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俗講演

  1. 剃度開示(2018年7月31日)
  2. 淨土宗──往生淨土成佛宗
  3. 受戒與持戒
  4. 趨向淨土的關鍵密碼
  5. 剃度開示
  6. 二種成佛法
  7. 橫超的淨土法門
  8. 往生與預知時至
  9. 剃度及皈依開示(2017年9月19日)
  10. 往生極樂的條件(下.問答)
  11. 剃度開示(2017年8月18日)
  12. 往生極樂的條件(中)
  13. 往生極樂的條件(上)
  14. 深信因果,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念佛成佛
  15. 四十八願分類歸結
  16. 彌陀願心的根源
  17. 淨土宗的結論──宗旨四句偈
  18. 大慈悲五要點
  19. 慈心法門
  20. 念佛不妄語
  21. 真正的佛法是建立在脫離輪迴之上
  22. 淨土宗的根源
  23. 真正的孝行──託父母於阿彌陀佛
  24. 為何吃素?
  25. 略談佛教的意義與淨土宗之殊勝
  26. 「自省己過,善覆他罪,樂修慈心」
  27. 愛與佛命
  28. 不請之友
  29. 歲末聚餐對僧眾的談話
  30. 學佛的目的
  31. 說愛(二)
  32. 說愛(一)
  33. 念佛名號 學佛愛心
  34. 心平氣和 無住生心
  35. 念佛超度 三塗眾生
  36. 澳門淨土宗學會 讚頌辭
  37. 「以誠感人」的意涵
  38. 第一屆淨土宗志工研習會勉言
  39. 慧淨法師除夕團拜電話致辭
  40. 在心、在緣、在決定
  41. 佛教點燈的意義
  42. 念佛的方法與要領
  43. 念佛成佛的原理
  44. 佛在何處?
  45. 志工服務精神的內涵
  46. 淨土行人應具備的根本知見
  47. 慈悲的救度
  48. 念佛生蓮
  49. 三塗眾生 念佛往生
  50. 信受彌陀救度
  51. 為新戒比丘開示
  52. 歸依勸囑
  53. 念佛的音調與心態
  54. 本願稱名 凡夫入報
  55. 「澳門彌陀共修會落成法語」略講
  56. 厭穢欣淨 切願往生
  57. 初機念佛群疑問答
  58. 簡介淨土宗專純念佛的道風及心態
  59. 淨土法門 理事互含
  60. 初學淨土法門應有的認識
  61. 念佛人的「本尊」
  62. 一天的生活,從念佛開始
  63. 念佛即圓滿悲智功德
  64. 〈人有實德,天有奇報〉一文的啟發
  65. 明信因果,念佛求生
  66. 如何真正圓滿人生的目的
  67. 萬行不憑憑念佛(二)
  68. 萬行不憑憑念佛(一)
  69. 信佛救度念佛名 命終直入涅槃城
  70. 彌陀名號 不可思議
  71. 守愚念佛 彌陀住頂
  72. 阿彌陀佛的救度
  73. 一切眾生 皆有佛性
  74. 念佛方能消宿業
  75. 念佛成佛 即是佛教
  76. 阿彌陀佛 是何等佛
  77. 以佛為念 以淨為歸
  78. 念佛眾生 攝取不捨
  79. 乘本願船 登涅槃岸
  80. 淨土法門 萬法歸宗
  81. 世間虛假 唯佛獨真
  82. 一心念佛 無疑無雜

法義開示

  1. 《觀無量壽經》概說(一)
  2.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十七)
  3.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十六)
  4.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十五)
  5.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十四)
  6.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十三)
  7.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十二)
  8.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十一)
  9.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十)
  10.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九)
  11.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八)
  12.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七)
  13.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六)
  14.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五)
  15.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四)
  16.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三)
  17.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二)
  18.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一)
  19. 「三誓偈」略解
  20. 念佛的利益
  21. 剃度典禮開示
  22. 「彌陀三約定」
  23. 為新戒弟子開示
  24. 淨土宗「四不」
  25. 《無量壽經》大意(九)
  26. 《無量壽經》大意(八)
  27. 《無量壽經》大意(七)
  28. 《無量壽經》大意(六)
  29. 《無量壽經》大意(五)
  30. 《無量壽經》大意(四)
  31. 《無量壽經》大意(三)
  32. 《無量壽經》大意(二)
  33. 《無量壽經》大意(一)
  34. 《無量壽經》概說(續)
  35. 《無量壽經》概說
  36. 淨土宗特色略說
  37. 淨土宗宗旨略說
  38. 略說淨土宗教判
  39. 佛化婚禮開示
  40. 自信教人信 擔當向前行
  41. 成佛何時、極樂何處、往生何位?
  42. 出家的價值與意義
  43. 略說彌陀名號之義
  44. 為什麼淨土法門是易行道?
  45. 淨土宗是彌陀慈悲救度的法門
  46. 娑婆眾生 無不是業
  47. 龍樹菩薩往生安樂國
  48. 華光出佛
  49. 彌陀光明 最尊第一
  50. 法是道場的靈魂
  51. 不問罪福 念佛皆生
  52. 彌陀誕辰念彌陀 (二)
  53. 彌陀誕辰念彌陀(一)
  54. 「名號的功德」與「念佛的利益」
  55. 「《大經》三要文」的重要性
  56. 極樂安身實是精
  57. 大悲傳普化 真成報佛恩
  58. 相勸行念佛 悉名行大悲
  59. 《地藏經》「念佛度亡」之文略講
  60. 口稱成因由法德
  61. 念佛與佛,機法一體
  62. 淨土法門的大根大本
  63. 何謂「一心不亂」?
  64. 略談念佛方式與莊嚴道場
  65. 極樂無為涅槃界
  66. 如何真正紀念「彌陀聖誕」
  67. 弘願寺「護法聯誼會」開示
  68. 為迴龍寺常住僧眾開示
  69. 淨宗宗旨與敦倫盡分
  70.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略講
  71. 兼具勝易特色的純正淨土宗(問答)
  72. 兼具勝易特色的純正淨土宗(開示)
  73. 淨土宗的幾個名詞略釋
  74. 成佛如林的法門
  75. 善導大師-《觀經疏》大願業力與《大經》三誓偈
  76. 善導大師-略說善導大師「讚佛偈」之深廣內涵
  77. 善導大師-本願稱名 凡夫入報(五)
  78. 善導大師-本願稱名 凡夫入報(四)
  79. 善導大師-本願稱名 凡夫入報(三)
  80. 善導大師-本願稱名 凡夫入報(二)
  81. 善導大師-本願稱名 凡夫入報(一)
  82.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緣佛願力速成佛(四)
  83.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緣佛願力速成佛(三)
  84.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緣佛願力速成佛(二)
  85.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緣佛願力速成佛(一)
  86.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不虛作住持功德(四)
  87.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不虛作住持功德(三)
  88.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不虛作住持功德(二)
  89.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不虛作住持功德(一)
  90. 《易行品》概說
  91. 龍樹菩薩《易行品》- 稱名、易行疾至、不退轉(二)
  92. 龍樹菩薩《易行品》- 稱名、易行疾至、不退轉(一)
  93. 龍樹菩薩《易行品》-易行品本願釋略解(三)
  94. 龍樹菩薩《易行品》-易行品本願釋略解(二)
  95. 龍樹菩薩《易行品》-易行品本願釋略解(一)

宗風

  1. 宗風學習(七)
  2. 宗風學習(六)
  3. 宗風學習一~五

臨終開示

  1. 臨終的殷切勸導叮囑
  2. 娑婆旅程盡,辭別歸蓮鄉
  3. 信順彌陀救度

訪問篇

  1. 輔仁大學宗教系所師生參訪慧淨法師記

問答

  1. 如何從自覺愚惡契入彌陀的救度
  2. 於福州答蓮友問
  3. 於弘願寺答僧眾問

第十八願善導釋

  1. 第十八願善導釋(二十)
  2. 第十八願善導釋(十九)
  3. 第十八願善導釋(十八)
  4. 第十八願善導釋(十七)
  5. 第十八願善導釋(十六)
  6. 第十八願善導釋(十五)
  7. 第十八願善導釋(十四)
  8. 第十八願善導釋(十三)
  9. 第十八願善導釋(十二)
  10. 第十八願善導釋(十一)
  11. 第十八願善導釋(十)
  12. 第十八願善導釋(九)
  13. 第十八願善導釋(八)
  14. 第十八願善導釋(七)
  15. 第十八願善導釋(六)
  16. 第十八願善導釋(五)
  17. 第十八願善導釋(四)
  18. 第十八願善導釋(三)
  19. 第十八願善導釋(二)
  20. 第十八願善導釋(一)

淨土法門的核心

  1. 淨土法門的核心(十)
  2. 淨土法門的核心(九)
  3. 淨土法門的核心(八)
  4. 淨土法門的核心(七)
  5. 淨土法門的核心(六)
  6. 淨土法門的核心(五)
  7. 淨土法門的核心(四)
  8. 淨土法門的核心(三)
  9. 淨土法門的核心(二)
  10. 淨土法門的核心(一)
淨土宗
慧淨法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慧淨法師 > 法談開示
top

法談開示

受戒與持戒

──2017年11月15日講於台北淨宗寺為僧眾開示

  各位法師:南無阿彌陀佛(三稱)

  過幾天要帶幾位比較年輕,目前有帶領共修會的師父到廈門。今天,就預先向沒有同行的常住眾告假。

  再來,剛好有新戒弟子要去受戒,也利用這個機會跟新戒弟子講幾句話。分為幾段:

 

第一,「安忍順受」。

  安忍,以梵語來講就是「忍」,譯成中國話就是六度中的「忍辱波羅蜜」。安忍就是安住,不動心,也就是說,不論何時、何地、何緣,都要持心不動,不著於相,也不起於念。

  為什麼要「安忍順受」?因為戒期當中,如果用凡夫的觀念來看似乎會有一些不合理的對待,這時候要怎麼辦?要「安忍順受」。其實,戒場這樣的對待是有含意的,主要是利用戒期當中磨練新戒的身心。

  我四十年前受戒時,得戒和尚開示中提到,戒子報到時,引禮師父拿著藤條就問:「你來受戒,是你發心?還是師父的命令?」戒子回答:「是奉師父之命前來受戒的。」話一落地,引禮師父藤條立刻就打上身了,說:「沒有你師父命令,你就不來受戒?」當然不是師父命令,也是自己的意願,巴不得趕快成為正式的出家人。但是藤條就馬上「啪!啪!」就打上來了。

  後面一個看在眼裡,換到他了,戒師問:「你是自動發心來受戒,還是師父命令?」他就恭謹地回答:「是自己自動發了懇切之心前來受戒。」藤條就馬上「啪!啪!」又打下去了。戒師說:「怎麼自做主張,沒有師父的命令就前來受戒。」

  再輪下一位,這個比較聰明,戒師還沒問,他就說:「是我發心前來受戒,也是師父的命令前來受戒。」「你太狡猾了」,藤條馬上「啪!啪!」又打下去了。

  再輪下一位,他只合掌說:「師父,請您打吧!」

  這個有理嗎?沒有道理,這叫「無理的教訓」。因為要受戒了,最怕缺乏福德,有障礙,所以不管有理無理,利用這段期間來打戒子,主要是消戒子們的業障,好順利登壇受戒。同時,也是磨練戒子的安忍之心,就像《金剛經》所講,佛陀宿昔受歌利王割截身體,他都不動心。聖道門的修行是靠自力,最基本的修持就是戒,之後還有定與慧,沒有戒一切免談,這就要先降伏自己的傲慢心,也訓練自己安忍的心。

  修行人如果遭到屈辱,他會安忍順受,不起情緒或者對立、對抗,他知道凡事都有因緣果報,能這樣順受不計較,就能消業障;假設沒有那個業,是平白受冤,而我們安忍順受,也會為自己帶來福報。所以,有一句話說,受了無理的對待,那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宗風說「凡事肯吃虧,不計較」,吃虧不是吃虧,是帶來大便宜,在《觸光柔軟》我也談到:「人虧天補」,人虧待你,天會補足你。

  再來,戒場受戒的人,都來自十方八面,所以每天除了有戒師的訓斥,也會面對各種觀念、各種性情的人,甚至有時候會有起衝突,這個也要「安忍順受」。

  有句話說:「跪沙彌,打比丘,燒菩薩頭」。在戒期當中,往往戒師開示的時候,戒子都用跪的,古代不像現在,大殿往往都有地毯,平坦柔軟;以前受戒時,大殿容納不下就排到外面,都是跪在小石頭上,這叫「跪沙彌」。要受比丘戒的時候,就被打來打去;戒期圓滿時,也要燒戒疤。

  時代不一樣了,以前有燒戒疤,或燃香供佛,乃至捨身,在《善導大師略傳》裡面就有談到很多這類的真實事蹟。在古代這不是自殺,是為法獻身,反而是倍受讚歎的。不過由於現在時代不一樣了,如果現在還這樣的話,會被指責違背人權,不民主。所以大陸的戒場沒有燒戒疤,台灣有的戒場有燒,有的戒場沒有燒。

 

第二,「接受背誦」。

  在戒期當中,主要是演練、聽課、背誦《毘尼日用切要》,乃至背誦一般的早晚課。雖然淨土法門與聖道法門的修學不同,但在戒期當中還是接受背誦。曾經有我們法門的出家眾在戒期中不接受背誦,這樣是不可以的,該背誦的就要背誦,該熟記的就要熟記。雖然受完戒,回到常住,戒場所背誦的大部分沒有用到,但這個過程是一種歷練、一種見識,也是另一種學問。

  《毘尼日用切要》的內容,我們現在生活中也會用到,而且那些文詞也都很優美。像早晨睡醒就要念:

睡眠始寤,當願眾生,一切智覺,周顧十方。

  下床了就念:

從朝寅旦直至暮,一切眾生自迴護,若於足下喪其形,願汝即時生淨土。

  念這些偈語可以引發我們的菩提心,一般最後都有持三遍咒語,我們就改為念佛。

  上淨房也有偈語:

大小便時,當願眾生,棄貪瞋癡,蠲除罪法。

  洗手偈語:

以水盥掌,當願眾生,得清淨手,受持佛法。

  刷牙偈語:

漱口連心淨,吻水百花香,三業恆清淨,同佛往西方。

  洗臉偈語:

以水洗面,當願眾生,得淨法門,永無垢染。

  淨身偈語:

洗浴身體,當願眾生,身心無垢,內外光潔。

  不過,要到了極樂世界,才會真正的內外光潔。

  出家人剃頭也有偈語:

剃除鬚髮,當願眾生,遠離煩惱,究竟寂滅。

  遠離煩惱,究竟寂滅,是所有修行者的盼望。

  這些偈語都非常好,年紀大、記憶力差的不勉強背,因為佛號涵蓋一切。不過,這次幾位新戒的年紀都不是很大,所以要儘量背。

 

第三,「認真學習」。

  在戒場要認真學習演練,準備三壇的正受,這期間能學到一些佛門行儀,不要有敷衍的心態。也就是說,無論何時都要以莊重之心來面對外界的種種。

  再來,戒期當中上課的時間很多,主要是講戒律,《沙彌律儀要略》、佛門行儀或解釋《毘尼日用切要》,最多的就是解釋比丘、比丘尼戒以及菩薩戒。上課時,大家要專心聽講。

 

第四,「和睦相處」。

  剛才有講,戒子是來自四面八方,大家性格都不同,假若有人對我們態度不好,不管是語言上或行為上的,都要以和為貴,以忍為高,不要與對方有所衝突。

  我是民國66年(1977)在佛光山受戒,當時戒期是一個月。受戒期間,氣氛很安詳,雖然很嚴謹,但卻不枯燥,也不累,一個月很快就過去了。為什麼說嚴謹呢?那時候,戒師幾乎都沒有離開我們,晚上睡覺也跟我們同一間寮房,可說戒師是和我們是同出、同入、同臥、同起的。

  佛光山非常注重威儀,所謂坐有坐相,站有站相,行如風,臥如弓。只是,隨著時代的遷移,其他的戒場已沒有以前的嚴謹有規矩。甚而聽說有人在戒場打架鬧事。其實,這都已經失去一個受戒應有的發心,以及出家人應有的行儀,如果這樣,出了戒場,他能扮好一個出家人嗎?所以,古人說:「佛教的衰敗有三濫:濫剃度、濫受戒,濫掛海單。」也就是說,不經過考核了解就剃度,不經過考核了解就接受受戒,只要有戒牒到處都可掛海單,到處有吃的有住的。

  再來,在戒期當中,面對的都是出家人,有的人比較熱心,一碰到人就巴不得想把我們的法門推展出去,最好不要這樣,要「不顯宗門」。因為淨土法門是難信之法,也是難講之法。對方根機未到就講這個法門,很容易讓人誤解,乃至誹謗。

  當然,在戒期中或者也能結交到同參道友,但是要觀察的,經過一段期間,曉得對方是這個根機,就穩穩地講,一步步有順序地講,這是可以的,而且也多了一個同參道友。若非如此,不要輕易講。

 

第五點:「契戒精神」。

  為什麼要特別說契合戒律的精神呢?因為受戒、瞭解戒條以後就會有疑惑──咦?比丘戒二百五十條,比丘尼戒三百四十八條,大多數在現時代是不會發生,也行不通。同時,檢討自己,也有很多是不容易做到的,那要怎麼辦呢?就要體會戒的精神。

  這些戒律除了根本大戒以外,大多是二千五百年前,佛陀依那個地方的民俗風情,以及當時出家眾在某種因緣下犯的過失,佛陀隨犯隨戒,並不是一開始就定二百五十條,而是有因緣性而制定的。

  其實,萬法都是因緣而產生,假設沒有那個因緣,也就不存在這種現象。所以,不管是二百五十條,或三百四十八條,每一條都有制戒的因緣,因此要體會佛陀制戒的精神。

  戒有根本戒,有枝末戒,佛陀是要保護修行人,所以制定戒。修行的通則是戒、定、慧,要有定的心,才能顯發佛性的智慧,那首先必須守好戒。戒就像防腐劑,不讓外來的污染使得東西腐爛;假若污染腐爛了,就必須懺悔。所以,戒裡面有開、遮、持、犯,同時也談到羯磨、布薩。

  佛陀是為了愛護我們,規範我們的身心,同時也規範我們的生活飲食起居,所以這些戒條當中涵蓋有根本的性戒,也涵蓋著日常的行持、飲食。就根本戒來講,不管有沒有受戒,都必須要守的,也就是「淫、殺、盜、妄」,所以在受了戒法之後,要體會戒的精神,根本戒不要犯,其他的能守要儘量守。

  因為戒律是二千五百年前在印度所制定的,而佛法不只印度人修學而已,佛法是讓所有的眾生──不管哪個民族、哪個國家,都能夠適用的。可是代代相傳的出家人,離開那個地方,離開那個時代,還適用嗎?還能守嗎?

  其實,佛陀也有考慮到這一點,因而在入涅槃時就跟阿難尊者說:「從今以後,出家眾對雜碎戒可以捨。」雜碎戒就是小小戒,佛陀涅槃當年,僧眾結夏安居之時,迦葉尊者召集了五百羅漢,結集經、律、論三藏,進行佛教史上第一次經典結集。在結集律藏之前,阿難尊者就報告他親自聽佛陀講:「雜碎戒可以捨。」大迦葉就問:「你有沒有進一步問佛陀什麼是雜碎戒?」阿難尊者感於佛陀即將入涅槃,心中感傷,所以忘記問了。結果,在場的阿羅漢,有的說:「除了波羅夷之外的,所有的都是雜碎戒。」有的就說:「除了波羅夷、僧伽婆尸沙,此外的都是雜碎戒。」有的又說:「除了波羅夷、僧伽婆尸沙、二不定法,此外的都是雜碎戒。」那有的又說:「除了波羅夷、僧伽婆尸沙、二不定法,還有尼薩耆波逸提,此外的都是雜碎戒。」由於各說紛紜。因此大迦葉就宣判:「諸大德!大家所說不一如何行持?這樣好了,凡是佛陀沒有制定的,不用增加;已經制定的,不用減少。」

  過了二千多年,台灣還是依當時的比丘戒二百五十條,比丘尼戒三百四十八條。到這個時代,可以說大部分都不適合了。所以,要瞭解戒的精神。

  印光大師也說,在這個末法時代要效仿正法、模仿聖人,是不可以的。那怎麼辦呢?──「粗持重戒,兼做世善做為助行。」。這個時代,眾生根機羸劣,我們做不了那一些,也模仿不了聖者,所以就「粗持重戒」。因為,佛陀那個時候訂戒律,規範佛陀座前的弟子,那些弟子都是親隨佛陀學習的,因此那時候持戒就顯得容易,到了這個時候就不容易了。

  什麼叫「粗持重戒」呢?比丘戒律分為八聚,比丘尼七聚。「聚」就是類,第一聚就是「波羅夷」,比丘波羅夷四條,比丘尼波羅夷八條;「淫、殺、盜、妄」,這是重戒,犯者不可懺悔,必須離開僧團。再來是「僧伽婆尸沙」,也就是僧殘 ,比丘十三條,比丘尼十七條;佛陀對比丘尼制定的戒律比較多,可見佛陀對女眾比較愛護,所以比較防範。

  還有「隨方毘尼」。僧團一定要有制度,這樣團體才有依循,所謂「不以規矩,不成方圓」。可是,到了中國,經過了一二千年,已經不能完全依照那個規矩,因此古代有「馬祖建叢林,百丈立清規」,另外建叢林、立清規。如果以戒律來講,這都是犯了戒律,可是如果不這樣,出家人怎樣辦呢?因此只好隨宜制訂,這個叫「隨方毘尼」。

佛陀也曾說過:「我制定的戒,在當地不合的話,可以不用守;我沒有制定的,在當地必須要的,也應該要遵守。」就是隨著那個地方的國俗民情、生活上的需要,而另制生活的規條,這就是「隨方毘尼」。

  當然這有一個矛盾,比如大迦葉說「已制的不減,未制的不增」,可是現在是既減少又增加了。這是沒辦法的,如果不這樣,僧眾就不能生存;沒有僧眾,三寶就消滅了,三寶消滅,宇宙黯黯誰啟以光明?眾生如何得度?所以,為了維持佛法,也不得不這樣。所以說,我們要瞭解戒條的精神而活用它。

  佛陀也規定比丘、比丘尼要半月半月誦戒。就我所了解,某某山的道場遍布全球,出家眾也不少,他們並沒有半月半月誦戒;三十五年前我曾參學台灣一些道場,有的有誦戒,有的沒有誦戒。那誦戒的形式是怎麼樣的呢?誦戒的人在台上,其他人就看著戒本,在台下聽,誦完比丘戒再誦菩薩戒;比丘尼誦戒也大致是這個形式,誦比丘尼戒大概四十分鐘,菩薩戒三十分鐘,戒誦完了就結束了。有的道場是平常不誦戒,結夏安居才誦戒。

  即使有這樣的誦戒儀式,但這樣如法嗎?其實是不如法,為什麼?因為每當戒條誦完了,就會問大眾清淨嗎?三問三答,犯者當下發露,有犯沒有發露就犯故妄語戒,大家都沒有發露,表示大家清淨,因為默然故。但事實上,都清淨嗎?並沒有,可以說,幾乎誦了戒又犯了戒;但是,又不得不然,因為佛陀規定半月半月誦戒。至少誦了戒,不管戒條合不合乎,是否做得到,這樣的誦戒,可說是再一遍的複習與警愓。

  但這有一個問題,為什麼大家都默然呢?是要故犯妄語戒嗎?不是的。因為一旦有人發露了,另一個問題來了,這要有經過幾年學律,深入研究律藏,曉得開、遮、持、犯,曉得在種種境緣之下是開還是遮,所犯的是淺還是深的律師來布薩羯磨,所犯嚴重的話,要有二十位清淨比丘,二十位清淨比丘尼,少的則要四個人,或三個人或一個人。以現代來說,其實是很容易犯的,就要常常懺悔,又常常犯,懺了又犯,犯了又懺。而最大的問題是去哪裡找二十位清淨的比丘、清淨的比丘尼?所以,在這個時代即使有誦戒,只是儀式照著做一遍,根本無法如實。當然,就像前面所講的,如果當作複習警愓,也是可以的。

  那淨土宗的道場要不要誦戒?有關這方面,在《淨土宗的戒律觀》,以及我在西安悟真寺對大陸新戒比丘的講話,都可以參考。

  對我們來講,戒不是我們所依靠的,戒是聖道門自力難行道。因為所依賴的是自己的力量,所以一定要儘量要求自己把戒做好,但如實來說,有些人人格也扭曲了,怎麼說呢?我們會出生在娑婆世界,就是濁惡之人,有見濁、煩惱濁,否則就不會投胎在娑婆世界,所以娑婆世界的眾生本質就是濁惡、煩惱所成的。就好像一顆黑炭,即使我們再用怎樣多的清水或高級的清潔劑來清洗,這塊黑炭能變白嗎?或者把它割成碎片,或磨成粉,它會白嗎?這個意思是說,在這個時代,戒是不可能圓滿清淨的。可是為了顯示自己是持戒的人,有的不知不覺就詐現威儀,扭曲人格。這樣講不是否定持戒道場及持戒的人,持戒的人是可敬的,只是,直白、如實的講,有些人確實是如此。

  也就是說,末法時代「億億人修行,罕一得道」,如果這個時代還依著正法時代聖道門的步驟,這不是佛陀本懷。我們應該要瞭解自己的根機,回歸淨土門,使人人都能脫輪迴,得解脫。

  所以,戒律不是我們所依靠的,阿彌陀佛才是我們所依靠的,這就是「自覺非器」──覺悟到自己不是戒定慧的根機,就像曇鸞大師所說:

人天諸善,人天果報,若因若果,皆是顛倒,皆是虛偽,
是故名不實功德。

  他又說:

我從無始循三界,為虛妄輪所迴轉。
一念一時所造業,足繫六道滯三塗

  北魏皇帝稱曇鸞大師為「神鸞」,南朝武帝對他朝拜稱他為「肉身菩薩」,這樣的人,還認為自己一念一時所造的業都足以綁在六道,而且是關在三惡道的牢房裡面。凡事深刻檢討,往往更能看清自己,好像往地下挖了一尺才曉得還有一丈,挖了一丈才曉得還有百丈,挖了百丈才曉得還有千丈、萬丈。如果沒有深刻地自我檢討,就會不自覺地認為自己是持戒的人,是有修行的人,而認為別人對這些不重視,也沒有持過午不食戒,也不誦戒,也不懺摩,是弁髦戒法,是犯戒之人。

  道綽大師也講:

若據大乘,真如實相第一義空,曾未措心;
若論小乘,修入見諦、修道,乃至那含、羅漢,斷五下,除五上,無問道俗,未有其分;
縱有人天果報,皆為五戒十善能招此報,然持得者甚稀;
若論起惡造罪,何異暴風駃雨。

  這一看讓人震撼,而且令人汗流背浹,為什麼?「大乘真如實相第一義空,曾未措心」,大乘的境界這麼高,凡夫曾未措心,我們還可以理解;可是「見諦、修道,乃至那含、羅漢,斷五下,除五上,無問道俗,未有其分」,隋唐時代,高僧林立,道綽大師說不管出家或在家的都沒有分,以這樣來反觀我們現在的出家眾,更不用講了。「縱有人天果報,皆為五戒十善,能招此報,然持得者甚稀」,在那個時代,不但初果阿羅漢沒有,連五戒十善能持得圓滿的也很少。可是一講到「起惡造罪」,就像暴風駃雨。也就是說,行善一點力量都沒有,做惡卻爭先恐後。這就是道綽大師那個時代,以及他本人深刻的反省。

  到了善導大師,更直截地說:

一者決定深信:自身現是罪惡生死凡夫,曠劫以來常沒常流轉,無有出離之緣。

  曠劫以來沒有出離之緣,現在也沒有出離之緣,未來總可期盼吧?很悲慘,未來也沒有出離之緣,而且是個「常沒凡夫」,那不是很可怖畏嗎?不過,幸好有阿彌陀佛四十八願攝受眾生,阿彌陀佛無疑無慮,我們也無疑無慮乘彼願力,定得往生。

  《觀經》內容開始是講十三定觀、三福九品,最後引導入念佛,為了引導眾生歸入機的深信,因此善導大師解釋「至誠心」時就舉出「至誠心」就是「真實心」。什麼是真實心?──「不得外現賢善精進之相,內懷虛假。」

  論眾生,誰不內懷虛假?而佛一時一念都是真實的,以至誠心這面鏡子照出我們眾生的不真實,所以,這面鏡子對我們來講等於是照妖鏡,以「至誠心」做鋪排,讓我們進入「深心」中機法二種深信的「機深信」。

  「迴向發願心」也是一樣,必須要「無始以來所有善根迴向,如同諸佛菩薩的迴向」。問題來了,我們有什麼善根能如同諸佛菩薩的迴向,幾乎沒有;既然沒有,就領受諸佛菩薩的吧!所以這個迴向發願心,引導我們進入「深心」中機法二種深信的「法深信」。

  所以,善導大師很巧妙地將釋迦牟尼佛所講的三心──至誠心、深心、發願迴向心,先各從自力他力來解釋,再引導眾生進入他力。最後用「二河白道喻」來顯示一個念佛人的心態與行持,及阿彌陀佛的安慰與保證。

  一個念佛的人,他是什麼心態?什麼本質呢?就是「二河」──火河與水河。

  火河跟水河其深無底,其廣無邊,表示我們的貪瞋癡煩惱無量無邊,充滿整個宇宙;可是我們的善心和念佛才小小的四五吋而已,即使努力在念佛當中,貪欲之水,還是常常淹到腳底,瞋心之火,還是常常燒到腳底,即使念佛還是這樣。幸好,阿彌陀佛安慰與保證地說:「汝一心正念直來,我能護汝!眾不畏墮於水火之難。」所以面對水火無邊的我們,幸好有白道──阿彌陀佛五劫思維,兆載永劫苦行所成就的這一句名號,就是白道。善導大師所說,專稱彌陀佛名,就是行走在白道之上。

  蕅益大師早期是弘揚戒律的,對於佛教各宗各派的教理也很深入,《彌陀要解》就是以天台為主軸,揉合各宗教理在裡面。佛教中有一種說法,說當時、當地如果有四位清淨的比丘僧,就可以住持佛法。蕅益大師一直在尋找其他三位持戒清淨圓滿的比丘僧,為什麼他不找四位而找三位呢?因為他當時認為自己是清淨比丘僧,可是當他連三位都找不到時,才發現連自己持戒也不清淨。蕅益大師深入律藏三遍,才曉得自己不是一個比丘,所以就退掉比丘的身分,做一個沙彌;最後連沙彌的身分乃至五戒的身分也不敢當,而自認是個但三歸的出家人。

  近代被稱為戒律祖師爺的弘一大師,他瞭解四分比丘律時認知自己不是比丘,也退守沙彌,甚至自認五戒也不圓滿。

  這些持戒大德都已經這樣了,何況是我們呢?

  法然上人就說自己「非三學之器」,也就是說,他自認自己不是修學戒定慧的根機,是一個十惡的法然,是一個破戒的法然,所以也不敢以守戒自居。因為這樣深刻痛徹的自覺,所以很容易歸入淨土法門。

  因此,對我們來講,我們就是粗持重戒,一心念佛。

  在比丘、比丘尼戒前還有十條沙彌、沙彌尼戒,這十條也不容易守。譬如「過午不食戒」,大家很少有過午不食的;對我們來講,也不強調過午不食,尤其身體不好或老邁瘦弱的人,不要勉強過午不食。又如「不持金銀錢」,也沒辦法做得到;還有托缽乞食也不可能。所以,就是剛剛講的,儘量理解「戒」的精神,去實踐「戒」的精神。

  淨土法門是學彌陀的法門,彌陀是什麼法門呢?彌陀是一位慈悲的佛,是無條件救度的佛。《觀經》就說:

佛心者,大慈悲是,以無緣慈,攝諸眾生。

  所以,淨土法門是阿彌陀佛救度的法門。

  一個學習淨土法門的人,薰染到阿彌陀佛的無緣大慈,同體大悲;學彌陀的大悲,自然就被大悲薰染,就會像《圓通章》所講的:

若眾生心,憶佛念佛,現前當來,必定見佛,去佛不遠。
不假方便,自得心開。
如染香人,身有香氣,此則名曰:香光莊嚴。

  學佛的大悲心就是染香,我們沒有香,但有香氣,就有香光莊嚴,就有彌陀慈悲的香、智慧的光來莊嚴我們,使我們散發出彌陀的慈悲與智慧。雖然,我們沒有特別強調戒律,但是一個出家眾、修行人、學佛人,難道不會去惡行善?難道會故意毀壞戒律嗎?不會的。他是體會到自己的根機,也體會到戒的精神,因此是依照戒的精神。只是這個不好說明,因而有人就誤解淨土宗只念佛,沒有誦戒,也不持戒。

  再來,有人問:一般佛門用餐都念供養偈──「恭養佛、恭養法、恭養僧、恭養一切眾生」,為什麼淨土宗是念「感恩偈」,這樣如法嗎?好像跟基督教,感謝上帝賜我吃賜我住一樣。

  我因為曾經到過日本,知道一些日本人不錯的生活習慣。比如,他們在用餐之前都會念一句「いただきます」,這句話可以從各各方面來解釋:我要開動了,或者是承蒙你賜給我這麼好的佳餚,我就不客氣了;用完餐了就說「ごちそうさまでした」,感謝讓我享受了這些佳餚。類似這樣。

  不僅一般人,家庭親人相互之間也是這樣,譬如要出門上班了,會說「行ってきます」,下班回來會說「ただいま」。有些夫妻彼此會「嘔氣」,悶氣不說話,久了隔閡會更大,可是,他們天天都要這樣講,即使夫妻不和也天天都要這樣講,過不久,氣氛就緩和了,也就開始有講話。所以,他們不管夫妻和不和,恩不恩愛,因為吃飯要講,出門要講,回來也要講,所以他們比較沒有像台灣一些夫妻一樣,一悶氣就好幾個月,甚至一年半載,都不彼此講話溝通;這個對於夫妻的維繫,家庭美滿安樂,會有很大的傷害。

  還有,他們不論是佛教或新興宗教,在他們的教堂或者信徒之間,用餐的前後都會念誦一段類似「感恩偈」與「結齋偈」,雖然文辭各不同,但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懷抱感恩」。

  我們是淨土法門,不是聖道法門,淨土法門有淨土法門的特色,所以未必與聖道法門一樣,為什麼?因為教理不同,展現出來的行持也不同。因此,善導大師在《觀經四帖疏.散善義》就把淨土之行分為「正行」與「雜行」。正行有五種,最後一種是讚歎供養,就只讚歎供養阿彌陀佛,所以,我們的供養就是專一供養阿彌陀佛。

  「專」是淨土法門的特色,包括吃飯前念「感恩偈」也是專,用完餐了念「結齋偈」也是專。

  我們的供養偈是:

仰蒙彌陀恩,惠賜此佳餚,僅以感恩心,恭敬歡喜受。

  三餐一開始都要「仰蒙彌陀恩」。其實我們的飲食很簡單,我們不吃好,也不吃多,我們僧團用餐,菜只有三樣,高麗菜一樣,地瓜葉一樣,豆腐幾塊,這三樣菜也就是一餐,這也是彌陀的恩,這也是佳餚。有的人會認為,這麼平常的東西,怎麼是佳餚?甚至吃剩菜,也是佳餚?是的,不管餐點是多是少,是好是不好,都是「仰蒙彌陀恩,惠賜此佳餚」。

  用完餐就念:

飯食已訖,當願眾生,信佛念佛,得生極樂。

  教理不一樣,行持就不一樣。其實一般早晚課一開始也都不是現在這樣的,各宗各派的早晚課也都不一樣。因此,淨土門也必須要有淨土門的宗風特色,否則所謂自力、他力,聖道、淨土,難行、易行,就混淆了,這很嚴重,不能混淆,因為這關係到我們能不能往生。

  宋朝以來,就開始了這種混合、融合的情況──或禪淨融合,或台淨融合,或賢淨融合,難行易行、自力他力都融合在一起,學習的人也不曉得自己所學的是易行或難行。如果是易行就好,若是難行,怎麼辦?

  淨土,我們非往生不可,因為若不往生,三惡道有份,可是如果摻雜難行,豈不是對往生有障礙?這是很危險的。所以,我們一開始就必須把什麼是淨土?什麼是聖道?什麼是自力、他力,什麼是難行、易行,說清楚,講明白。

  當然,這還是必須觀機逗教,對方根機未到,也不隨便標舉,否則容易讓人誤解,認為淨土宗過於偏執。

  五正行中,念佛是「正定業」,其他是「助業」。很多人誤解「助業」的意思,將助業說成是幫助的、輔助的。其實,這裡的「助」不是這個意思,這裡的「助」是「助成」的意思。因為有這四種,才能引導諸行的人進入正行,引導四種正行的人,進入正定業,專於正定業。好像開車,從其他的羊腸小道開到縣道,再開到省道,再由省道開到交流道,一旦上了高速公路,就專駛在高速公路了。所以,念佛是正定業。

  再來,我曾經說:「出家人最好不要有個性。」因為每個人都有個性,所以平常要大家背誦宗風,以宗風的內容來薰陶、觀照;可是我們的習氣很強,往往事情一來,首先第七阿賴耶識就迸出來了,第六意識的薰習力比較弱。所以,有的人就特別情緒化,容易忿忿不平,容易與人爭鬥,這個也鬥,那個也鬥,與人不和,自苦苦人,也給別人留下不好的印象,這就是太有個性了。出家人,儘量不要有個性,要儘量反觀自己,儘量柔軟,這樣才能與人和。

  去年勉勵新出家的開示中,我曾提到「六不」與「六令」。

  「六不」:不情緒、不脾氣、不生氣、不批評、不責備、不抱怨。

  「六令」:令人接受、令人歡喜、令人讚美、令人尊敬、令人感恩、令人懷念。

  為人最基本就是要令人接受,別人不接受我們,或我們不接受別人,彼此都沒辦法過日子。

  要令人家接受,也要做得令人家歡喜。如果別人消極的接受,然後保持距離,這也不行。

  令人歡喜之後,進一步要令人讚美。這不是要沽名鈞譽,是因為有好的心、好的言行,人家自然會讚美。

  會讓人讚美的人,一定也會令人尊敬;而令人家尊敬,不如令人家感恩;令人感恩,不如令人家懷念。

  當然,這都不容易,只是我們就是儘量做。想到要令人感恩,令人懷念,那與他人互動時,就要留意自己的身口意:有沒有恩慈體貼,有沒有慈念眾生、加厚於對方,有沒有幫他分怨共過、讓美歸功。就往這方面去思維。

  阿彌陀佛有恩惠於我們,我們也要儘量恩惠於他人,這就是「學佛大悲心」。彌陀如何愛我,我便如何愛人;彌陀如何為我;我便如何為人。儘量往這一方面學習。

  有師父提議,希望我每個月都可以為出家眾開示,初一、十五僧眾聚會時,也能為大家精神講話。這是好意,是應該的,只是,我很愧疚,還請包容。一則,因為我生性內向寡言,也缺乏學智與辯才,無法比照其他名師;二則,一年來我在海內外各共修會的開示,大小場近三十場,每一場開示也都有形成文字發給大家;而教團每隔幾個月也都會出版新書,又有雙月刊,如果每一個月又都開示,大家恐怕也沒辦法消化。同時,「法」是萬古如新的,沒有新花樣,但永遠都是新鮮的。以「俗諦」來說,宗風是根本;以「真諦」來說,我們的出版書就有很多,希望大家都可以反覆地溫習。

  今天晚上就講到這裡。南無阿彌陀佛!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