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文

  1. 《往生論註講記》前言
  2. 《瀕死體驗》前言
  3. 《淨宗講義》序文(摘要)
  4. 《見聞錄》《現果隨錄》合刊序(摘錄)
  5. 《名號萬德鈔》解題
  6. 《念佛感應錄》編者序
  7. 《人生之目的》序
  8. 《念佛金言錄》編譯者序
  9. 《選擇集》編序
  10. 《觀經四帖疏》編序
  11. 《法然上人全集》序  
  12. 《善導大師全集》編序
  13. 《安樂集》編序
  14. 《易行品要義》序
  15. 《無量壽經五本分段對照》序
淨土宗
慧淨法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慧淨法師 > 序文
top

序文

《選擇集》編序

       《選擇本願念佛集》簡稱《選擇集》,收錄於《大正大藏經》之第八十三卷;作者是八百年以前日本的高僧、淨土宗的開祖「法然上人」(一一三三~一二一二)。

 

        法然上人以前的日本佛教,雖有大小乘各宗派,而獨缺淨土宗派,所以沒有淨土門的教團,也沒有確立淨土門正依的經典與教相上的理論架構,所以也不知道往生的行體。雖然當時願生西方淨土的行者,代不乏人,但都依附在各宗門下,雜行雜修,然後迴向,謂之「寓宗」,並且以其各宗之教理來判別彌陀的淨土,因而淨土依正及往生正因,隨各宗的宗義而轉。

 

        如天台宗以其四土判定彌陀淨土,並判定凡夫往生的是最卑淺的凡聖同居土;又如法相宗判彌陀淨土雖然高妙,但認為凡夫不能往生。如此錯解,非彌陀本意,善導大師謂之:「自失誤他,為害不淺。」

 

        法然上人有鑒於此,毅然於各宗之外別開淨土的宗派,並撰寫這本《選擇本願念佛集》作為開宗立教的「本典」,至此彌陀本願的意趣,往生的行體,顯露無遺。親鸞上人頂戴此書而敬仰地說:「真宗簡要,念佛奧義,攝在于斯,見者易諭;誠是希有最勝之華文,無上甚深之寶典也。」故凡欲入淨土門的行者,請虛心地細讀此書,深加鑽研。若僅讀二、三遍,還難得其深旨;須多讀幾遍,必能深生信根。

 

        此書多引善導大師之釋文。善導大師是阿彌陀佛的化身,所著之五部九卷,義理磅礡,初學之人,難知方針。此《選擇集》可說是善導大師五部九卷之千里來龍,在此結穴,亦即五部九卷之真髓盡在此《選擇集》;細讀《選擇集》則五部九卷之宗旨,瞭如觀火。

 

        自古以來,非常之人,必有非常之事。法然上人是大勢至菩薩的應身,其生前與滅後,靈應奇瑞特別多,在此聊寫幾則於《選擇集》之前,以增讀者的敬信。

 

        上人之父姓漆間名時國,奉朝庭命管領一部落,母秦氏。父母嘗慨嘆年滿四十,未有子嗣,於是夫妻沐浴,前往寺院祈求,七日夜念誦不懈,滿七日之夜,非夢非覺間,見一老僧攜一把剃刀讓她吞下,從此懷孕。時國便預測必生男子,且將出家,為一代宗師。此後秦氏自然心常柔善,身無惱苦,深歸三寶,不食葷腥。

 

        誕生時有白幡兩首,自天而降,懸於庭前椋樹,鈴聲鳴空,光彩奪目,因而此樹名為「兩幡椋」。

 

        上人頭頂圩而有稜,眼睛重瞳,黃而有光。幼年時動輒向西欽敬,又自稱「勢至」,故父母為其取名「勢至丸」。四、五歲以後,見識如常人。

 

        九歲時,父親被敵人殺害,臨終前交待「勢至丸」說:「這是我的宿業,絕對不可懷恨敵人,以怨不能止怨,如懷報復之心,將生生世世在在處處,互相爭殺,導致輪迴,無有窮已。我傷我的痛,別人也傷他的痛;我惜我的命,別人也惜他的命。人同此心,回想我身,便知他人。人生在世,必殺物命,後生必又受其報應。願斷絕今生之妄緣,忘彼怨敵,若不忘怨敵,則何生何世,能斷生死之絆。汝若成人,祈往生極樂,思自他平等之利益。」遺言交待完後,便向西方,高聲念佛,如眠而終。

 

        上人是菩薩之權化,幼稚失父,亦是化導之方便,正所謂世間無常,人生是苦;且少年便發向道之志,深厭世間名利,亦是不忘慈父最後之遺言。

 

        流轉三界中,恩愛不能斷,棄恩入無為,真實報恩者。這一年上人投當地之菩提寺觀覺法師處受學,慧解敏利,有一聞千悟之識。觀覺法師惜其器量不似凡人,不忍埋沒邊地,便將上人送至京都佛學重鎮之比叡山,投於源光法師座下。

 

        途中偶遇法性寺之忠通,忠通特別下車致敬,連隨從都覺驚訝;忠通說:「此童目光射人,知其必非凡流。」

 

        既登比叡山,不久源光法師說:「此是良驥,不是朽索所能羈。」於是再送至天台宗之哲匠-—皇圓阿闍黎處。阿闍黎一見上人神情拔群,知是大法器,便很高興地說:「我昨夜夢見滿月入室,豈非先兆嗎!」於是便納為弟子,登壇受戒,這一年上人十五歲。不到三年,秉受天台教理,晨夕薰練,究徹壺奧。皇圓法師以天台宗之棟樑期之,而上人不念榮名,堅心出離。十八歲遁跡黑谷,師事叡空法師,空法師是一乘圓戒和尚,三密瀉瓶大阿闍梨,見其雖然年少,但出離之心,無人策勵,「法爾自然」而發,深加讚歎,便以「法然」為上人之號,而以「源空」為名,即取最初之師源光之「源」,與後師叡空之「空」,從此稟受圓頓大戒,嗣其正統,又傳瑜伽秘法。

 

        上人好學不疲,一切經律論,鑽研忘眼;自他宗章疏,展覽無倦。此外遍讀中國、日本兩朝傳記,及古今諸德秘書,又訪各宗洪才,面談義理、探諸家奧旨,皆蒙印可。上人曾說:「我讀書三遍,義趣自彰,不用勞思。」故諸宗經論,不從他問,皆自得旨。上人閱讀藏經共計五遍,益增神智。不唯精內典,旁及諸子百家之書,博學強記,獨步當代,故舉世尊稱為「智慧第一」。

 

        上人不只深明諸宗教理,修行亦多有證驗。曾限三七日修「法華三昧」,感普賢菩薩乘白象來證明。又感山王大權現,現形護衛。

 

        又於披覽《華嚴經》之時,有小青蛇蟠机案上,法弟信空看了很害怕,把它抓到外面去,回來看它還在原處。當夜信空夢一大龍來說:「我是守護《華嚴經》的龍神,請你不要再害怕。」

 

        又每入真言密觀,常感蓮華、羯摩、寶珠之瑞相。

 

        又曾夜間讀經,雖未點燈,室內明亮,弟子覺得奇怪,見室內全無燈火,而從外面看進去,光明徹照,深覺不可思議,而流隨喜之淚。

 

        又曾讀書,額前放光,不用燈照。夜間室內,無燈自明,猶如白晝。如此之事,常常有之。

 

        《觀經》云:「大勢至菩薩又名無邊光,以智慧光,普照一切。」上人是勢至應身,故常現光明,也是自然的。

 

        但是上人心猶未洽,獨於善導大師之《觀經疏》尤所仰信,更重讀三遍,忽然悟彌陀超世願意,謂「罪重亂想凡夫,以彌陀本願力為強緣,決定可得往生報土。」歡喜踴躍,猶如闇夜遇大明燈,立即捨棄從來所習聖道,專宗淨土,念佛往生,以為通津。

 

        一夜嘗於夢中感善導大師來謂:「我是唐善導,汝能弘通專修念佛,故來證明。爾來弘法無塞,遍至四遠。」善導大師是彌陀化身,合於佛意,故來證明。

 

        上人四十三歲離開黑谷,駐錫洛東吉水,開創淨宗,盛弘專修念佛,遠近四眾,感服歸投,猶如百川之朝大海。

 

        高倉天皇聞上人道譽,特加崇尚,詔入宮中講授淨宗要旨,至於妃嬪、公卿、百官之屬,都來受教。

 

        一日西太后請上人於西門院說法七日,有蛇蟠於門扉上不去,作聽法姿勢,至法筵圓滿日,此蛇忽然死去,蛇頭裂開,大眾有人見其神識彷彿似天人,飛騰沖霄而去。應是乘聞法功德,脫畜牲之報,直生天上。

 

        當時首相藤原兼實,篤敬上人,曾請上人於月輪殿咨決淨宗要義。講畢辭出,行至殿前橋上,兼實下拜於地落淚不能仰,不久才向左右侍從問說:「上人頂上現金色圓光,足踏蓮華,離地而行,貌如大勢至菩薩,你們見到嗎?」有人見到,有人沒見。因而此橋號為「圓光橋」,而以上人為生身之佛,尊崇益篤。

 

        又曾於靈山寺舉行廿一天之佛七,第五日夜半,有一、二人見大勢至菩薩跟隨大眾經行念佛,於是向前頂禮,瞻仰良久,菩薩之形才轉成法然上人之相,始知上人是勢至菩薩之應化身。

 

        至第七日夜,道場燈火已滅,而堂內依然明亮,大眾歡悅,感覺不可思議,而更加精進。

 

        又公胤僧正曾夢見上人前來說法,其中有一首偈說:「源空本地身,大勢至菩薩,教化眾生故,數度來此界。」

 

        上人暗洩本地密因,隨機不同,但以大勢菩薩之應化身,其證最多。

 

        弟子勝法曾畫上人之像,並請上人親自題贊,上人不假思索便寫《勢至圓通章》之「我本因地,以念佛心,入無生忍;今於此界,攝念佛人,歸於淨土」之文與之。

 

        又在讚州生福寺時,上人手刻勢至像,作一偈密藏著。偈中有「法然本地身,大勢至菩薩,為度眾生故,顯置此道場」之句。

 

        又弟子直聖,曾在熊野山犯病,但因懷念上人,想要趕回去京都探望,夢大權現向他說:「汝命將不久,不宜歸去,法然上人為勢至菩薩應身,汝勿慮也。」

 

        上人於八十歲之二月廿五日正午往生,往生前數日向弟子們說:「我前身在天竺為聲聞僧,常行頭陀;今來本邦學天台宗,最後開淨土門,專弘念佛。」弟子勢觀問:「聲聞僧中那一位?」上人答:「是舍利弗」。又有弟子問:「師今往生極樂世界否?」上人答:「我本是極樂之人,自然還歸極樂。」

 

        舍利弗是釋尊十大弟子中之「智慧第一」,佛說《阿彌陀經》時,呼叫舍利弗三十六次,以他為對告眾。舍利弗尊者既是大勢至菩薩所應化,勢至菩薩又是彌陀智慧的顯現,故同稱「智慧第一」,同秉「淨土法門」,也是法爾自然之事。今法然上人亦然:「勢至再來」、「智慧第一」、「開淨土門」,可謂前聖後聖,其揆一也。

 

        諸弟子設彌陀像請上人瞻視,上人以手指上空說:「更有佛現真身,你們見到了嗎?我十幾年常常看佛菩薩真身及淨土莊嚴,而絕不向人說,今已將臨終,莫妨告訴你們。」

 

        二十二日弟子們都去休息了,只有弟子勢觀一人在,有一貴婦人乘車而來,請求單獨與上人見面,敘話良久。回去時勢觀頗覺奇怪,尾隨其後,尚未去遠,忽然不見,回來問上人,上人回答:「她是韋提希夫人。」

 

        自二十三日至二十五日高聲念佛,結緣道俗,滿庭合音。到了二十五日正午,披僧伽梨,頭北面西,誦:「光明遍照,十方世界,念佛眾生,攝取不捨」之偈,怡然而寂,世壽八十,僧臘六十六。

 

        寂之前五日(二月二十日),紫雲靉靆,覆於房上,顏色鮮明,狀如圖繪佛像,道俗貴賤,遠近緇素,見者流感淚,聞者歎奇異。弟子們說:「已有紫雲之瑞,師往生之時近了吧!」上人說:「善哉!令見聞之人,增長信根。」

 

        二十三日洛下傳言:「東山有紫雲瑞」。

 

        二十四日紫雲大起,覆於西山,樵夫十幾人都看到。

 

        又有某尼師前往廣隆寺,路見紫雲,便將此奇瑞告訴大眾。

 

        往生後十六年,弟子們開啟遺體之石龕,全身儼然,面容怡悅,奇香芬馥。緇白千餘人護送遺骸,移至西郊荼毘,時異香薰發,紫雲垂於松樹,因而號為「紫雲松」,建堂於此,長行念佛,現在的光明寺是其遺跡。

 

        法然上人往生時彩雲的奇異,荼毘時遺骨的勝相,略如上述;而平生靈瑞,滅後感應,尤其難以盡記。凡此瑞應,在在顯示法然上人不是隨業受報的生死凡夫,而是倒駕慈航的大權菩薩,為憐愍五濁凡愚,以無邊光力,不來而來娑婆,開淨土門,示「一向專念」之義,明「惡重凡夫決定往生報土」之理。如同釋尊八十年應化已畢,頭北面西,誦「光明遍照」之偈,不還而還歸淨土。

 

        若論感應,其他宗教,乃至民間之鬼神信仰,亦復不少;若佛教也以感應為崇尚,則與之何異,不只易引人入迷信之途,且易陷人落邪外之坑。故靈應之後必須輔之以教理,指出究竟解脫的光明大道。理明信深,則感應之有無,毫無執礙;否則不啻非化導的方便,更是沈淪的惡緣。

 

        曇鸞大師捨四論講說,一向歸淨土;道綽禪師擱涅槃廣業,偏弘西方行。

 

        淨愚癡暗鈍之輩,極惡最下之流,不期遇此極善最上之勝法,可謂千生叵值,億劫難逢,感泣之餘,有不能已於言者,見者諒之,並請有以匡教之。

 

         釋慧淨   謹序 
一九九三年十月廿三日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