位法師聽了也不大相信:「你這種整天逛菜市場買菜、喜歡吃冬瓜的人,阿彌陀佛會來接引?」 雖然不大相信,但是既然是同門師兄弟,大家又都住在一起,就先答應了,把時間下個月6號先記錄下來。到了那一天,法師就來找冬瓜和尚,冬瓜和尚看到他就問:「你怎麼過來了?」 那位法師聽了都要「氣死了」,說:「你不是說今天阿彌陀佛要來接你嗎?你叫我來送你的啊!你怎麼都忘了?」 冬瓜和尚就笑笑說:「哎呀,對對對,我都忘記了,我要先準備一下。」 說完就去洗澡準備。

       往生前,冬瓜和尚就說了一首偈語:「終日走街坊,心中念佛忙,世人都不識,別有一天堂。」這首偈語是講到:「我冬瓜和尚雖然常常逛街買菜,但是我其實一直都是有念南無阿彌陀佛的。別人都不知道我到底在做什麼,還以為我沒有修行,只會吃冬瓜。確實我不會修行,因為沒有像一般人那種修法,但是我是有在忙碌的生活當中念南無阿彌陀佛的。所以最後阿彌陀佛就來迎接我到最美好的極樂世界。」 說完,就念佛往生了。各位看看,我們這個念佛法門就是這麼好,我們可能都把時間給忘記了,但是阿彌陀佛是永遠不會忘的。只要阿彌陀佛不會忘記我們就行。

       這也是「隨作務、隨念佛」的模範例子。而且這兩位都只是平凡人,他們不像大祖師們那樣弘法利生,也不是苦修、不吃不喝那樣令人驚奇:一個是在寺院打掃做事,一個是出外買菜,他們就是在生活當中念佛而自然平凡成就的。這裡講的「自然」就是沒有什麼特別的造作。不是說要怎樣的「三天往生」,「三年往生」之類的,這個叫不自然。自然就是隨阿彌陀佛的願力:什麼時候阿彌陀佛說壽命到了就什麼時候走。這就是「自然」的。那講「平凡」,就是普普通通念佛見佛往生,並不是還要放光、天樂鳴空什麼的。這些都是不平凡。我們現在講的是平凡念佛見佛往生,沒有什麼特別的瑞相,就平平凡凡地往生。

       像之前我們有一位女眾法師也是這樣。這位法師在家的時候本來是在道場當義工的,過後就在道場出家了。法師往生的時候也才出家沒幾年,最後是因為生病往生的。那法師一直是有在念佛,對阿彌陀佛有依靠;一輩子最希望的就是念佛往生到阿彌陀佛極樂世界。那最後能往生淨土,其實正好滿了她的願。特別的是,之前生病的時候,她就是一直很辛苦,結果沒有想到,到最後的時候法師就跟我們說,她忽然感到非常舒服了,一直以來病苦的症狀,在最後要往生的時候反而消失了。

       法師在往生前一天就寫下遺囑。她的遺囑也很簡單,就幾行字。沒有什麼交代,就是希望一切簡單就好;甚至沒有交代說要怎麼樣助念,「叫幾個人來念佛啦」、「身後事怎麼做」等等的都沒有講。就寫說道,自己想要念佛,靜靜等待阿彌陀佛來接引而已。不像現代人可能還要寫出一大堆。有些學了佛,還要交代身後事要這樣弄、那樣弄,自己的家人也搞不懂他要弄什麼。但是這位法師就什麼都沒有,就幾行字「等阿彌陀佛來就行」,其他怎麼樣都好。

       在往生當天早上,法師從昏迷當中醒過來,就告訴身旁的人(當時身旁就只有一位法師陪著她)。法師就跟他說:「我要往生了。」 身旁這位法師就記錄下來她的最後這一段話。當時看到法師最後是非常安心的,而且是面帶微笑,還說現在的她感到非常的舒服,連續說了幾次。那這種是裝不出來的,因為有病苦的人怎麼能裝成沒有痛苦呢?我們去醫院就知道了;就算有人強硬要裝,但是臉部的表情也是裝不出的。由於之前生病的時候,法師有很多的不舒服:呼吸困難、胸口悶種種的,但是很奇怪,到最後反而都消失了,而且說是「很舒服了」。其實當時已經沒有任何治療了,但是就是這樣。這大概就是佛力加持了。本來人家請法師要多講幾句話,因為通常要往生的人不都是要多講話的嗎?但是法師說:「不說了、不說了。就念佛等阿彌陀佛來就好。」 四十分鐘以後就往生了。這種就是平凡自然往生。真正的念佛人其實就是這樣的。

       就不像現代有些人講要往生,還要用錄像機來錄,還要對攝影機講一大堆話。我看到的時候,都不知道他是要演講還是要往生。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人家助念不是念佛,反而是要講話的。所以現在人就是喜歡亂搞,單純念佛就不要。像剛才我們那位女眾法師,其實到最後她也沒有要求要助念的。只是師兄弟之間互相照顧,就留下來陪他而已。就一位法師拿著念佛機陪她念佛等阿彌陀佛來。本來想要她講多一點。結果法師說不要說了,念佛等佛來就好。一下子就安心自在往生了。身旁的法師就把這件事情記錄下來讓我們知道。如果比起一般外面看到的助念就不一樣。像我出家前,在外面參加過的助念活動,可以說都是興師動眾、大排場、穿海青、拿法器… 講好聽,叫隆重;講不好聽就是好像要打仗一樣,好像大災難要來了。還一直提醒:「你要正念啊,你要正念啊;沒有正念,地獄就來了!」 哇,這不知道是在嚇人,還是要安慰人。佛在《觀經》說:「種種安慰、為說妙法,教令念佛。」那剛才那種說法怎麼叫「安慰」呢?怎麼叫妙法呢?聽起來倒是比較像大事不妙;弄得太過分,搞到好像阿彌陀佛完全沒有力量一樣。

       是那種輕鬆念佛等阿彌陀佛來才對。像剛才幾個例子,包括最近我們看到身旁的這位法師,就是很簡單輕鬆的。現代剛好有念佛機,就開著念佛機聽佛號等阿彌陀佛來就好。當時這位法師還很輕鬆地微笑說:「很舒服,要去極樂世界了。」 旁邊的人也跟他說:「我們就念佛,慢慢等阿彌陀佛來就好。」 各位,看看,講「等阿彌陀佛來」這句話多好聽、多安慰,因為「等阿彌陀佛」就是代表阿彌陀佛一定會來,我們只是等待而已。不是那一種「正念啊、正念啊!」,這種講法、喊法會讓人家感覺阿彌陀佛不一定會來。如果我是躺在那裡的人聽到這句話也會很緊張,還不如旁邊的人微笑著說:「我們等著阿彌陀佛來就行。」

       各位,能夠在面對生死的關鍵時刻,表現得如此安心輕鬆的,有多少人呢?誰能做得到呢?什麼都可以作假,但在死亡這件事情上是做不了假的。也就是我們要對阿彌陀佛無條件的救度有安心、有依靠才有辦法得到這樣安心。就好像回家一樣,回家就是這樣的輕鬆自然的。除非他不知道阿彌陀佛是可以救他的,把極樂世界當做是外人的,那這種肯定就是很緊張,不會這麼安心輕鬆的。

       所以在念佛法門就是這樣簡單輕鬆地念佛靠佛力。不要以為這樣平凡簡單就不好。在阿彌陀佛的法門,反而是越簡單越好的。印光大師說「愈簡愈妙」。其他法門或許要越複雜越好,但是念佛法門是越簡單越好。我們可以看,往往到最後能夠走得好的,就是簡單平凡念佛的人。

       所以《阿彌陀經》才說:「有世界名曰極樂,有佛號阿彌陀。」念佛法門就是要這麼簡單,不用那麼複雜的,畢竟念佛法門是阿彌陀佛已經完成的誓願。《阿彌陀經》裡面講的「有」,就是告訴我們說,已經完成了;佛號的功德都已經完成了,極樂世界也已經圓滿成就。所以,我們只要念佛接受就可以了,不必再東搞西搞了。各位,接受東西是很難、很複雜嗎?哪裡會複雜?我們講接受禮物是最開心的,因為是無條件的,就是簡單輕鬆容易說聲謝謝就好。所以阿彌陀佛既然把現成的佛號、現成的極樂世界送給我們,那我們就念南無阿彌陀佛接受就可以了。

       至於說,我們現在還沒有往生淨土,那可以在平常生活當中為阿彌陀佛做事。雖然我們不能模仿彿菩薩那樣犧牲一切,但是在自己有多餘的能力為阿彌陀佛做事倒是可以的。像上次我說的:「出家、出錢、出力、出席。」看看自己能出什麼。道場舉辦的活動,不管是現場的,還是網絡的,大家可以參加出席;有多餘的能力,就出錢、出力。出錢是護持道場,維持道場可以讓更多人得度;那出力就是當義工,為法門做事,做阿彌陀佛手腳。再進一步就能出家,那就更好了。像剛才那位法師,就是在我們道場當義工一陣子以後就剃度了。我這樣講,大家又擔心了:「蛤?當義工要出家的?」 人都會這樣。講「出嫁」結婚不擔心,講「出家」就擔心,這個就是糊塗了!(哈)當然也沒有一定要出家啦。不能出家,當義工也很好,反正我們每天就是念佛、自信教人信給人介紹念佛就好;最後一起往生極樂世界,那就圓滿了。這一生雖然很平凡,但是到極樂世界就成佛了,這真的就是平凡當中的不平凡。可不要倒轉過來:這一生很不平凡,講話驚天動地,結果輪迴變成一隻豬那就慘了。各位,不往生淨土,下一世墮落三惡道的機率太大了,因為單單我們這輩子吃過的肉又有多少呢?難道不用還嗎?借錢都要還,更何況吃人家的肉?到了極樂世界才真的不用還了。因為我們之前傷害過的眾生,我們一到極樂世界,就可以因為阿彌陀佛佛力加持,讓他們也得度了。我們成佛,他們也到極樂世界成佛,一切都圓滿得度,這才是大圓滿。

總結

       這一堂課是講到做一個平凡的念佛人。這是從《阿彌陀經》看到的啟示,因為佛一開始就單純給我們介紹念佛;這也意味著,我們眾生就是單純念佛就行。不像其他法門的教理那麼玄妙、抓不到門路;也不會有不契機的問題,畢竟念佛法門就是「指方立相」,單單純純念南無阿彌陀佛,知道要去極樂世界而已。而且念佛還是三根普度的,所以所有的眾生都適合。這樣單純念佛,看起來是平凡,但是結果是不平凡的,畢竟會到最美好的淨土,成就無上正等正覺。所以古人有句話說「大道至簡」,最無上的道理,往往就是最平凡、最簡單的。這句話用在念佛法門大概是最適合的了。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

護 持 捐 款

● 郵局劃撥
戶 名:社團法人中華淨土宗協會
帳 號:50230511

● 銀行匯款
一、一般及ATM:
銀行名稱:台北富邦銀行莊敬分行
銀行代號:012
戶 名:社團法人中華淨土宗協會
帳 號:00461102022480
註:匯款/轉帳成功後,敬請來電告知捐
款人資料,以便開立收據。
電話:02-87881955

二、國外匯款:
Bank Name:
TAIPEI FUBON COMMERCIAL BANK CO.,LTD.
JUANGJING BRANCH
Bank Address:
NO.286, JUANGJING ROAD, TAIPEI CITY,
TAIWAN, R.O.C.
Tel:002-886-2-2722-6206
Fax:002-886-2-2720-6967
Swift Code:TPBKTWTP
Account(A/C):00461102022480
Name:Chinese Pure Land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