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摘錄

  1. 以仁為己任的淨土法門
  2. 淨土宗的見道、修道與證道
  3. 無諍念佛,預期坐脫
  4. 「第十八願」與「第十九願」的「眾生」
  5. 莫因良醫而好病,應體佛心而念佛
  6. 出聲與默念
  7. 心念彌陀 身有光明
  8. 念念在定慧  
  9. 緣佛願力,念佛才與彌陀親
  10. 眾生求彌陀 徒令彌陀悲
  11. 萬德洪名具足彌陀的大願業力
  12. 「自信教人信」與「發心」
  13. 名號獨運 稱名獨達
  14. 三種念佛
  15. 念佛人應有的平常心態
  16. 專稱佛名,易行頓超
  17. 名號有聲光明,光明無聲名號
  18. 「至心信樂,欲生我國」 即是「稱我名號,願生我國」
  19. 稱名念佛即是口業稱名
  20. 淨土宗根源之第十八願(本願)
  21. 萬德洪名是──「名即體」「名即法」
  22. 應以恭敬心,執持稱名號
  23. 念佛的現當二益
  24. 不可思議的名號功德
  25. 學佛之人理當眾善奉行
  26. 人生唯一大事
  27. 顓蒙念佛,暗合道妙
  28. 機法二種深信
  29. 黑奴小孩與船長的故事
  30. 普勸有緣常念佛
  31. 一切恐懼 為作大安
  32. 彌陀的呼喚
  33. 色與空
  34. 隨順
  35. 得道因緣
  36. 為道日損
  37. 殊勝的淨土法門
  38. 廣結佛緣
  39. 東土釋迦智者大師
  40. 略談如何從「俗諦」邁向「真諦」
  41. 不斷煩惱得涅槃
  42. 稱名念佛
  43. 極樂世界的蓮花
  44. 十念當往生
  45. 三界無安 猶如火宅
  46. 我們是怎樣的人呢?
  47. 阿彌陀佛是怎樣的佛呢?
  48. 學佛從「否定自己」開始
  49. 罪惡生死凡夫
  50. 人的心
  51. 芬陀利花
  52. 不念彌陀更念誰
  53. 淨信
  54. 教念彌陀專復專
  55. 專稱名號至西方
  56. 轉識成智
  57. 轉苦為樂
  58. 人在世間
  59. 佛光是佛智慧之相
  60. 一失人身 萬劫不復
  61. 吳信叟 歸去來
  62. 長劫輪迴
  63. 人天皆苦
  64. 帝釋天三皈依的故事
  65. 彌陀的救度
  66. 苦海眾生
  67. 極樂無為涅槃界
  68. 報冤行與隨緣行
  69. 慧日法師弘揚淨土始末
  70. 法照大師的念佛奇緣
  71. 明來暗去 暗去明來
  72. 心如太虛空
  73. 「劫」的譬喻
  74. 無限的慈悲
  75. 願生──是智慧的結晶
  76. 光明名號
  77. 萬德洪名
  78. 關於念佛
  79. 妙好人
  80. 臨終三隨
  81. 「山海空市」與「四不可得」
  82. 「四不久保」的典故
  83. 佛陀「四門遊觀」的故事
  84. 「大石乘船」的譬喻
  85. 隨口稱名 萬德齊圓
  86. 彌陀的誓願
  87. 淨宗宗旨與敦倫盡分
  88. 實踐的佛法
  89. 高深又平常的法門
  90. 道基
  91. 修身的法鏡
淨土宗
慧淨法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慧淨法師 > 演講摘錄
top

演講摘錄

無諍念佛,預期坐脫

佛日寺釋實相,中年出家,惟勤修苦行,照管常住為事。隨作務,隨念佛;所得即施,不留餘貲;不與人諍,亦無怒容。
壬申秋(一六三二年),忽一日,語人曰:「吾明日當西逝!」乃借雲棲一老人坐龕。次日,洗浴剃髮,髮未竟,已坐脫矣!

 

       《見聞錄》是明末清初藕益大師根據他的所見所聞記載下來的,其中有一篇念佛往生的事蹟,在第十四頁,它的內容很短,但是,啟發的意義非常大,我用八個字作為標題:「念佛無諍,預期坐脫」。    

 

       羨慕不羨慕?(眾答:羨慕。)他的往生殊勝不殊勝?(眾答:殊勝。)他是出家眾,那我們出家眾是不是也要這樣?

 

       我來稍微解釋一下:「佛日寺」是寺院的名稱,這個寺院在那裡?我也不知道。但是就作者藕益大師是在蘇州吳縣的地方,所以佛日寺應該也在那附近,不過,如果從故事的最後一段話來看的話,說不定也有可能是在浙江,因為浙江省與江蘇省是連接在一起的。

 

       「釋實相」就是這個念佛人的法號,「釋」是釋迦牟尼佛的釋,出家人捨掉自己俗家的姓,都以釋迦牟尼佛的姓為姓。「實相」這兩個字非常的好,所謂「真如實相,第一義空」。實相就是我們的佛性,也是法性,也是空性,是屬於涅槃寂靜、不生不滅的境界。我們學佛的修行人,不管你是學顯教、密教,不管是八大宗派的那一個宗派,目的都是為了證悟真如實相;真如實相是共同的目標,只是方法各個不一樣。我們淨土宗是念佛靠佛的救度,被救度到了極樂世界,就能夠證入實相,猶如釋迦牟尼佛夜睹明星,忽然間大徹大悟,真如實相立刻現前,當下三明六通、百千陀羅尼完全展現。這就是實相,所以,他的法號很好。

 

       有一句話說:「登山道路各不同,同在嶺上賞月光」,就好像各個法門都不同,但最終都要同證真如不生不滅的境界。善導大師《般舟讚》說:「門門不同八萬四,為滅無明果業因;利劍即是彌陀號,一聲稱念罪皆除。」八萬四千法門各個不同,它都有一個共同的目的,是「為滅無明果業因」,都是為了消除、破除我們的無明。我們的煩惱有:見惑、思惑、塵沙惑、無明惑,最後要破盡無明,無明是我們果報的業因。八萬四千法門當中,那一個法門是頓教的、快速的呢?就是我們這一個念佛法門,所以說:「利劍即是彌陀號,一聲稱念罪皆除。」所有其他的法門要生生世世才能夠滅罪、才能夠證果,可是,我們這一個法門只要專念彌陀佛名,就能夠罪滅往生極樂世界,離開三界六道輪迴而成佛,豈不是這句彌陀名號如同利劍,當下就能夠斷除無明果業因。如果不是彌陀名號的話,就表示不是利劍;除了這一個法門之外的所有法門都不是利劍、都不是頓教。

 

       善導大師《般舟讚》的另一句法語:「門門不同名漸教,萬劫苦行證無生;畢命為期專念佛,須臾命斷佛迎將。」八萬四千法門都是修行的法門,只不過是各不相同而已,可是這一些法門都屬於漸教,因為他要經過萬劫的苦行,才能夠證悟無生。但,只要我們專念彌陀名號,一生都不改變,命終之時,佛與聖眾當下就來迎接,當下就離開三界六道輪迴,罪業未滅而滅;當下往生極樂世界而成佛,功德未成而當下現前。

 

       佛日寺的釋實相是「中年出家」,不是童貞入道,也不是年輕時出家,是中年出家。在座的各位都是過了中年了吧?我在孩童讀私塾的時候,有一本薄薄的書《人生必讀》說:「月過十五光明少,人到中年萬事休。」月亮過了十五光明就逐漸減少,我們人生到了中年以後萬事皆休。大家有沒有這一種的感觸?(眾答:有。)《人生必讀》又說:「枯木逢春猶再發,人無兩度再少年。」時間一去不回頭,過了一天就老邁一天,就更接近死亡的那一天,「如牛赴市,步步近死」,對不對?我們都已經過了中年,都已經進入老年了,還能夠像枯木遇到春天再開花結果,再回到少年的歲月嗎?不可能了,一去不復返了。

 

       所以,中年給我們在座的各位感觸特別的深,中年代表著歷經了世態炎涼、世事滄桑,嚐盡了世間的酸甜苦辣、成敗得失,深感人生是苦啊!對不對?(眾答:對。)對於紅塵俗世的工作,已經感覺到沒有意義,對於人世的浮華與宴樂,感覺到都是虛假與負擔,所以,他要追求真實的、安樂的。何況過了中年,等於進入一半的棺材裡,到了中年往往凡事都力不從心,精神、體力、記憶力……什麼力都不如從前,真正領悟的人,他就會看破人情世事,而來追求真實的、追求安樂的。有句話說:「英雄到老多皈佛」,英雄叱吒風雲,奮鬥了一輩子,擁有了功名富貴,可是最後仍是空虛一場,這個時候,他就會想要修行了。什麼是真實的?什麼是永恆的?所以,中年給人的感觸很深。

 

       釋實相法師出家以後,「惟勤修苦行,照管常住為事。」他的執事是修苦行、做卑微的工作。在佛門裡面,有所謂執事四十八單,就是四十八種類的職務,在這些職務當中,日本怕吃苦耐勞的年青人有所謂三K不做,三K就是:辛苦的(kitsui)、骯髒的(kitanai)、危險的(kiken)。可是,這個實相法師中年出家,他能夠吃苦耐勞而勤勉、不懈怠地修苦行。剛剛所講的叢林四十八單執事當中,有「火頭」,就是砍柴、撿柴、燒柴的;有「水頭」,負責擔水的;有「飯頭」,負責煮飯、分配飯菜到各個殿堂的;有「園頭」,負責種菜的;有「菜頭」,負責在廚房切菜的;有「圊頭」,以前沒有衛生間,都是茅坑,是負責清潔茅坑的,這一些都是苦差事,都是一般人所要逃避的,因為我們人都好逸惡勞,想找輕鬆的。可是,他不是,他出家修行是惟勤修苦行。其實出家人在剛剛出家的時候,往往都不敢享受,都要先修苦行,因為他要先消業障才能增福德,不然在他的修行人生當中一定會有障礙。所以,以前的廣欽老和尚,他是有神通的,凡是有徒弟到他那裡出家,他都告訴他的徒弟:「做別人不做的,吃別人不吃的」,做人家畏懼辛苦不想做的,吃人家剩下且不喜歡吃的,就是這樣來消磨自己的習氣,來淬鍊自己的耐力、耐性,淬鍊自己刻苦耐勞的本性,以消業障、增福慧。「惟勤修苦行,照管常住為事。」照顧常住,顧前顧後,睡得比人家晚,起得比人家早。

 

       「隨作務,隨念佛。」這句話非常好,作務會不會妨礙念佛?不妨礙,念佛會不會妨礙作務?都不會妨礙。所有的修行法門當中,能夠不妨礙作務的就是念佛法門;所有的修行法門當中,能夠讓他不離開紅塵,也能夠修行的就是念佛。所以,念佛不妨礙作務,作務不妨礙念佛。不離世間法,而能修出世法;雖修出世法,也可不離世間法。他能夠一方面作務,一方面就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念念不捨。由於他生死心切、願生心切,如果他生死心不切,願生心不切,就會悠悠泛泛過日子。如果生死心切,重要的事情掛在心中,所謂「切事繫心」的話,他自自然然的就會念念不捨,因為他有一件重大的事情,所以不管人是到了什麼地方,做什麼事情,那件重大的事情怎麼可能會忘失掉呢?如果會忘失掉的話,表示那件事情對他來講不重要。那麼,對一個修行人來講,什麼事情最重要呢?「生死事大,無常迅速。」對我們而言,我們沒有辦法了脫生死輪迴,所以,我們要靠阿彌陀佛,有這一種觀念,他就會念念不捨,就會「隨作務,隨念佛」。

 

       「所得即施,不留餘貲」,他凡是有單銀,或人家有供養也好,他都是右手拿進來,左手就佈施出去了,不留下一毛一角。可見他的生死心切,一心在道,一心在佛法上。從整篇的內容來看,曉得他是與人無諍,於世無求。一方面他不留身外之物,甚至於單銀、供養也是即刻就佈施出去,對世間的名利都不貪著,不為名利而患得患失。一般人所重的就是財色名食睡,為了五欲而患得患失,為了五欲而非常的煩惱痛苦,為了五欲而造了無邊的罪業。一個出家人就是專業的修行人,他志在修行,對於財色名利都不應掛念在心中,孔子說:「君子謀道不謀食,君子憂道不憂貧。」一個有志於道的人,應該是安貧樂道。所以,一個真正的修行人,就會怎麼樣呢?甚至於是隱姓埋名、消聲匿跡,就像他一樣,作一個愚夫愚婦,什麼都不會,只會念佛。

 

       「不與人諍,亦無怒容。」他也不跟人家爭長論短。若是表面上不跟人家爭長論短,但是嘀咕在心中,這還是有諍心,若是他也沒有怒容,就表示他也沒有嘀咕在心中,不積壓在心中。一個人固然在外表上很忍讓、忍辱、忍耐,可是心卻放不下,這樣往往就會得重病,那就是情緒。所以「不與人諍」表示連情緒也沒有,如果有情緒就不是真的「不與人諍」。人生在世,有一分的計較,就有一分的痛苦,有十分的計較,就有十分的痛苦,你沒有計較,就沒有痛苦。尤其是學佛的人要深信因果,既然是深信因果的話,今天人家欺負你、或是被倒債、生意失敗、感情失和……,他不會不平不滿,不會怨天尤人,不會以牙還牙,他會逆來順受。他曉得這個是他的果報,是過去世做來的,不是人家帶給他的,也不是上帝創造它的……,他都不會抱怨,這樣才是深信因果。所以,深信因果的人,他不會抱怨,更不會報復,不會跟人家誓不甘休、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有一個念佛的婦女,她也是很精勤的念佛,可是她的丈夫有外遇,她一直積壓在心中,在她臨終的時候,阿彌陀佛要來迎接她,她卻不想跟阿彌陀佛去,她在執著什麼?她要留下來報復她的丈夫,你看,這是多麼可惜的事。她不曉得就是因為過去世跟他結為夫妻的時候,自己有了外遇,所以這一輩子因緣和合,跟他結婚了,他也會有外遇,這個就是因果。能夠深信因果,心中就不會不平不滿。

 

       「壬申秋」(一六三二年),終於有一天他忽然跟人家說:「我明日要往生極樂世界,事先跟你揮手道別」。

 

       「乃借雲棲一老人坐龕。次日,洗浴剃髮,髮未竟,已坐脫矣!」隔天,他就洗身剃髮,坐在那裡剃頭髮,頭髮都還沒有剃完,他已經安詳的往生極樂世界了。

 

       一般念佛人,天天都在念「西方發願文」,希望「預知時至,身無病苦,心不貪戀,意不顛倒,如入禪定,佛及聖眾,手持金台,來迎接我。」我們固然要有這樣的願,但是,要有什麼果,需有怎麼因,所謂「要怎麼收成,先怎麼栽」。能把自己當成愚夫愚婦,與人無諍,於世無求,「不與人諍,亦無怒容」、「隨作務,隨念佛」,這樣就能預知時至,順利安然往生極樂世界。所以,我們看一些預知時至的人,往往都是一些個性誠樸老實念佛的老阿公、老阿婆比較多,至於會講經說法而不務實修、喜歡展現聰明智辯、鑽牛角尖的,往往與一般人一樣不得好死,如佛所言:「大命將終,悔懼交至。」你看,他剃頭髮,頭髮還沒有剃完,他就已經坐脫了!高僧大德修行功夫很高的也不過是如此。

 


(摘自「第十八願善導釋」(二))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