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俗講演

  1. 剃度開示
  2. 二種成佛法(下)
  3. 二種成佛法(上)
  4. 橫超的淨土法門
  5. 往生與預知時至
  6. 剃度及皈依開示(2017年9月19日)
  7. 往生極樂的條件(下.問答)
  8. 剃度開示(2017年8月18日)
  9. 往生極樂的條件(中)
  10. 往生極樂的條件
  11. 深信因果,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念佛成佛
  12. 四十八願分類歸結
  13. 彌陀願心的根源
  14. 淨土宗的結論──宗旨四句偈
  15. 大慈悲五要點
  16. 慈心法門
  17. 念佛不妄語
  18. 真正的佛法是建立在脫離輪迴之上
  19. 淨土宗的根源
  20. 真正的孝行──託父母於阿彌陀佛
  21. 為何吃素?
  22. 略談佛教的意義與淨土宗之殊勝
  23. 「自省己過,善覆他罪,樂修慈心」
  24. 愛與佛命
  25. 不請之友
  26. 歲末聚餐對僧眾的談話
  27. 學佛的目的
  28. 說愛(二)
  29. 說愛(一)
  30. 念佛名號 學佛愛心
  31. 心平氣和 無住生心
  32. 念佛超度 三塗眾生
  33. 澳門淨土宗學會 讚頌辭
  34. 「以誠感人」的意涵
  35. 第一屆淨土宗志工研習會勉言
  36. 慧淨法師除夕團拜電話致辭
  37. 在心、在緣、在決定
  38. 佛教點燈的意義
  39. 念佛的方法與要領
  40. 念佛成佛的原理
  41. 佛在何處?
  42. 志工服務精神的內涵
  43. 淨土行人應具備的根本知見
  44. 慈悲的救度
  45. 念佛生蓮
  46. 三塗眾生 念佛往生
  47. 信受彌陀救度
  48. 為新戒比丘開示
  49. 歸依勸囑
  50. 念佛的音調與心態
  51. 本願稱名 凡夫入報
  52. 「澳門彌陀共修會落成法語」略講
  53. 厭穢欣淨 切願往生
  54. 初機念佛群疑問答
  55. 簡介淨土宗專純念佛的道風及心態
  56. 淨土法門 理事互含
  57. 初學淨土法門應有的認識
  58. 念佛人的「本尊」
  59. 一天的生活,從念佛開始
  60. 念佛即圓滿悲智功德
  61. 〈人有實德,天有奇報〉一文的啟發
  62. 明信因果,念佛求生
  63. 如何真正圓滿人生的目的
  64. 萬行不憑憑念佛(二)
  65. 萬行不憑憑念佛(一)
  66. 信佛救度念佛名 命終直入涅槃城
  67. 彌陀名號 不可思議
  68. 守愚念佛 彌陀住頂
  69. 阿彌陀佛的救度
  70. 一切眾生 皆有佛性
  71. 念佛方能消宿業
  72. 念佛成佛 即是佛教
  73. 阿彌陀佛 是何等佛
  74. 以佛為念 以淨為歸
  75. 念佛眾生 攝取不捨
  76. 乘本願船 登涅槃岸
  77. 淨土法門 萬法歸宗
  78. 世間虛假 唯佛獨真
  79. 一心念佛 無疑無雜

法義開示

  1. 淨土法門的核心(十)
  2. 淨土法門的核心(九)
  3. 淨土法門的核心(八)
  4. 淨土法門的核心(七)
  5. 淨土法門的核心(六)
  6. 淨土法門的核心(五)
  7. 淨土法門的核心(四)
  8. 淨土法門的核心(三)
  9. 淨土法門的核心(二)
  10. 淨土法門的核心(一)
  11.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十七)
  12.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十六)
  13.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十五)
  14.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十四)
  15.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十三)
  16.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十二)
  17.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十一)
  18.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十)
  19.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九)
  20.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八)
  21.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七)
  22.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六)
  23.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五)
  24.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四)
  25.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三)
  26.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二)
  27.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一)
  28. 「三誓偈」略解
  29. 念佛的利益
  30. 剃度典禮開示
  31. 「彌陀三約定」
  32. 為新戒弟子開示
  33. 淨土宗「四不」
  34. 《無量壽經》大意(八)
  35. 《無量壽經》大意(七)
  36. 《無量壽經》大意(六)
  37. 《無量壽經》大意(五)
  38. 《無量壽經》大意(四)
  39. 《無量壽經》大意(三)
  40. 《無量壽經》大意(二)
  41. 《無量壽經》大意(一)
  42. 《無量壽經》概說(續)
  43. 《無量壽經》概說
  44. 綜合-淨土宗特色略說
  45. 綜合-淨土宗宗旨略說
  46. 綜合-略說淨土宗教判
  47. 綜合-佛化婚禮開示
  48. 綜合-自信教人信 擔當向前行
  49. 綜合-成佛何時、極樂何處、往生何位?
  50. 綜合-出家的價值與意義
  51. 綜合-略說彌陀名號之義
  52. 綜合-為什麼淨土法門是易行道?
  53. 綜合-淨土宗是彌陀慈悲救度的法門
  54. 綜合-娑婆眾生 無不是業
  55. 綜合-龍樹菩薩往生安樂國
  56. 綜合-華光出佛
  57. 綜合-彌陀光明 最尊第一
  58. 綜合-法是道場的靈魂
  59. 綜合-不問罪福 念佛皆生
  60. 綜合-彌陀誕辰念彌陀 (二)
  61. 綜合-彌陀誕辰念彌陀(一)
  62. 「名號的功德」與「念佛的利益」
  63. 「《大經》三要文」的重要性
  64. 綜合-極樂安身實是精
  65. 綜合-大悲傳普化 真成報佛恩
  66. 綜合-相勸行念佛 悉名行大悲
  67. 綜合-《地藏經》「念佛度亡」之文略講
  68. 綜合-口稱成因由法德
  69. 綜合-念佛與佛,機法一體
  70. 綜合-淨土法門的大根大本
  71. 綜合-何謂「一心不亂」?
  72. 綜合-略談念佛方式與莊嚴道場
  73. 綜合-極樂無為涅槃界
  74. 綜合-如何真正紀念「彌陀聖誕」
  75. 綜合-弘願寺「護法聯誼會」開示
  76. 綜合-為迴龍寺常住僧眾開示
  77. 綜合-淨宗宗旨與敦倫盡分
  78. 綜合-淨土宗「宗旨」與「特色」略講
  79. 綜合-兼具勝易特色的純正淨土宗(問答)
  80. 綜合-兼具勝易特色的純正淨土宗(開示)
  81. 綜合-淨土宗的幾個名詞略釋
  82. 綜合-成佛如林的法門
  83. 善導大師-《觀經疏》大願業力與《大經》三誓偈
  84.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二十)
  85.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十九)
  86.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十八)
  87.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十七)
  88.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十六)
  89.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十五)
  90.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十四)
  91.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十三)
  92.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十二)
  93.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十一)
  94.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十)
  95.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九)
  96.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八)
  97.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七)
  98.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六)
  99.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五)
  100.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四)
  101.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三)
  102.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二)
  103.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一)
  104. 善導大師-略說善導大師「讚佛偈」之深廣內涵
  105. 善導大師-本願稱名 凡夫入報(五)
  106. 善導大師-本願稱名 凡夫入報(四)
  107. 善導大師-本願稱名 凡夫入報(三)
  108. 善導大師-本願稱名 凡夫入報(二)
  109. 善導大師-本願稱名 凡夫入報(一)
  110.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緣佛願力速成佛(四)
  111.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緣佛願力速成佛(三)
  112.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緣佛願力速成佛(二)
  113.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緣佛願力速成佛(一)
  114.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不虛作住持功德(四)
  115.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不虛作住持功德(三)
  116.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不虛作住持功德(二)
  117.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不虛作住持功德(一)
  118. 《易行品》概說
  119. 龍樹菩薩《易行品》- 稱名、易行疾至、不退轉(二)
  120. 龍樹菩薩《易行品》- 稱名、易行疾至、不退轉(一)
  121. 龍樹菩薩《易行品》-易行品本願釋略解(三)
  122. 龍樹菩薩《易行品》-易行品本願釋略解(二)
  123. 龍樹菩薩《易行品》-易行品本願釋略解(一)

宗風

  1. 宗風學習(七)
  2. 宗風學習(六)
  3. 宗風學習一~五

臨終開示

  1. 臨終的殷切勸導叮囑
  2. 娑婆旅程盡,辭別歸蓮鄉
  3. 信順彌陀救度

訪問篇

  1. 輔仁大學宗教系所師生參訪慧淨法師記

問答

  1. 如何從自覺愚惡契入彌陀的救度
  2. 於福州答蓮友問
  3. 於弘願寺答僧眾問
淨土宗
慧淨法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慧淨法師 > 法談開示
top

法談開示

二種成佛法(上)

  各位法師慈悲、各位蓮友:南無阿彌陀佛。(三稱)

  今天要和大家研討的主題是:「二種成佛法」,兩種成佛的方法,兩條成佛的道路。是哪兩條呢?請大家看講義。

  佛教的基本教義從解脫輪迴為出發點,而以成佛為終極目標,有解脫道和菩薩道兩大教法。

  這一段文字,將什麼是佛教?佛教的出發點、佛教的終極目標,下了一個簡潔扼要的定義。合乎這個定義的學佛者,就是真正的學佛者;學佛者如果偏離這個定義,那很難說是一個真正的學佛者了。

  佛教的基本教義是以「解脫輪迴」為出發點的。也就是說,佛教就是解脫生死輪迴之教,因此,說法者若不是站在解脫生死輪迴為出發點,即使把道理說得非常深入,也不能說是佛教,因為已經離開佛教最根本的出發點了。

  現在,佛法在台灣普遍興盛,在大陸也逐漸興旺。可是,如果沒有合乎這樣的內容,再怎樣的興盛繁榮也只是表面現象而已。

  學佛可以淨化人心、美滿家庭、和諧社會。「人有誠心,佛有感應」,向佛祈求,也能夠撫慰人的心靈,現生消災免難、增福延壽。但這些只是附帶的,不是學佛的終極目標。

  生老病死也好,六道輪迴也好,這些都是存在的事實,都是無可否認的現象,而且其本質都是苦,不是樂;這個苦可以經由如實依佛教所說教法修行而解脫與拔除,得到永恆自在的安樂。所以佛教基本上就是使眾生脫離六道輪迴的宗教。

  佛陀因感知到人的生老病死之苦,認為必須假藉這一輩子來解脫,因而出家。出家修行,成道之後,他就想盡辦法將宮廷中的兄弟,用種種方便善巧引導出家。甚至也將他的兒子羅睺羅,從皇妃耶輸陀羅的懷抱中接引來出家。由此可見,解脫生死輪迴是佛陀的本懷,以此顯示著人生的目標。所以,佛教最根本、最基本的,就是解脫生死輪迴。佛陀為了解脫眾生身心的無盡苦患,才會講經說法。如果眾生沒有生死輪迴苦,那佛陀就不用講經說法了;簡而言之,佛教的終極目的在成佛,成佛是為了解決一切有情的生死輪迴之苦。

  生死輪迴是宇宙人生的一個現象,所有呈現的現象或概念,都只是一時的因緣和合,不是永恆不變的真實。這一生的因緣和合,如果沒有解脫,就還會有下輩子的因緣和合,導致無窮盡的輪迴。

  輪迴的本身就是苦,為什麼?

  因為人不可能永遠活在世間,也不可能永遠生生世世都當人,或生生世世都生天。六道有天道、人道、阿修羅道、畜生道、餓鬼道、地獄道。況且眾生在輪迴當中,往往墮落三惡道,能夠生天的非常的少,生而為人也不容易。為什麼呢?人生世上,就行為來講,分為善跟惡。善業生天道,或再度為人。惡業則墮地獄、餓鬼、畜生三種惡道。捫心自問,檢討、衡量自己這一生當中,到底是善多還是惡多?

  善惡分判有四種情況,就是善多惡少,惡多善少,或善惡俱多,或善惡俱少。但凡夫沒有純善無惡的,純善無惡只有阿羅漢以上的聖者。純惡無善的也比較少,一般都是惡多善少。不講其他,單看一般人三餐餐桌上所擺的是什麼,就可以知道了。如果餐桌上還是擺著肉類的話,就表示我們仍在造惡。不是直接殺生,就是間接殺生。可以說,人類為了自身的生存都在造殺生之業,以剝奪其他眾生的生命來養活自己的生命,所以,生存的本身就是在造惡業了。即使一出生就吃素,不因口腹而造殺生之業,可是其他的業,比如偷盜、邪淫、口業等等,也是無量無邊。因此,檢討人一生的善跟惡,都是惡多善少,這樣的心與行往往墮落到三惡道。

  所以,善導大師說,要覺醒自己是一個罪惡生死凡夫,曠劫以來常沒常流轉,未來也沒有出離之緣。我們是一個造業之身,雖然生而為人,即使遇到了佛法,但是卻沒有力量跨越累世的業力,也沒辦法這一輩子只造清淨業。佛陀了解我們眾生容易造業,以及有輪迴的痛苦,因此講出了解決方法,也就是「解脫道」跟「菩薩道」兩種教法。

  談到菩薩道,就談到成佛。一切眾生皆有佛性,因為無明業障,導致佛性不能顯現,而難以成佛。因此,最低的限度、短期的目標,就先解脫個人的生死輪迴之苦,這就是解脫道。

  解脫道是小乘的法門,依據四聖諦、十二緣起為核心,以遵守五戒等戒,修十善、四無量心,並以禪觀三界皆是苦、空、無常、不安穩,斷除對三界的所有執著,脫離三界輪迴,證悟無漏的四果阿羅漢。

  佛之教法分為兩種:第一,解脫道;第二,菩薩道。

  「解脫道是小乘的法門」,小乘一般比喻為一台只能自己一人乘騎的單車,沒辦法再讓其他人共同乘坐;它修學的內容是依據四聖諦、十二緣起為核心。

  佛陀在菩提樹下悟道起座開始說法,首先就是說人生輪迴之苦。談苦,不是要我們過悲苦、悲觀的生活,而是把宇宙人生的現象、現實說清楚、講明白,讓我們瞭解並直接面對它,這樣才能夠解決它。如果不知道或不敢面對而逃避,一旦面臨的時候就來不及了。因此必須在尚未面臨前,就要未雨綢繆,預先知道、預先解決。所以佛陀最初先說「苦集滅道」,更將「苦」擺在最前面。

  「苦」,有所謂三苦、四苦、八苦,而最根本的苦就是六道輪迴之苦。

  六道輪迴之中,無論在人道還是天道的欲界、色界、無色界,皆是「苦」。並不是說三惡道才是苦,人生則苦樂參半,天界眾生皆為樂,並非如此。

  三惡道是苦,人間也是苦,欲界的天人,色界、無色界的天人也是苦。為什麼?因為天人的壽命有時而盡,一旦命盡,就會墮落而不可能再重新昇華,因為天的境界是享受果報,不像在人間可以修行。所以釋迦牟尼佛在《法華經》就說:「三界無安,猶如火宅,眾苦充滿,甚可怖畏」,「無安」即是恐怖,三界是怎樣的恐怖呢?釋迦牟尼佛以大火燒屋來形容。身在起火的房屋中,怎麼可能安穩呢?眾生若沒有脫出輪迴,將來業緣一到一定會墮入三惡道。經言:「雖復得受梵天之身,乃至非想非非想天,命終還墮三惡道中。」也就是說,雖然他現在持五戒、十善、四無量心,而且禪定深高,達到四禪天,甚至是無色界最高之境界,有八萬四千大劫的生命,但天壽一盡,照常墮入三惡道中。

  三惡道不只是投胎做畜生而已,也會墮入地獄(道)、墮入餓鬼(道)。地獄之苦根本無法形容,用火燒來形容是最為貼切的。因此釋迦牟尼佛就用「火宅」來譬喻。

  「集」,為什麼有苦?佛教說:「凡事皆有因,凡事皆有果」。沒有無因之果,也沒有無果之因。若是果,那苦的因是什麼呢?

  苦的因就是「集」,收集、聚集、集合,集合「貪、瞋、癡、慢、疑、邪見」,集合種種妄想、分別、執著,集合種種善業、惡業,才引起輪迴之苦。

  集也是「招感」的意思。由什麼招感而來的呢?就是前面所講的「貪、瞋、癡、慢、疑、邪見」,最根本的是無明。因為無明而有貪瞋癡,因而招感六道輪迴。

  「滅」,是滅苦得樂,免除六道輪迴之苦,達到清涼之地,滅除煩惱之苦、證得涅槃之樂,叫做滅。苦滅了就轉為樂。這個樂,不是世間上苦樂相對的樂,是超越世界苦樂的樂,既沒有世間之苦也沒有世間之樂的境界,永恆清淨自在安樂,所以稱為「涅槃」。簡化來說,「滅」就是「涅槃」,就是不生不滅、寂靜、清涼、安樂的意思。

  「道」,要離開痛苦,得到寂滅涅槃之樂,必須要有方法,方法就是「道」。

  這裡所謂的道,分小乘解脫道與大乘菩薩道,大乘菩薩道分為難行道與易行道,如果就大乘易行道來講的話,就是淨土之道。善導大師說「極樂無為涅槃界」「念佛即是涅槃門」。隨著念佛之道,就能夠進入極樂無為涅槃的境界,這是從大乘淨土的角度來講。小乘是不談十方淨土,也不談彌陀救度的。

  「十二緣起」就是十二種生死流轉的因果過程。也就是釋迦牟尼佛以十二個次第來解釋我們從過去世到現在世,現在世到未來世,生死輪迴的起因與過程。

  「十二緣起」的內容是: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然後觸、受、愛、取、有、生、老死這十二種過程,分為「三世二重因果」。

  「無明」和「行」是過去世所造,「識、名色、六入」則是我們這一輩子的果報。果當中還會造因,「觸、受、愛、取、有」是這輩子的因,導致下一生的「生」與「老死」,無窮盡的輪迴。

  一切眾生依過去的「無明」和「行」,有了「業識」才來現世投胎(名色);投胎之後六根具足,出了母胎之後,六根(眼、耳、鼻、舌、身、意)接觸到外面的六塵(色、身、香、味、觸、法)而出現「感受」;有了好的感受,就會生貪、起愛,執「取」追求,若是追求不到,內心就會產生不平不滿;若遭遇阻礙,就會瞋恨、氣憤,因此有了業,這就是「愛、取、有」。

  「取」就是因貪欲或瞋恨,而生起執取,因之而作出的行為都名為「業」,也就是《地藏經》所說的:「南閻浮提眾生,舉止動念,無不是業,無不是罪」,這種「業」是污穢的、罪惡的,故「無不是罪」。今生有了「愛、取、有」的業,「業」就會留在阿賴耶識成為種子,這種子稱為識,肉體死亡之後,業「識」再去投胎轉世,繼續生、老死的無盡輪迴。

  從過去到現在,現在到未來的過程,釋迦牟尼佛以十二因緣來作解釋。如果這十二種條件有一項斷除的話,這十二種就全部都斷了,也就是說,只要其中一項斷除,我們就可以解脫「生死輪迴」。

  比如:沒有「取」就不會有「有」的「業」;要沒有「取」,就要沒有「愛」,沒有感覺好,也沒有感覺不好,凡事都以平淡的心對待。但這對我們眾生來說是不可能的。因為們眾生的本質即是「貪、瞋、癡」、「分別」與「執著」,如果沒有「貪、瞋、癡」與「分別」「執著」,眾生即已脫離三界六道之生死輪迴了。

  我們的本質既然是煩惱、分別與執著,就不可能看見、聽見、接觸而沒有一點感覺。有人可能會想:那就不要「觸」就好,但是那也是不可能的,為什麼?一個人一旦出生,在成長的過程中,一定有父母、兄弟、眷屬,也一定會和其他人接觸、互動,在接觸互動當中,就一直在「造業」了。這是相當無奈的事。

  因為眾生的本質是具足「貪、瞋、癡」「執著」「分別」,面對「諸行無常」「諸法無我」的真實現象時,也是看不破、放不下,因此就產生了「苦」,所以說「三界皆是苦」,可說「一切皆苦」。現在是「生、老、病、死、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五陰熾盛」之苦,未來是無窮無盡的輪迴,更是苦上加苦。因為有過去世的善惡業因,致使現在有生、老、病、死的報應之果;現在的生、老、病、死生活中又造了種種善惡業因,引起未來世無窮無盡的六道輪迴之苦。這就是所謂的「善惡報應、三世因果、六道輪迴」。人生本質便是如此。

  佛陀藉由十二緣起,把我們生生世世輪轉的因果過程做精要的說明。當然,最根本的是過去世的無明,以及這一世的愛。無明和愛其實是一體的,有無明才會有貪愛。貪愛到,本身已是造業;貪愛不到,起瞋恨心,更是造業。所以,愛跟瞋是一體兩面的,都是造業。

  「遵守五戒等戒」,解脫道必須依靠修行種種戒律為基礎,亦即五戒、十善、十重戒、比丘戒等等。五戒是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進一步守沙彌戒、沙彌尼戒、比丘、比丘尼戒,以及十善。十善是五戒的擴展,除了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兩舌、不綺語、不惡口,還加上不貪心、不瞋恨、不愚痴。同時再修四無量心,也就是慈悲喜捨,慈無量、悲無量、喜無量、捨無量。還要有禪定的功夫,亦即「禪觀」──心寂靜,不起妄想雜念的觀照三界──欲界、色界、無色界,觀察三界的本質是苦、空、無常、無我的,必須捨離,不執著三界。以此來斷除對三界執著,然後脫離三界輪迴,證得四果阿羅漢。這是解脫道修行內容及過程的簡單說明。

  觀照三界的苦、空、無常,不管哪一界都是苦,為什麼?凡是存在的一切,都是一時因緣和合,時間過了就改變了。再怎樣的執取擁有都有生滅,最後都是空。所以,不要誤以為能永遠和自己的丈夫、太太、兒女幸福在一起,彼此的聚合都是此生短短幾十年的因緣和合而已,是不可能永久擁有的。

  人的一生,很難有一個能讓我們傾心吐露,完全理解我們內心的人。即使現在相親相近,心靈也是孤獨的;何況無常隨時可能到來,生命隨時可能結束,一旦死了的話,就各自走向另一條路了,所謂「黃泉路上不相逢」。《念佛超薦儀軌》就引用一段話說:「金也空,銀也空,死後何曾在手中;妻也空,子也空,黃泉路上不相逢。」《無量壽經》也說:「愛欲榮華,不可常保,皆當別離,無可樂者。」「人在世間愛欲之中,獨生獨死,獨去獨來。」這一輩子是因緣相聚,離開之後,每個人又隨各自的因緣輪轉。

  因緣是很複雜的,包括曠劫以來生生世世的因緣,以及這輩子各自所造的不同因緣,因緣散滅,最後不就成空嗎?永恆擁有妻子兒女、財富地位,是不可能的。

  即使生到色界天,貪瞋癡降伏了,乃至無色界天,不起心動念了,可是就如石頭壓草一般,還都是有為的,有漏的,還在六道輪迴當中。壽命一盡,石去草復生,還會再墮落。所以,生命的本質就是苦、空、無常、不安穩的。

  至於禪定觀照三界苦空無常無我這方面的教法,不論是從書上看,或者如現在,我在這裡講,你們在台下聽,似乎是理解了知道了,但其實都只是觀念性的知道而已,不能成為我們的意志、生命、力量。

  也就是說,我們這輩子經過學習的內容,不管是聽課或看書理解的,都不過是書面上的學問,紙上談兵罷了。它只在第六意識中運作,僅僅成為我們頭腦的東西而已。說一個人很有修行,很有道德,很有人格,很有學問,甚至能夠深入經藏,這些都不管用。面對生死的時候,一點點力量都用不上。因為我們真正的生命之流,是第七識末那識和第八識阿賴耶識。而不是在第六意識。

  阿賴耶識是倉庫,含藏著生生世世無窮盡的業力種子。我們這輩子的第六意識,跟曠劫以來生生世世的業力,怎麼能夠相比呢?這一輩子所學,即使懂得再多,臨終面臨阿賴耶識倉庫裡所有業力衝擊的時候,是一點力量都擋不住的,除非依靠另一個力量──佛,阿彌陀佛的力量。

  小乘法門不靠彌陀他力,全憑自力救濟。唯一可以契入的,必須進入禪定,觀想空境達到一定的境界,跨越重重關卡,才能淨化阿賴耶識裡的東西,不然第六意識很飄渺。有關佛學知見,只要看幾本佛書,聽幾堂佛學講座,根機比較銳利的人很快就懂了;若是能言善道的,還能夠論述講說,一上台就可以滔滔不絕;文筆好一點的,也可以一本書又一本書的寫,可是,面對生死的時候,想憑靠這些解脫生死輪迴,是一點力量也沒有的。

  我們可以看很多的作家、學佛者,縱使講禪、談佛法,說得頭頭是道。但是外在行誼以及內心的貪瞋癡,有減少嗎?一點都沒有減少。因為,這些看似光彩、豐富的內容都是來自第六意識啊!而阿賴耶識、末那識,有非常強的執著力,一點都沒有降伏。學佛的人如果了解到這一點,就不會去羨慕佛門大學問家,或有名氣的人,而老老實實,一句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法然上人說,聖道門要「極智慧,了生死」,淨土門則是「還愚痴,生極樂」。修學淨土門,不管你有什麼再大的智慧,再大的學問,再大的修行,都要擱到一邊,完完全全、老老實實地靠阿彌陀佛,把自己當作什麼都不懂。

  看看那些往生的事蹟,通常往生最自在、臨終有好現象的,多是一些老實的念佛人。就比例上來講,還不是常常在檯面上滔滔不絕的人。所以,我很羨慕大家,因為我們常常需要上台,從這一本書換到另一本書,要做學問摘筆記,腦筋都在一些文句上轉動,還不如大家一句一句的佛號持續不斷的稱念。

  上面講到,要持種種的戒、修十善業,還要培養四無量心。最重要的,是要具有禪定的功夫與觀照的能力。為什麼要做這些修行?是為了什麼呢?為了斷除對三界的所有執著。

  但是這條修行之路是很不容易的,道綽大師《安樂集》就說:「若論小乘,見諦、修道,乃至阿含、羅漢,斷五下,除五上,無問道俗,未有其分。」「斷五下,除五上」,就是要斷除對欲界色界及無色界的種種執著,才能徹底離開三界六道輪迴,證悟無漏的四果阿羅漢,這是小乘解脫道,從方法來講,屬於難行道。

  菩薩道是大乘的法門,以成佛度眾生為目的。可大略歸類為二種:
  一、聖道自力難行的法門,以六度四攝為主,經過三大阿僧祇劫時間,累積福德智慧利益眾生,而證得無上佛果。
  二、淨土他力易行的法門,以專一稱念彌陀佛名,往生彌陀淨土,即此一生解脫輪迴,而在淨土成佛之後,倒駕慈航廣度眾生。

  「菩薩道是大乘的法門」,大乘,用現代運輸工具來理解,就像大巴士、大飛機,或大輪船能運載很多人到目的地,所以,大乘是以成佛廣度眾生為目的。小乘法以解脫成為阿羅漢為極致,沒有發菩提心,也沒有迴入娑婆示現來救度眾生;大乘法,則一定要發菩提心,行菩薩道。

  大乘法可大歸類為兩種:

  第一,聖道自力難行的法門:是「聖道門、自力的、難行的」,這三種定義。內涵以六度四攝為主,六度是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和智慧。「四攝」就是以四種善巧方便來親近眾生、教化眾生、救拔眾生之法,內容是「布施、愛語、利行、同事」。

  「布施」,人與人能夠親切甚至親密,首先都要先行「布施」。要使對方願意接受我們,對我們有好感,就必須先對他布施,對他有好處,對他有恩惠。他缺什麼,就給予他什麼,如此一來,彼此自然就有這個「恩惠之緣」。布施不只限於物質方面,言語、行為、精神上各方面的關照、幫助,這些都屬於布施的範圍。所以不管四攝也好、六度也好,布施都置於最前面。

  「愛語」,所說的話都是讚歎的話,都能適合對方的需要,讓對方喜愛聽;言語中沒有批評、發牢騷、起情緒。如此自然拉近彼此的距離,不會有衝突及排斥,所以布施、愛語,之後是「同事」與「利行」。

  「同事」,站在對方的立場,和他一樣的身分、一樣的工作,這樣才方便引導、勸化他。

  「利行」,即是對他人有利益、有好處的種種善行。

  菩薩道必須經過三大阿僧祇劫的時間來累積六度四攝的智慧與福德,以「福慧兩足」來利益眾生,自利利他,自己解脫,也有能力度化眾生解脫,最後才得以圓滿佛果。菩薩行是因,成佛為果,上求菩提、下化眾生,這就是聖道法門的菩薩道。

  第二,淨土他力易行的法門。也是三種定義:「淨土門、他力的、易行的」。只要專一稱念阿彌陀佛名號,就必定往生阿彌陀佛的淨土,這輩子就能解脫生死,出離六道輪迴之苦。成佛之後,倒駕慈航,廣度眾生,這是大乘之中的淨土法門。

  可能有人會覺得念佛非常容易,極樂世界非常安樂,但如果還要倒駕慈航,唉!實在很累。其實是不會的,因為到那裏之後,心量就擴展了,自然會倒駕慈航、說法度眾,如同遊戲一樣的,是自在無礙的。

  曇鸞大師在《往生論註》譬喻說,從極樂世界倒駕慈航,就好像觀光遊覽。所以人人都可以發願求生淨土,廣度眾生。不要認為:我只要能逃離娑婆世界的魔掌,到極樂世界獲得安樂就可以了。

  一般大都會認為:求生淨土是我們求阿彌陀佛來救度我的;是我們發願懇切,願生彌陀淨土的。其實不是!而是阿彌陀佛求我們往生到他的淨土,是阿彌陀佛求我們的。你們認為,是父母求兒女回來呢?還是兒女求父母讓他回來?所以,是我們顛倒了。

  「願」有自力的願與他力的願。自力發願,是未來式,還必須配合行為修持,至於未來能不能成就,發願時還不曉得。

  他力的願,是現在式,好比餓了好幾天,現在有人拿香噴噴的饅頭請你吃,我們願意不願意接受?(願意!)所以,發願往生彌陀淨土的這個願,是十劫以來,阿彌陀佛苦口婆心呼喚我們,悲切地要接引我們才生起的願。但是十劫以來我們一直未表同意,沒有意願,未曾答應,因而至今仍繼續輪迴。現在,我們同不同意彌陀的救度?(同意!)願不願意?(願意!)

  解脫道與菩薩道同樣是以解脫為目標。區別在於,前者是個人解脫,而後者是帶領眾生共同解脫。

  小乘是求個人解脫,但,個人解脫談何容易?大乘菩薩道是帶領大家一起解脫,那又更不容易了。因為若連自己都還沒解脫,怎麼有能力帶領大家解脫?自己還在苦海中浮沉,自顧不暇怎麼能在波濤巨浪裏救渡眾生呢?

  解脫道要發出離心,菩薩道進而要發菩提心。出離心是菩提心的基礎,菩提心是菩薩行的基礎,出離心、菩提心、菩薩行都是成佛的基礎,每個環節都是層層遞進的。所以,不論出家眾還是在家眾,如果沒有發出離心不想解脫,就談不上修行,算不上真正的學佛人。

  我們可以問一問自己,有沒有出離心?沒有出離心的話,就不算是學佛人。尤其我們中國佛教屬於大乘,大乘還要發菩提心。「上求菩提,下化眾生」,最重要的目的是下化眾生。菩提心的定義是捨己為人,犧牲自己、奉獻自己來利益對方。以眾生為念,心心念念都想對方,把眾生擺在第一位,自己擺在第二位,這是菩提心。

  想想看,心心念念都以別人為念,將對方擺第一位,自己永遠擺在第二位,犧牲奉獻自己,成就對方,如沒有這樣的發心,就不是大乘,若又沒有出離心,也不是小乘。既不是大乘,又不是小乘,這樣的學佛者怎麼算是真正的學佛人呢?

  菩薩道在於成佛,成佛方法如前所說有二種:

  一、三大阿僧祇劫成佛法,即聖道自力難行的法門。

  二、一生成佛法,即淨土他力易行的法門。

       一、修三大阿僧祇劫成佛法(聖道自力難行的法門)

  佛經上說:眾生從最初發心學佛到最終成佛,要攀登十信、十住、十行、十迴向、十地、等覺、妙覺共計五十二個階位。

  這五十二個階位在很多經典裡面都有談到,如:《菩薩瓔珞經》《楞嚴經》等,都說明要經歷這樣的過程。

  這過程中,需要經歷種種修法,難行能行,難捨能捨,難忍能忍,總耗時累計長達三大阿僧祇劫。

  劫有三種:小劫、中劫、大劫。一小劫為1679萬8000年;二十小劫為一中劫,即3億3596萬年;四個中劫為一大劫,即13億4384萬年。

  一大阿僧祇劫是一千萬萬萬萬萬萬萬萬兆年。

  第一阿僧祇劫,修四十層(十信、十住、十行、十迴向)。

  第二阿僧祇劫,修七層(初地至七地)。  

  第三阿僧祇劫,修五層(八地至十地、等覺、妙覺)

  各位,成佛的修證要經過十信、十住、十行、十迴向、十地,最後還有等覺到妙覺,共五十二個位階,需三大阿僧祇劫這麼長的時間。這只是就時間來講的,至於所修的法有多少、難易如何都還沒有講。

  應知,這菩薩五十二個階位,是以修行者只進不退為前提,在這漫長的時間裏,業障會現前,也會遭遇魔境,或中途退墮成阿羅漢,或墮入七地沉空難。因此,龍樹菩薩感慨說:「至阿惟越致地者,行諸難行,久乃可得,或墮聲聞、辟支佛地,若爾者,是大衰患。…行大乘者,佛如是說:發願求佛道,重於舉三千大千世界!

  至「阿惟越致」就不會退轉,這裡的阿惟越致指初地──第二阿僧祇劫之始。達到這個境界要「行諸難行」。「諸難行」是指八萬四千法門、六度萬行,很困難。

  「久乃可得」,指三大阿僧祇劫。

  「或墮聲聞辟支佛地」,前面有講,我們業障會現前,也會遭遇魔境,恐怕也會墮落阿羅漢。

  「若爾者是大衰患」,如果這樣的話,就是大衰患。「大衰患」就是破敗的意思,好像杯子下面有漏洞,一再地裝水,都不可能裝滿。

  「行大乘者」,大乘法門來講,佛如是說:「發願求佛道重於舉三千大千世界。」我們的雙手要舉起三千大千世界是不可能的,這表示求佛道非常非常地困難,不是我們力之所能及的。

  「諸、難、久、墮」,這是龍樹菩薩對聖道成佛法門所下的定義。

  以斷見惑而言,《大涅槃經》說:「須陀洹(初果)所斷煩惱(見惑),縱廣猶如四十里水(須陀洹斷見惑,如截四十里流)。」斷見惑之難,尚且如此,何況更斷思惑、塵沙惑、無明惑?

  「須陀洹」就是初果,初果要斷的煩惱是「見惑」。

  「猶如縱廣四十里水」,斷見惑對我們來講,就像四十里水那麼長、那麼廣。以我們的力量要來堵住這四十里的洪水,堵得住嗎?不可能的。一點土石流,一陣大浪就把我們沖得人仰馬翻,隨波逐流去了,何況要穩如泰山的去堵住縱廣四十里的洪水呢?這譬喻顯示出斷煩惱非常的困難,我們是難以做得到的。

  斷見惑之難尚且如此,何況要斷難度更高的思惑、塵沙惑、無明惑呢?

  《四十二章經》說:「為道者,如一人與萬人戰。」

  修行人,就好像一個人跟一萬個人打仗。一個人跟一個人打仗,還未必能贏,何況跟萬個人打仗呢?我們生生世世以來的業力就是一萬個人,我們這輩子第六意識所學、所修的就是一個人,根本沒辦法擋住生生世世以來的業力,是不可能打贏的。

  這裡引用一、二件事蹟。

  律宗祖師弘一大師,持戒精嚴,但看了比丘戒後還是自認做不到。他說:「就我自己而言,對於菩薩戒是有名無實,沙彌戒及比丘戒決定未得。即以五戒而言,亦不敢說完全,只可謂為出家多分優婆塞而已,這是實話。」

  戒律沒有圓滿得到,也做不來──這是弘一大師的謙虛嗎?不是,是他發自內心所吐露的真實之言。他說,菩薩戒不用談,即使沙彌戒也好,比丘戒也好,他也做不到,完全沒有得到。好了,退、退、退,退到五戒,不殺盜淫妄酒,他說自己也沒有持圓滿。五戒來講有滿分、多分、少分。滿分就是五戒都持得清淨,如果是持四戒,就是多分,持兩戒、一戒,就是少分。弘一大師如此檢討自己,覺得他頂多只是「出家的多分優婆塞」。優婆塞指居士,不敢自稱是比丘。

  蓮宗九祖澫益大師三讀律藏,也由比丘戒退守至但三歸。
    戒是佛法大小乘修行的基礎,此基礎,祖師級的人物自嘆不如,何況一般人?更何況鈍根之輩?戒已不能,向上的定與慧更談不上。

  澫益大師是何等人物,他通讀各宗的經論,所著的《彌陀要解》,引用天臺、華嚴、禪各種教理來闡釋,可說是深入佛法、智慧如海的人。他三次深入律藏之後,才曉得自己持比丘戒不圓滿,沒有得到比丘戒體。又退而檢討五戒,發現也不清淨,自稱只能作為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的出家人。

  戒律即使統統圓滿,也還未達解脫。因為戒就像高樓大廈的地基,打下基礎之後,向上,還要一層一層的蓋上去;但是,若連基礎都沒有,其他就免談了。

  再以禪宗而言,虛雲老和尚是近代禪宗代表人物,一九四七年春,朱鏡宙居士問:「老和尚座下,修持有心得者究有幾人?」虛老嘆息說:「現在連找一個看門人竟不可得,遑言其他。」

  看門人就是守門的人,還不是主人,不是主導者。既非禪師,也非當家作主,或掌管某種重要執事的人,什麼都不是。連這樣的看門人都沒有了,何況修證路上、對禪有心得的人?更遑論能夠契證無生,會心交談的人?

  以禪宗來講,大徹大悟也還沒有解脫,所謂「明心見性,稱性起修」,明心見性之後,必須進一步以大徹大悟所悟得的道,作為平常為人處事、起心動念的存心觀照,持續不斷進修。所以往往有人大徹大悟了,貪瞋癡還沒有斷。業力強盛的話,依舊六道輪迴。

  若依這聖道自力難行的法門,則如古人所說:「修道者多如牛毛,得道者少如麟角。」

確實是如此。就以中國十三、四億人口來說,一億人當中有沒有一個人能解脫?恐怕很難。(待續)

 

(2017年11月19日講於廈門)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